《孙子兵法》九地篇有曰: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开局即出击,谁主动谁抢先机,万事在于速度和出奇。
    祁杏贞别的读得少,这一本书倒是熟读于心,坐在财务经理的办公室里,她正打量对面的男人,虽然耳边听的是一连串数字,心下却在想别的事。
    祁敏放下手里的财务表,抬头看祁杏贞,面色冷淡:“你没有听是不是?”
    祁杏贞挑挑眉毛:“不啊,我在听啊。”
    “那我问你个问题,根据这张财务审计报表,你来告诉我,哪个客户我们花费成本高但净收益却不多?”
    祁杏贞倾前,双手支起下巴,眨了眨眼微笑:“祁敏哥,你这严肃的样子又让我想起小时候你辅导我数学的样子,也是一本正经地像个老师一样。”
    最后一句,拖长了拍子,她的手也慵懒垂下,无意碰到他的手背上,手指轻划皮肤,冰凉,痒。
    祁敏则无动于衷,眼睛对着她的眼睛,低声吐字:“那你也记得当时你犯错的时候,我是怎么惩罚你的。”
    “唔,当然记得!”
    祁杏贞抽回手,他这个变态,不仅要拉小提琴折磨她,还要用琴弓打她的手心!
    “不过,现在……我倒是有点迫不及待让你惩罚我了。”祁杏贞在桌下抬起腿蹭在他裤边,逐渐往腿内侧上移——
    “你什么时候再用你的琴弓打我?”她刻意强调了“琴弓”二字。
    祁敏动作也快,迅速翘起腿来,面色平静道:“祁杏贞,你知道我不吃你这套的。”
    祁杏贞收回脚,耸肩:“我就逗逗你,你那么紧张干吗?”
    “别扯没用的,回答问题,目前哪个客户最难做?”
    祁杏贞撇嘴:“我回答对了有什么奖励吗?”
    祁敏皱眉:“你要什么?”
    “你亲我一下?”
    祁敏瞪她,目光犀利,祁杏贞马上改口:“我开玩笑的,你那么傲娇,当然是我亲你一下了。”
    祁杏贞半起身,凑到祁敏跟前,离得很近,近到二人呼吸交错,他看见她黑白分明的一双眼,半分妩媚半分纯真。
    “错了就把整个账本都看一遍,数字记熟了再找我谈。”
    他竟然同她成交了!
    祁杏贞得意地笑:“我虽然对数字不懂,但我好歹也是个总经理好不啦,每天都有人来给我汇报工作,他们是真情实感也好,走走过场也好,最难对付的客户,我当然知道,还不就是我哥出差去广州要拿下的那个迅捷电商吗!”
    祁敏没说话,祁杏贞已经翘起了唇瓣,在他脸颊上轻啄一口,迅速落座,抿嘴笑。
    祁敏说:“我没说你对了。”
    祁杏贞一愣,祁敏把报告直接展到她眼前,指着上面的一串数字说:“你看这最后一页主营业务的收入和成本,再减去税务和利息,你算算到底是哪个客户,基本的加减乘数会不会?手机上的计算器会不会用?要不要我教?”
    报告飞到她脸上,纸片虽薄,但脸却像被掴了一掌似的。
    祁杏贞掏出手机计算,算到一半僵住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容易被表面现象迷惑,你哥哥去出差,真的是为了这个客户吗?”
    祁杏贞脸色微变,不敢说话。
    祁敏似乎又看透了,摇头,把一摞财务表递过来:“知道吗,人们总喜欢犯两个错误,一是以自己的经验判断别人的感受,二是总选择自己最愿意相信的去相信,而这两点都是因为人太自大。”
    祁杏贞接过沉甸甸的文件,脑中迅速分析他的话,他听起来似乎在训她,但好像又在暗示什么……
    祁敏靠回椅背,懒散地冒出一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这个总经理的。”
    一句戳心窝,他明明知道她是怎么当上的!
    祁杏贞握着财务单,指尖发麻,正想怎么回击,却觉对面的人忽然向她看来,她倒反而犹豫了。
    他是因为自己说话太毒而要道歉了吗?还是怕她哭了回头向他爸告状?
    祁杏贞吃不准他态度,但觉他目光长久停顿,只得打定精神,抬头迎上去。
    只见祁敏微拢眉头薄唇紧抿,视线却定在她身后。
    祁杏贞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后面是面向走廊的一扇百叶窗,没有全部收拢,闪留缝隙,窗外似有个人影一晃而过。
    “谁?”祁杏贞一惊。
    她人还没站起来,就见祁敏已经大步走过去,一拉门,朝走廊两侧寻去,人早没了影,祁敏只得又退回来关上门,转头对祁杏贞说:“应该没偷听多久。”
    “你看见他是谁了吗?男的女的?”
    “我注意到的时候就是一个影子,一直站在窗边。”祁敏伸手去拉百叶窗,才发现坏了:“不知道是被谁故意弄坏的还是凑巧坏了。”
    祁杏贞打了个冷战:“我有点怕,祁敏哥哥。”
    祁敏瞥她一眼,哼道:“你还会怕?”
    “我怎么不会怕?全公司又不止你一个人质疑我是怎么当上总经理的。”
    祁敏讥讽挑唇,抬眉看她一眼:“说得好像有人要暗算你一样。”
    祁杏贞刚要说话,祁敏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的同时,顺手给祁杏贞摆了个噤声的手势。
    祁杏贞听见电话那边似乎是客户方的人,她便只得识趣地退出门去。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祁杏贞心魂未定,忽听敲门声,她又是一惊。
    门推开,是秘书萧贤,   祁杏贞才松了口气。
    萧贤关上门,走到她对面坐下,压低声音说:“祁总,那天您要我办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祁杏贞眼睛一亮,凑过去:哦?”
    “祁敏是在皇冠相亲俱乐部注册的会员,他们机构专门给黄金会员做大数据匹配找对象,根据您指示,我已经帮您在俱乐部注册了一个假身份,而且进到他们的数据库做了一些改动,您的匹配得分会一直是最高,系统目前已经发给你们双方一条匹配通知,只要你们通过就可以互相发信息联系了。”
    说罢,萧贤从兜里掏出手机递过去:“这是账号密码,您只要通过手机的app就能登录,里面的信息资料都是伪造的。”
    祁杏贞对着上面的信息,低头在自己手机上摆弄,不一会儿,叮咚一声,登陆成功!
    祁杏贞大喜,捧过萧贤的脸狠狠捏了捏:“你不愧是我最得力的助手!阿贤,全公司我最信赖你,你果然也从来不让我失望!”
    萧贤脸都红了,不知是不是被她捏的,典型技术宅一卦的理工男,高瘦戴眼镜,不善言辞。从IT部被祁杏贞挖来做秘书,做了一年多,已经成为祁杏贞最得力的帮手。
    “祁总,为您做事,是我的职责。”
    祁杏贞笑着拍拍萧贤的头,像爱抚小狗一样,忽见他镜片后面的目光炽热,祁杏贞不免一怔。
    萧贤忙垂下眼睛,扶扶镜框,竹长手指紧握又松开,睫毛浓密,轮廓柔和,脸上红晕更浓了。
    祁杏贞立刻说:“谢谢你,没事你可以出去了。”不知怎么她心里总有点不安,纳闷自己怎么从来没正眼瞧过自己的秘书呢?
    萧贤也不敢耽搁,忙站起来出门。
    门刚关上,祁杏贞的手机就响了,低头看,是一条app的信息——
    【敏】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
    *********************************************************
    回头捉虫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