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过,见面的时候自慰给我看】
    祁敏看女人穿着婚纱式的情趣内衣出现在镜头里,嘴角不免上扬。
    新娘盖头,蕾丝边露沟抹胸,透明吊裙掩不住腿间春光,隐隐约约,保守里有放荡,纯洁外裹淫欲。
    “今天是白天鹅。”他悠闲靠坐在沙发上,手指在屏幕的白纱头盖上轻抚了一下,看她那么老实听话地坐在床边,语气也柔和了不少。
    “所以,你什么时候自慰给我看?”掀开盖头,是祁杏贞的脸。
    祁敏当即截屏:“谢谢你送我照片。”
    “别废话,给我看。”
    祁敏哂笑:“你就这么喜欢看男人为你发狂?还是你已经着迷这种掌控感而不能自拔?”
    祁杏贞耸肩:“随你怎么想。”
    “男人的感受大多差不多,能为你身体的发狂也能为更新鲜的身体发狂,在视频上对你打飞机也能对视频上其他女主播、av女打飞机,她们还能拿到高额报酬,你能拿到什么?”
    “祁敏!”
    祁敏咯咯低笑起来,看她气得脸扭曲变形的样子,他有种莫名的兴奋。
    祁杏贞冷笑:“既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那么女人不用实质接触就能赚精赚钱还不必怀孕和假高潮也算是一种本事啊。我从你身上虽然拿不到什么,但至少我也没损失什么,看着你失控的样子,我就有种强烈的快感,对我来说,那是你献给我的表演。”
    祁敏挑挑唇角,目光一闪:“哦?那么说,你该给我打赏?”
    “行啊,给你红包。”
    祁敏抿着嘴笑,说:“那倒不用,不如你听我拉一段小提琴吧。”
    祁杏贞没想到他竟提出这么古怪的要求,果然是朵奇葩变态!但因为有被他残害过童年的真实经历,听完这提议,她还着实揪着眉毛想了一会儿。
    “好吧,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祁敏笑了,看着祁杏贞,祁杏贞也凝视祁敏,二人隔屏,对抗里又有莫名的燥热。
    “咳咳,开始吧。”祁杏贞催促他的“打飞机表演”。
    祁敏却说:“屏幕有限,你看脸还是看……”
    “先看脸,再看下面。”祁杏贞还真拿出了点金主的态度。
    祁敏继续端着屏看祁杏贞,祁杏贞也不打算帮他,就那么静静地像个大爷似的观赏表演。
    他眉毛微蹙,目光复杂,说不出是动了情还是思考事情,过了半晌,祁杏贞说:“靠!你在耍我!”
    祁敏停了手里的抚弄,他明明没有。
    忽然,大门响了,二人都一怔,客厅远处似乎传来祁英翰跟母亲的对话——祁英翰回来了?!
    “怎么提前回来了?”
    “对呀。上午跟大伯说了,晚上饭局一结束就往回赶,也好赶上下个礼拜的巡回财务报告。”
    “哦,真是辛苦。吃过饭了吗?”
    “吃了,别忙了,婶。”
    “哦,我去叫杏贞。”
    “不用了,我去房间找她。”
    祁杏贞跳起来,丢开手机,迅速脱了身上这装束再藏好,又套睡衣,幸好睡衣就是一条薄裙,一伸胳膊就进去了,刚套完,门开了。
    时隔两个多月的祁英翰就风尘仆仆地站在房间里。
    “你怎么……”
    祁英翰什么话也没说,上去就抱住祁杏贞,抱得那叫一个紧,紧得她都喘不过气来。
    “我把明天的机票改到今天了……我实在太想你了。”他的吻落下来,带着点酒气,又热又急促。
    祁杏贞努力挣脱:“你别……我妈还在……”
    “她不能进来。”祁英翰转身去锁了门,上来就摸摸索索。
    “你一回来就……”
    “想肏你想疯了。”祁英翰脱掉衣服,把祁杏贞往床上拥
    祁杏贞还生她哥的气——他竟然什么都不和她说,而且倒戈速度如此之快!又想起上个月他还莺歌燕舞地接待了个混血美女,一阵恶心,本能抬腿就一脚:“你在外头可玩得好!”
    祁英翰没料到,被她这么一踹,还真踹到小腿骨上,吃痛叫了一声。
    “什么情况你?”祁英翰这两个月并不好过,又累又憋屈,每日都想家想祁杏贞,可没想到一回来就遭受冷遇,心里难过,晚上喝了些酒,窝在心里,窜起一股火,直接扑上去,把人压到身下,箍住她的两条胳膊就要啃她,祁杏贞索性往他脸上吐口水:“呸,呸!疯狗!流氓!”
    “咱俩谁是疯狗?”他力气大,祁杏贞抗衡不过,被他咬住脖子不放,不禁厉声尖叫:“你别碰我!别碰我!救命!”
    祁英翰酒精怒气齐上头,哪管得了那么多,她越反抗,他越要制服她。他也知道苏淳瑛不会进来,她从来都不管她,就像小时候一样,把她带进角斗场,就把她扔给那些穷凶极恶的困兽群,由他们任意撕咬、凌辱、孤立她。
    祁杏贞一下子被激起少时的斗争欲来——
    那时候,她跟着母亲进到祁家,放眼看去,全是比自己高大的男人、男孩子,鄙视、怠慢、忽视,还时不时有肢体上的冲突欺负。
    尤其祁英翰,同在屋檐下,又大不了几岁,本来就恨她,母亲又为了讨好继父,宁要责骂杏贞也不肯多批一句祁英翰,明明是他先欺负她的!
    气——恨——
    要反抗。
    弱者不反抗便被强者生吞活剥,他打她一下,她就要用十倍的力量反抗回去,哪怕她的十倍力量在他看来很可笑,可抵了命,发了疯,全力尖叫也能奏点效。
    他骑到她身上揪她头发,她也张嘴咬住他的手指,狠狠地,不放口,他压制她,她也要反压制,与恶龙斗,自己终将也变成恶龙。
    她和他,在岁月长河里隔岸观望,很久很久,久到她大了,大到能读书写字,懂以柔克刚的道理,她在角斗场中日益成长,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器,她决定主动出击。
    勾引他,诱惑他,吹着魔笛就能让野兽跳舞、为自己所用,她看他一步步沦陷,走进自己设计好的陷阱,再准备慢慢收网。
    可祁英翰也不傻,再和祁杏贞欢腾——钻被窝,亲嘴嘴,拉手摸奶,他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他防着她。
    直到那年她考上大学的欢宴上,他被她哄着喝多了酒,酒为色用,色字头上一把刀,他终还是入了她的套。
    可是祁杏贞现在想,也许天下男人都一个德行,不吃白不吃,祁敏说的也没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那么,祁英翰会不会从头到尾都一直耍自己呢?
    想到这里,祁杏贞更气了,非要跟她哥再打一架不可,狠狠打,新仇旧恨,这几年的恶气全都该出一出了。
    她哥平常还不至于这么菜的,但今天喝了酒身子又乏,一时半会儿使不上那么多劲儿,还真被她打了几巴掌,晕头转向了。
    所以当祁敏闯进门时,看见的景象就是:虽然祁杏贞头发被扯乱了,裙子也拽到乳房上,白花花的肉身上多出好几处红痕斑斑的齿印、手印……可气势上还真厉害,跨坐在祁英翰身上,左右开弓打他耳光。
    祁英翰在底下抬手挡:“哎,哎,撒撒气得了,你还真想打死你老公啊……”
    ************************************************
    你们讨厌的“亲哥”上线了。【狗头】保命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