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有点尴尬,祁敏后面还跟着苏淳瑛,显然门钥匙是她拿出来的。
    祁杏贞第一个反应是想把衣服拉上去,可一转念,春光早曝,何必惊慌,不如优雅,讪讪起身,她顺手整了整头发。
    祁英翰借酒抽风,在地上躺着,一声声感叹:“哎,这是大型家暴现场啊!”
    苏淳瑛过去就狠狠推了一把祁杏贞:“你干什么!你哥今天刚回来你就跟他打架!半夜呜嗷的,要死啊!这都多大的个人,成什么样子!你看看你,就像大街上的泼妇一样!”
    她又蹙紧眉心,回看地上的人,示意祁敏:“赶紧把他扶起来吧,哎,真是,喝酒还要坐飞机回来,也不怕出事!你们这些孩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看来看去,还是阿敏最稳重。”
    祁敏一直冷眼旁观,现在只得俯身伸手,地上的人也不好再赖着,没搭那只手,一骨碌自己爬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祁英翰很少叫祁敏哥,哪怕祁敏大他两岁。
    祁敏冷淡说:“我忘了我爸还让我给二婶送两盒人参的,反正离得不远就开车送来了。”
    人参?
    祁杏贞迅速看祁敏,后者淡淡扫了她一眼:“一进来就听你们在叫,还以为出了人命。”
    祁英翰没太注意,只是走到穿衣镜前照,他现在的脸还火辣辣疼着呢,心里直骂——这妮子,出手真狠!
    “你回来怎么不好好在你屋里待着,跑她房间干嘛?”祁敏是家里的大哥,在弟妹面前总有种家长范儿。
    “我回来看看她不行吗?”祁英翰从镜子里去看祁杏贞,祁杏贞翻他一个白眼。
    苏淳瑛叹口气:“闹着闹着就恼了,都是小孩子脾气!”又看祁杏贞:“你也是,你哥帮你鞍前马后地跑业务,你也不知道心疼他。”
    祁杏贞还没开口,祁英翰回身捂着脸笑,笑得也龇牙咧嘴的:“婶,你也别怪杏贞,是我不好,我不该逗她的,她以为我去玩得嗨,花天酒地找小姐呢,其实我没贼心也没贼胆,哪敢胡作非为!”
    祁杏贞看他嬉皮笑脸,也不知道他这话几分真。
    苏淳瑛皱眉,睇一眼祁杏贞,又对祁英翰说:“我信你,你也不是那种孩子,出门在外,遇到那些人都少沾,谁知道是不是别有用心。”
    祁英翰走过来一把搂住苏淳瑛的肩:“婶,您真是有大智慧的人!说得千真万确!那些外面的人,真是不知道什么来头和目的呢!”
    他说这话时像是对祁杏贞说的,祁杏贞却把脸转一旁了。
    祁敏看看祁英翰又看看祁杏贞,讥讽一笑说:“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二婶,不打扰你休息了。”
    “祁敏哥,我送你。”祁杏贞迅速从衣架上拿了件大衣就要跟他往外走,祁英翰一伸手给拦住了:“怎么,来了大哥,忘了亲哥?”
    “啧!”祁杏贞正剜他一眼,却见母亲在一旁正幽幽地瞧着她,她气势弱下去,嘴角一弯,又憋不住笑了,伸手捏祁英翰的脸:“回来我再收拾你。”
    祁英翰另一只手招呼过来,在她屁股上一拍:“真是个疼人儿的!”
    “哎你烦不烦!”她嘴上说烦,回眸笑得倒灿烂。
    一旁的祁敏全收在眼里,只觉他俩像是小两口吵架,床头打完床尾合的,自己倒显得无趣。不过,他也无所谓,反正有些悲喜,他终是看客,最重要的是,这人没被祁英翰弄死。她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游戏里少了个有趣的玩家,那该多扫兴。
    一个人下楼,穿过黑暗甬道,天气冷了,他出来得急,身上只披一件长风衣,北风穿透风衣,他竖起衣领,一边数今晚闯了几个红灯,一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祁敏哥哥,你等等我!”祁杏贞的声音在后面,祁敏停下脚步,转过身。
    她还趿着拖鞋出来,冻得人在风里瑟瑟发抖。
    祁敏看她,不动声色:“你不用送我,我开车来的。”
    “祁敏哥哥……”她叫得温柔用心,走到他跟前,张开双手向前一拥,抱住他笑了:“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祁敏则两手插兜根本不领情,如木站立,不摇不摆,淡淡一句:“别臭美。”
    祁杏贞抿着嘴笑:“虽然你这人挺不解风情的,但关键时候,你是对我真心好,我看得出来。”
    祁敏讥哼:“自恋是病,得治。”
    “我电话视频没关,你听见我呼救,就借送人参半夜跑来了对不对?我要是自恋,你就是自欺欺人……”
    祁敏受不了她得意的样子,没等她说完,已经转身走了,祁杏贞还提着嗓子在后面喊:“祁敏哥哥,你的情,我可领了!”
    回家的时候,祁英翰在洗澡,祁杏贞想着要不要给他留门,思量半天,还是没上锁,躺在床上等人。
    祁英翰洗得浑身是柠檬皂的香气钻进来,看她还坐在台灯底玩手机,就一滚,滚到她怀里,揽着她的腰小声哼:“你不许喜新厌旧!”
    祁杏贞放下手机,去抚他的头发,吹也没吹干,发根还是湿的,她低头又去看他脸上的伤,左一块右一条的,都是她指甲划的,她心里又软软贱贱地疼了。
    “你说你……哎!”
    “杏贞,你得信我,你不信我,咱俩什么事都办不成。”祁英翰搂着她,去寻她的嘴,吻一下又一下,温柔地哄:“你我都知道,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要不是被大伯欺在头上不至于那么郁闷,活这么短就去世,爸爸年轻时候出了多少力,大伯做了董事长就变脸,再没有比他更冷酷的人了!”
    祁杏贞垂下眼睛,任他吻下去,再轻含她的乳蒂,舌头绕一圈乳晕,再吸吮一下,嘬一下,把她整个人都吃酥了。
    继续往下,他把她底裤退掉,头埋在她两腿间,俯下身,低头去舔两唇间隙,如吐含露,细微红缝,肉开肉合,舌尖轻挑,又重重用下巴胡茬摩挲,她的水就溢出来。
    祁英翰抬起头,在灯光里看她,油唇嘴亮:“不过,杏贞,瑞丰集团的股份会到我名下,舅舅的工厂也有我的股份,能源业务是信科今年重点发展的项目,祁中南也会愿意投资,瑞丰的业务再整合进来,明年,我们不愁拿不到更多股份……杏贞,你得信我,咱俩要配合……”
    祁杏贞被他舔得只摆动腰肢想要更多,轻轻抬臀要他吃——
    “唔……你好嫩好多水,哥哥好喜欢。”祁英翰吸溜一声,又啃下去,齿间轻啮贝肉芽豆,再掰捏肉臀,露出粉肉小菊,他伸舌去舔,勾勾绕绕,她前头的小口就呕出一泼水来。
    他也有点受不了,憋了两个月没开腥,不敢开,周围全是不知何方的眼线,虽天天有送礼送人的,他也只是尽量往外推,推不开也假装收下,人是不敢碰的,怕仙人跳怕跳火坑,他人不傻,场面也见过,还不至于的。
    上次那个混血美女被周安才挑进来的一刻,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就是拍照吗?他们出一万,他出两万,让她把合同拍进去,可到底是立功心切,那些照片一点价值都没有,周安才也是个蠢货。
    可是,他需要这种蠢货时时刻刻帮他传递信息,别以为他是不需要讨好得到的苦力。
    只是,有一点他气,气的就是这祁杏贞就那么容易怀疑他!
    他进去的时候就发了狠,直捣她肉腔里,往里使劲儿一撞,不易挑破二人早存异心的事实,这会儿的伤心只能用在腰下,一下下,用力顶,顶得她直倒抽气,弹起身子,抱着他嘤嘤:“哥……轻点……”
    “好久不肏你,哥受不了……让哥好好肏,腿张开点!”
    他掰着她的腿,看自己粗长一根进出,带出清浆爱液,浸湿床单一片,他兴奋起来,把她折起来,让她并着两腿,夹紧自己,他则抽拉转圈,紧臀重击。
    几个来回,祁杏贞就受不了了,只觉肉棍滑腻,正中穴心痒处,再用两腿夹紧阴唇摩擦,热液滚流,心一提,整个人激颤起来,膣腔一吸吸,把祁英翰也吸得受不住,直拔了出来,射了。
    祁英翰怕她余欢未尽,又低头去啃咬张合柔软的粉肉口,大口吸水,直至把她的水都吸了干,那人也就彻底投降了。
    “哥……你真好,还是你最好。”祁杏贞抱着祁英翰,眼泪差点流下来。
    她觉得,她再恨他再防他,在床上,她也是爱他的。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