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科集团的财务汇报大会安排在十二月的第一周。
    主要是集团董事会各成员包括各个部门经理在全国巡回做年度工作汇报,也是集团经理层每年必要参加的团建互动活动。
    第一站是大连。
    跟往常一样,分公司经理和部门主管在酒店包间接待各位老总,以盛宴洗尘。
    东北气温接近零下,寒风像小刀子似的割裂皮肤,祁杏贞套了件羽绒服还嫌冷,进了酒店好一会儿才觉得暖和过来。
    祁杏贞下楼赴宴时有点晚,祁中南都讲完话了,她进门,掌声正鸣。
    分公司的李经理眼尖心明,忙过去嘘寒问暖,得知她不舒服也就不勉强她说什么了,给她安排在祁中南和祁英翰二人中间坐,自己则举杯敬酒。
    一旁的祁中南给祁杏贞倒葡萄酒,低声问:“你脸色不好,是冻着了?”
    “有点,从飞机下来的时候觉得冷,现在头有点疼。”
    “你那个萧秘书呢?他没带点药来吗?没带就让他去买点。”
    “嗯。”
    右手边的祁英翰听得清楚,虽然知道她萎靡不振的样子多半是因为要做员工报告压力大,但还是不放心,伸过手去摸她额头:“你这也不发烧啊,别自己吓自己了。”
    祁杏贞还想撒个娇,一抬头看见对面的祁敏讥讽地看着自己,这一嗓子哼唧的声儿又给咽回去了。
    开宴上菜,哪怕是这个时节,酒店也供上来最新鲜的海鲜。
    李经理笑着介绍酒店的海鲜特色,顿了顿说:“祁总,你上次肠胃不好都没吃太多,这次你可得多尝尝。”
    祁敏插话:“祁总每年出来不是肚子疼就是头疼,反正一开大会,她就不太舒服。”
    祁杏贞蹙眉瞪他一眼,李经理不好接话,只能说:“祁总太操劳,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啊!”
    祁英翰笑了:“出门在外总有水土不服的时候,每次来又都赶上冬天,这边确实也冷。”
    祁中南喝了口酒说:“今年全国报告一结束,我就去悉尼和中泰汇合,接他一起回国,那边是夏天,你们想避寒度假的可以跟我一起去。”
    祁杏贞一惊:“小叔是要回来了吗?”
    祁中南点头:“他会在国内呆上一段。”转而挑眉看她:“反正年底你要休息,跟我一起去吧。”
    “好的。”祁杏贞对她大伯从不敢当众说一个不字的。
    祁英翰笑:“那我也去度个假。”
    祁中南没理他,抬头看对面的祁敏:“你不陪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
    这一桌所有人都震惊了,祁杏贞的心一下子提起来,太阳心轰轰蹦跳,就怕祁中南还要往下说——
    但往下说的却不是祁中南,是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祁烨,他看了一圈众人说:“我好像错过什么了。”
    祁英翰也对祁敏笑:“没想到你不声不响就下手了?”
    祁杏贞忙打岔:“哎,我头疼得不行,得先回去了。”
    祁中南在底下按住她的手,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对祁敏说:“你忘了?上次你给我看你女友的照片,她不是说要年底去悉尼吗?”
    话里都有话。
    祁敏手指抚着玻璃杯,自顾自地一勾唇:“嗯,那就算上我一份。”
    “我失陪,你们慢慢吃。”祁杏贞起身告辞,几乎跟逃命似的,祁英翰立即站起来:“我陪你。”
    另一桌的祁中钰低头擦了擦嘴,优雅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皱眉——虽是上等普洱,可惜没醒茶,味道沉闷,满口的烟火味儿,她放下茶杯,对旁边的萧贤说:“我记得你好像拿了止痛药?”
    萧贤忙放下筷子,立刻起身:“是,我这就给祁总拿去。”说罢离席也去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祁中钰去祁杏贞房间去探望,祁杏贞已经睡着了,屋里只有祁英翰和萧贤二人,见她进来,都点头致意。
    祁中钰轻步走过去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虚声问:“睡了?”
    萧贤忙回答:“吃了药就睡了,药……效果很快。”
    祁中钰目光回到他身上,略有赞赏:“嗯,你办事我放心。你去吧,在门口守着,祁中南等会儿肯定会过来。”
    萧贤答应了就出去了。
    祁英翰轻笑:“姑姑至于让她这么快睡吗?”
    祁中钰掩不住脸上厌恶:“大呼小叫、一惊一乍的,我嫌吵,她正好也不舒服,就让她早点睡也挺好。”
    “呵呵,姑姑是怕她耽误我准备明天的会吧?”
    祁中钰看了一眼祁英翰叹了口气:“英翰,要是你爸爸活着,我也就不操这个心了,哎!可惜你爸死得太早了,实在没福气……”说到这里,她眼圈红了,深深吸了口气:“你也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你要想站稳脚跟,就得靠自己,你以为她能帮你吗?她不害你就不错了!”
    祁英翰站在窗前,目光延展到远处的灰茫海雾,他想抽根烟。
    “不管怎么说,这次工作汇报是你在领导团队里的第一次亮相,你必须要以最好的姿态给集团上下员工看,你是能带来生意、促成订单、保证运营的一把手。”
    祁英翰浅笑:“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此刻的他,如大海行舟,重山环绕,却没一个可停靠的落脚处,反而层层压来,包阻前路,孤舟难撑,失了父亲的影响和辅助,他要想成事,实在太难!
    他想起那日自己刚被周安才算计一招色诱,过后就接到舅舅的电话,说工厂要被人强行收购,他急忙回家找舅舅,却见姑姑祁中钰已经上门来访了。
    “姑姑……你怎么来了?”
    “我去深圳参加技术研讨会,完事就顺路来看看你。正好听说我老同学要收购一家电机厂,我想会不会是你舅舅,一打听,还果真是!”
    “姑姑帮帮忙,舅舅的厂不能卖,舅舅一家要靠厂子吃饭,还有我妈,还要看病……”提到母亲,祁英翰的声音略微发抖,目光落在客厅不远处的轮椅上,他妈就坐在那里,披头散发,苍老、瘦削、几年不见就像个小老太太!
    更要命的事,她这几年的病情更严重了,目光呆滞,都不大认识人了,总一个人小声嘀咕,若靠近去听,会听见她在咕哝咒骂——狐狸精,狗男女,不得好死……
    祁中钰一边品着手里的绿茶一边不急不缓地说:“我当然知道你妈妈的情况,要不是苏淳瑛勾引你爸,你妈妈能中风受刺激变成这样嘛!哎,说起来,我还挺可怜你妈妈的,同是女人,生儿育女辛苦一辈子,到头来熬成黄脸婆还被年轻的小三抢去老公,给再多钱也没用,何况苏淳瑛那个贱人管着你爸,你妈当年拿不走一分股份,要不然也不至于……哎,我不是说你爸,虽然他现在不在了,但在这件事上我永远埋怨他!我想你也恨他,跟着他们一起过,这些年,你委屈极了,我都知道,可是你也要知道,这就是咱们祁家男人的软肋——太容易被女人迷惑了,哎!”
    祁英翰握紧拳头,目光冷冽。
    祁中钰低头又品了口茶——嗯,刚刚好,绿茶清雅,苦中有香,香里又有点酸涩。
    “她勾引你爸,又用女儿勾引你,祁家上下哪个男人不被她勾引个遍?她怎么当上总经理,谁都清楚……我管不了你大伯,但我不能让她把整个祁家的产业给毁了,也不能让她把你给毁了。”
    祁英翰闭上眼睛,再睁开,满目决绝:“姑姑说吧,怎么办。”
    “不如你买下你舅舅工厂的三分之二股份,差价我帮你补,就算你自己的投资,我帮你找技术人才,你大伯不是把祁中泰招回来了吗?你想办法跟他联手,拿下能源的生意,你大伯这人,重利轻义,有好处能捞的地方少不了他,肯定乐得见你帮他挣钱,等你把瑞丰和电机厂扩大经营后就站稳了脚,到时候就可以把祁敏祁烨踹开,至于祁中南嘛,他还能管几年的事?你用祁杏贞牵制他,信科集团还不都是你的?”
    酒店里彻底暗下来,昏黄灯光映照祁中钰和祁英翰的脸,照不全,都笼在阴影里。
    祁中钰站起来,看了看手机:“我也得回去准备我的材料了,这几天要连轴开会,哎!我也老了,累了,该找个接班人,将来方减进了公司,你还得多提携他。”
    祁英翰走过去给祁中钰开门,嘴角浮一个弧,似笑非笑:“姑姑真的费心了。”
    “可不是。”关了灯,二人出门,萧贤还在,祁中钰拍拍他肩膀:“你也回去吧,孩子坐一天飞机也够累的了。”
    人脚步声散远,整个房间黑寂阒静,像掉进黑夜的陷阱里,躺在床上的祁杏贞缓缓睁开眼睛,把压在舌底下的药吐出来——苦,真他妈苦啊!
    她急忙去卫生间漱口,里里外外好几遍,力气用尽,眼泪也下来了。
    **********************************************************
    猜猜下一个登场的男银是谁?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