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杏贞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摸自己的额头,温热掌心里是温柔的气息,安全、舒适、熟悉……她伸手攀住那人的手臂,轻摇,呢喃:“别离开我,抱抱我,我很冷很冷……”
    她被抱住了,真幸福,好像又回到童年时光,被母亲抱在怀里,不必担心醒来的时候,母亲会离开。
    “杏贞,杏贞……”
    祁杏贞想睁开眼睛,朦胧间感觉那人就在身边看着自己,但怎么睁眼就是看不清,看不实。
    “大伯……”她下意识叫出声,可那人也没答应,她又叫了一声。
    那人用讥讽的腔调说:“你看清我是谁,别乱叫好不好?”
    祁杏贞一听这个声音,马上醒了——祁敏?!
    祁杏贞还不敢相信,揉揉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果然是他!
    “你怎么来了?”
    “怕你被人暗害了,成了睡美人。”祁敏坐到床尾去:“刚才怎么叫你门都不开,给你打电话也不通,叫客服上来开的门,要是再叫不起你,我就得打急救了。”
    祁杏贞忙去翻电话,从飞机上下来就一直是飞行模式,忘换了,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她竟睡了这么久!
    也许是含在嘴里的药融化了一部分也起了效应,她头还是有点沉,但是疼痛感却消失了。
    祁杏贞刚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喝水,祁敏按住:“你等等,我给你拿瓶新的,顺便证明下我的清白。”
    祁杏贞笑了:“怎么?谁还能给我下药?”
    祁敏从柜子里拿了瓶矿泉水拧开递过去:“那不好说,这事儿你比我熟啊。”
    祁杏贞喝了口水,感觉人清凉了不少,又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还来关心我?”
    “别误会,是我爸让我过来看看的,他跟分公司经理在谈事情,要我来陪你。”
    祁杏贞讥笑:“你现在就是你爸的替补,以后更是,他做不到的,都要你来做,包括怎么打发我……”
    祁敏插着兜睥睨:“你这人怎么好赖不分!”
    祁杏贞本来就受了刺激,现在又沾了点起床气,指着他就说:“反正你们一家都讨厌我,都恨不得我死了才好!   你们真要这么容不得我,我就走,我也不要你们祁家的东西,我妈有工资和房产,我们谁也饿不死,你们也别找我们,就当死了这门亲戚,我们离你们祁家越远越好!”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头脑发热,非要把自己的委屈往这个人身上撒,那些往日的折磨和冷遇在脑中过了一遍,人就一下子从床上跳下去,眼泪也簌簌掉,身子没什么劲儿,但志气在撑,浑身乱抖,奔到行李架上取箱子:“不如我现在就走,走得越远越好,我跟你们都脱离关系!”
    她这话里其实还有层自己的心酸——就我一个走,我和我妈都脱离关系!
    祁敏一把拽住她,紧锁眉头,低吼:“你抽什么疯?”
    “你放开我!”
    “你冷静点!”
    “就不冷静!跟你们我就是冷静不了!”
    “你再闹我可收拾你!”
    “你敢动我,我就喊你强奸!”
    火力猛开,二人磁场撞击,皆怒目横眉,各不相让,下一秒,祁杏贞还没反应过来,祁敏就把她扛起来,一扔,扔到床上,整个人也压过来,一手把自己的领带解开,另一手把祁杏贞的双手往上掰住,用领带把她两只手腕直接交叉绑在床头杆上。
    “哎哎!你干嘛!玩SM呢!你放开我,祁敏!你要死!强奸了!”
    祁杏贞还真喊了,祁敏这时候已经绑好了,伸手就去捂住她的嘴,祁杏贞两腿直蹬,却无奈被祁敏牢牢压在身下使不上劲儿。
    屋里只点了床头暗灯,祁敏的脸庞在光影里显得格外阴鸷,嘴角却上扬,双眼黑亮,嗓音极低:“我不惩罚你,你是不知道谁是你哥。”
    说着,他一手往她身下摸去,脸也扭曲了,祁杏贞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变态是要做什么?他不是婚前禁欲的吗……
    可是还没多琢磨,祁杏贞就知道了——
    “上次你说……要给我打赏,我都辛苦打飞机给你看了,你是不是该兑现你的奖品了?”   他声音低沉甚至沙哑,没什么感情起伏的,但就是这个劲儿的声音,听得人浑身爆炸般的酥。
    祁杏贞打了个哆嗦,心想,不就是听他演奏小提琴吗?
    祁敏好像已经猜到她想说什么,不禁笑了:“我就是要拉小提琴啊……在你的身体里……让你听。”
    他的手指伸进去,祁杏贞猛地一缩,脚趾撑开,闷哼的声音都在祁敏的掌心里爆发了。
    由浅到深,抽拉,回旋,再慢慢挺近,像琴弓在琴弦自如进退,他的手指也是,像一根粗长的弓,在她膣腔的棱棱条条内勾扯,研磨,进出……
    他好像总能敏锐地掌握到她的感觉,就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什么时候该急拍还是慢拍,是三和弦,还是应该有个休止符。
    “嗯……音乐很美。”祁敏把嘴唇放在自己那只捂在祁杏贞嘴的手背上,二人只隔着手对吻,额头都贴近,目光也交融,她也不再激烈地挣扎,而是跟着他的拍子在蠕动腰臀,迎他,要他,眼神逐渐迷离……
    整个屋子只有水液在肉口指缝里发出的咕叽声。
    祁杏贞已经感觉不到太多别的,只觉得自己穴心如火如燎,总要祁敏再弄得多一点,满一点,把她整个填满,好像心里那块隐隐缺失的一角也能得些慰藉似的。
    “呜呜……”她喊不了声,只能在喉咙里呜咽,是极致的快美刺激了筋骨,她挺腰,不停地去撞祁敏的下身,祁敏的腿间也逐渐胀起来。
    “该死!”他只好从她身上折起来,手也收回去,祁杏贞开始哼哼呀呀:“祁敏哥哥……好难过,给我,求你……”
    祁敏被她吵烦了,跪在床上,一伸手把她两腿劈开,低头,呼吸……
    “啊!”
    祁敏的舌头在舔她!
    祁杏贞觉得自己光想想这一个念头就兴奋地足够喷潮了,更不用说,现在这会儿他还这么专业、细致地舔,从外到里,从上到下,热津暖阴唇,他就这么吸吮,再含含那中央肉珠,舌尖滑动,祁杏贞就浑身激颤,禁不住双腿一紧——啊,高潮来得太快了!
    失魂的一瞬间,祁敏从床上下去,进到卫生间,把门砰地从里面锁住了。
    要不是祁杏贞现在被捆了双手,她真想过去看看祁敏打飞机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进攻,后退,有力的骨节,优雅,欲念,就像他当年在台上演奏一曲帕格尼尼,疯狂、激烈,又不失节奏和韵律。
    看不到了,她叹息的时候,祁敏已经走出来了,他洗了澡似的,浑身湿漉漉,整个人确实也冷却了不少。
    他一句话没说,走到床的另一头,靠过去,闭目养神。
    “喂喂,你倒是给我解绑啊!”
    “你老实点。”他背过去不看她,脸上却略带懊恼,似乎不该让自己跟这女人共处一室,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绑住她,否则她一碰他,他就受不了了。
    还真就绑了一夜,祁敏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还没到七点,他整个人就穿着衬衫西裤在床边上靠着睡了一夜!
    他脖子都麻了,起身走到祁杏贞身边赶紧把她松了绑,她正睡得香呢,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咕哝一声翻过身,手回不来,还保持那个姿势举着,手腕上勒出两圈红痕,看了让人挺心疼的。
    他半心愧疚半心克制,俯下身,手指在她红痕处抚摸好几下,这才转身出门。
    刚把门轻声关上,对面的门就开了,祁烨穿戴整齐地正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二人四目相对,气氛顿时凝结。
    ********************************
    虽然美其名曰是祁烨,但还是祁敏一章,算是我跑题!你福利!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