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需谨慎,内射有风险。
    谁也没想到临到末了,祁中泰来了个大满贯,阴不阴?狠不狠?
    祁英翰把人直接从他身上拽了下去,也不太客气,吼到祁中泰脸上:“小叔,你疯了!”
    祁中泰向后靠去,激喘过后,他扯过搁置旁边的衣物遮体,不失半分文雅,冷静地看眼前这一对兄妹——
    祁英翰正趴在祁杏贞腿间扒拉着抠呢,祁杏贞则筋疲力尽,浑身通红,一脸茫然,半闭眼睛瘫倒在沙发,腿间那窝嫩肉也是胀红水润一片,瞅着让人又心疼又想继续蹂躏的。
    祁英翰气不过,骂骂咧咧:“你他妈就是有病,跟鬼佬搞多了吧!玩归玩,她一旦怀孕了怎么办?”
    性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大家敞开了,见识了各自欲望所驱的丑态,便也都抵消了对彼此的敬意,此时祁英翰早把祁家辈分给忘了,反正他跟这位洋叔叔也不熟。
    祁中泰穿上裤子,走到祁杏贞跟前,俯身去摸了摸她汗湿的头发,轻语:“去洗个澡吧。”
    祁英翰推开他:“哎哎,你这会儿又装大尾巴狼了?“
    祁中泰不太爱理祁英翰,只挽臂看他,两个人个头差不多,也都练得一身健硕肌肉,赤膊相见,一对眼,全是挑衅。
    从侧面看,二人骨相面部线条如出一辙,只是一个邪狠,一个阴冷,防都是要防,斗也要斗到底,只是考虑大局,还要忍。
    不过,祁中泰毕竟要拿出长辈的态度来:“你等会儿送她回酒店。”
    “我他妈还得让她吃点紧急避孕药。”   祁英翰嘴里仍不客气:“也不知道你他妈有没有病!”
    祁中泰不以为然:”我每年都做检查,不嫖不约炮,健康得很,至于杏贞要真意外了,那就生下来,我也负责。“
    祁英翰一下子就来了脾气,心想这人竟厚颜到如此地步,都快气笑了:”你搞乱伦还想造人,不怕身败名裂啊!不怕咱家地震啊?你问过杏贞意思了吗?想生就生?你当我们是你们老外啊!“
    祁中泰笑:“她不是生我的孩子,也早晚生一个祁家的孩子,我要是真幸运,反而是我造化了。”
    祁英翰挑眉,看到他的眼睛里去,想说什么,又觉得没必要,皇鼻一哼,唇角隐去一个笑意。
    祁英翰转身去抱祁杏贞洗澡了。
    ……两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都饿了,直接去一楼的酒吧点夜宵,正巧看见寥寥醉客里有个熟悉的背影,那人就坐在吧台旁的单人高脚椅上仰头喝闷酒。
    他还穿浅灰衬衫和西裤,手边搁着电话和烟盒,腕表金闪,袖口整洁,修长中食指间夹细长香烟,烟直尽散,他的另一只手拿起一杯加冰的波旁,饮一口便吐雾。
    “不太像他啊!我记得他不抽烟啊!嗨!还真是他,祁敏!“
    祁英翰走过去招呼,祁杏贞也跟了过来,她洗了头发,干净清爽,乌发散肩,未施粉黛,有点”清水出芙蓉“的感觉。
    ”祁敏哥哥。“
    祁敏回头看见来者,眉心一折,定了定神说:”哦是你们。“   看得出,他这一晚上也没少喝,眼睛微微发红。
    ”祁敏哥哥也抽烟吗?我倒是第一次看见你抽烟!“祁杏贞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把刚点的薯条放在面前,祁敏就把手里的烟熄灭了。
    祁英翰上去抢烟盒,忍不住笑骂:”今儿怎么还独自抽烟喝酒呢?失恋了啊?“
    祁敏淡淡回答:“刚见了个老朋友。“
    祁英翰笑:”旧情复燃?“
    ”我不搞基。“祁敏瞥他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祁杏贞,飘忽一问:”你们点了什么?“
    祁杏贞笑:”酒还没点。“
    祁英翰拍了一下桌子:”不如咱们一人一轮喝shot!“他这人爱张罗,说来就来的性格,立刻叫服务员上HP。
    祁杏贞问:”什么是HP?“
    祁英翰凑到她耳边说:”就是喝到你小逼都热透了……“
    ”要死!“祁杏贞使劲儿拍她哥,边骂边笑,真不知道她那表情是欢喜还是厌恶:”狗嘴吐不出象牙!“。
    祁敏早猜到是Hot   Pussy,懒怠调侃,只是把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祁英翰去付账端酒,这边吧台就剩下祁杏贞和祁敏独坐,祁杏贞凑到祁敏跟前,手指划着他的手背,轻声喃喃:“祁敏哥哥今天好像心情不大好?是女朋友放鸽子了吗?”
    祁敏抬眼看她,面色淡漠,嗓音沙哑:“这有什么稀奇?我不应该习惯吗?”
    祁杏贞笑,笑得别有用心,伸手抽一根薯条去吃,一点点吞了,舔舔嘴唇笑:”我倒是挺想祁敏哥哥的手指了。”
    祁敏目光一冽,眉毛轻皱,掉过头不去看她——他今天喝多了,万事不宜表露。
    祁英翰端来一排酒杯:“来,来!谁也不许怂!”   祁杏贞、祁敏接过小盅满杯,互相撞杯,一仰脖,谁都没怂。
    三十分钟后,三个人都有点怂,不过祁杏贞是最怂的。
    她是太累了,也真喝不过两位哥哥,人一醉,形也浪,赖在祁敏身上不依不饶:”祁敏哥哥,我要听你拉小提琴……你的琴艺太销魂了啊……“
    祁敏荡开唇去笑,讥笑成分更多,但心里头却也有几分回味,谁让今晚的酒意格外浓呢。
    祁英翰也累了,站起来说:”走吧,太晚了,今天玩得也够了。“   伸手要去扶祁杏贞,谁想祁杏贞只缠着祁敏:”祁敏哥哥……你别走。“
    祁英翰苦笑:”妈的,你看没看,她就是个小没良心的!有了大哥忘二哥,有了叔叔也忘了哥!“
    这话说漏了,祁英翰捂不住嘴,但祁敏也没说什么,只是扶住了祁杏贞,一起往电梯走。
    祁英翰先到了自己的楼层,晃晃悠悠刚要出电梯,回头看祁杏贞,想把她从祁敏身上扒下来回房搂着睡,可又碍于祁敏在跟前没有托词,只能摆摆手:”祁敏,我告诉你,你给我妹送回房,你,你不许乱来!我等会打电话。“
    也是醉了,他怎么什么话都敢说,祁敏讥讽一笑,没理他,看电梯门在眼前重重合上。
    祁杏贞倒在他的肩上,往他耳朵里吹气:”祁敏哥哥,你想没想我……我都好想你。“
    醉话不当真,祁敏觑她一眼,轻哼一声,倒觉得自己还有点委屈呢。
    电梯开了,祁敏继续扶她往走廊深处走,祁杏贞忽然转过身,一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晦暗不明的空间里,踮脚去吻他的唇。
    挺冷不丁的,祁敏没料到,想拒绝也晚了,人喝了酒,脑里的一切都搅成了乱麻,他只觉她唇齿有酒香,脖间有皂香,头发里是淡淡的柠檬香……各种各样的香扑鼻,侵占,他头晕目眩,那吻又湿又热,就像她那里一样——Hot   Pussy。
    祁敏不由地抬起手,一下掐住祁杏贞的下巴,在光暗下去的走廊里,邃目漆黑,半眯半睐,视线从她朦胧的眼睛里移到她的唇上——两片薄瓣,会说会咬还会吻,有毒有蜜也有酒……
    他越看越觉迷恋,向前贴合,一沾她唇,他就陷了进去,冰凉的舌尖滑入她炽热的口里,轻柔绕转她的舌,香津浓滑,含吞她的唇片,水濛濛,湿哒哒,他慢慢地就圈住了她。
    ***********************************
    你们觉得我会端祁敏的肉吗?
    哈哈哈哈哈~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