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时候还是祁敏送祁杏贞,仍是他开车,她在副驾上听车里放Lana   Del   Rey的《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女子神游般的轻吟像隔着万丈红尘呢喃诵经,反复问一个古老又悲核的问题。
    祁杏贞说:“这个人唱得怎么让我觉得有种不想活了的感觉?歌词是什么意思?”
    祁敏虽然专心开车,但也听见了,给她翻译那几句:“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还会爱我?当我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还能爱我如初?”
    祁杏贞讥讽哼道:“倒是很配合今晚求婚的主题了。”
    祁敏摆了个方向盘,虽然不看她,但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祁杏贞往窗外看,霓虹绚丽,夜城繁华,大街小巷还浸在新年的喜庆气氛里,大红穗子的灯笼,交替变换远塔夜光,偶尔轰声爆在头顶上的烟花,五颜六色地炸开,眼前又忽然划过穿透黑夜的璀璨流星——祁杏贞怔了怔,才看清是自己手上钻戒在玻璃上折出的光。
    祁杏贞缩着肩膀,呼出一团冷气:“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这道理我懂。”
    祁敏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撑太阳心,还是没看她,半晌才说:“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
    祁杏贞苦笑:“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不以色取人以及你的不弃之恩?”
    祁敏轻踩刹车,车停在路口,她的家到了,可她还不太想立刻结束这趟车程,抱臂坐在座位上,侧过头看祁敏,祁敏说:“你累了,上去吧。”
    祁杏贞的半边脸陷进阴影里,嘴角也只在那一边挑起:“我在想……新婚当夜,你是不是该献身了?我的祁敏哥哥?”
    祁敏:“虽然跟你结婚但是我照样可以做到不碰你。”
    “靠打飞机度日吗?还是你本来就冷淡啊?”
    “随你怎么说。”
    “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一辈子不碰我啊。”祁杏贞解开安全带,想起一件事,转过头,凑到祁敏跟前,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离得那么近,气若游丝:“晚安,老公,记得想我哦。”
    她莞尔一笑,潇洒地下车远去,祁敏却一直盯着她背影,眉头越拢越紧,又不知想到什么,无奈地笑了,一踩油门也去了。
    楼上同层的两扇窗里,各自都立了个人,盯着这车消失在路口,一个悄悄隐去,拉上窗帘,穿过客厅去玄关开门,另一个抽烟凝思,半天没有挪步。
    ”妈!我回来了。“祁杏贞把手里的包和脱下的大衣都交给苏淳瑛,自己则瘫倒在沙发,苏淳瑛也忙给她倒红枣茶,问她累不累,冷不冷,看见她手指上的戒指又缠问半天。
    祁杏贞笑:“这人啊真怪,一听这女儿往外要嫁了才开始舍不得了,这会儿对我倒挺殷勤!”
    苏淳瑛拉着她的手,在那颗钻石棱面上小心抚摸:“要说啊,女大不中留我也知道,你我都是苦命的女人,能有今天在这个大房子住,有保姆用,吃穿不愁,也都是祁家可怜咱们孤儿寡母,你呢,更是运气好,将来跟祁敏好好过,辅佐你大伯,也算是他们没白疼你。”
    祁杏贞抽出手去端茶喝,舌尖甜口里苦,嘴角却上扬:“对呀,将来再给他生个儿子也就不必担心下半辈子了。”
    苏淳瑛冷笑:“不过啊你也别嘚瑟,并股分权,成了一分为二的局面,你的日子也不会轻松。”
    祁杏贞笑:“那就更不用妈操心了不是吗?呵呵,你没事多去小姨那拿点保健药,想多了容易失眠,你的毛病我知道。”
    苏淳瑛抿嘴轻笑,又摇头叹气了:“哎!这嫁出去的女儿啊果然就像泼出去的水!再听话的孩子也有心思往外流的时候!“
    祁杏贞不理她,往浴室去,苏淳瑛在后头嘱咐:“你哥可回来了。”
    这一句倒足足让祁杏贞头皮麻了好一会儿,在浴室里,整个人浸在热水里,神经也不能完全放松,果然洗到半路,那人进来了,反手锁了门。
    祁英翰今天也喝了点酒,不是喜酒,是闷酒,一颗颗扣子解开,露出结实肌块,又去脱裤子,赤目走进淋浴房,伸手就去水里头捞人。
    “哎哎,你干嘛呢……”
    “跟你偷情呗!”祁英翰笑,握着祁杏贞的双乳,在水里同她一起浇着,水雾氤氲,打湿了头发和睫毛。
    “我看见你未婚夫了。”祁英翰搂过祁杏贞,贴到她脸上,和水一起吞:“我嫉妒死了。”
    “你别傻了,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谁他妈说他那个废物,还不是他爸那个老狐狸!”
    祁英翰勾起祁杏贞的一条腿,顺水而滑,那物也够硬够长,他耸臀一顶,就顶到根儿,再一钻磨,就着她那一凸肉点反复进攻抽填——
    “唔!哥!”祁杏贞抱着他的脖子,在水柱底下睁不开眼,只能寻他的唇去吻。
    祁英翰是不得志的,年少看父亲被祁中南压制,现在又眼看自己被祁敏压制,明明凭本事立足了脚,现又被人踢到边缘去,心里头能不恨嘛!
    说到底,也有祁杏贞的成分,祁英翰早就在十几年的同檐相处里把祁杏贞看成最亲密的人,管它是亲情爱情,还是一种什么肮脏变态的乱伦情——以前碍于父亲,现在他回了国正想娶妹子变妻子,却眼睁睁看她莫名其妙地嫁给他人了,简直是恨得要死!
    咬她唇,卖力撞凿,祁英翰有些发疯,把人翻过去,从后入,又伸手去拉她头发,啃她后背,吮她的肩。
    祁杏贞也不敢叫出声,只得哼哼唧唧,被他弄得也舒服了,仰着头,水流从脸上往下劈,闭着眼,顺水逐意。
    祁英翰最后几下撞得水声啪啪四溅,他忽然想起刚才祁杏贞在客厅说的话——气炸了,存了点报复心态,在她膣腔里狠狠抽插顶撞,也拔不出来了,捏着她屁股,一股热浆就射进去:“你得给我生儿子!”
    好像她现在就能生一样!
    祁杏贞不是安全期,吓得赶紧去洗,冲了一遍又一遍,嘴里骂:“你变态吗?你再这么不讲究,我不跟你玩了!”
    祁英翰靠在瓷砖墙上,浑身滚热,看着祁杏贞笑了:“就是让他们头顶一个个儿的绿到底啊,你生他们养,我就等我儿子将来继承信科股份。”
    “呸!拿我当什么啊!”
    “淫妇啊,我是奸夫。”祁英翰喜欢耍嘴皮子,天天呛她也都习惯了。
    祁杏贞狠狠拍他一巴掌笑:“你神经病啊!”
    祁英翰伸手捏她进攻,她又忍不住痒笑起来,一边躲一边往他身上泼水,两个就像回到过去,在家里的各个地方嬉戏、玩耍……最后她再跌进他怀里,揉着他胸口,撒起娇来:“让你查的事情有没有眉目啊……”
    祁英翰含着坏笑:“你猜呢?”
    “我猜祁中钰……她在用收购瑞丰集团跟那个什么辉英集团在做暗中交易吧?她能卖什么?无非也就是技术部的东西……难道还有她自己?”
    祁英翰咯咯低笑,都不知道怎么爱他这个妹子好,亲她一口:“不愧是我妹啊哈!继承了我的智商。”
    “不要脸啊你!”
    二人闹了一会儿,祁英翰又说:“她现在想把方减安插到我的项目组里来实习,意思是要我带着他做,妈个比,她也是挑软柿子捏,要不是她掐着我舅舅的厂,我能屌她?!没她在里头挑拨离间,我爸和大伯也不至于闹成那样,我爸也不能气出病来。”
    祁杏贞默默听,祁英翰便继续说,查着什么说什么,一股脑都得给祁杏贞诉来,辉英集团怎么发家,那个何老板跟祁中钰怎么认识的,两个人约会也有大半年了,祁中钰都贪了多少钱……
    祁杏贞听完,仰头抚祁英翰的脸,手指刮着他的下巴,低笑:“我当她真佛系得一点漏洞没有,这么一看,全是窟窿。在黑到极致的世界里,谁先发声谁就先暴露了自己,这人呢,越要往前行的时候,其实就越需要往后退行,可惜啊,她不懂。”
    祁英翰低头看祁杏贞,漆黑的眼睛在粼粼水光里幽微一闪,他也笑了。
    ***********************************************************8
    关于lana   del   Rey,真的是一个可以让你听着听着厌世的歌手。
    曾经听她的old   money和这首《了不起的盖茨比》主题插曲时,我都听出了一种不想活的感觉!
    o(╯□╰)o,但还是要推荐一下!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