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时候下起雨来,祁烨今天加了班回来挺晚,刚开门就觉得不对劲,地毯上有未干的湿鞋印——有人进来了!
    他本能警惕,小心翼翼握着伞柄往客厅走,屋里没点灯,但借着窗外的光隐约看见地上躺着个人,祁烨抬手开灯,光照亮了客厅,他这才看清那人——
    “杏贞?!”
    祁烨惊诧眼前景象,祁杏贞好像整个人都被雨水浇透了,湿漉漉地蜷在地上,他给她的钥匙就攥在她手里,人好像是睡着了,但此刻又迷迷糊糊哼了一声,祁烨忙蹲下去把她抱到沙发上。
    “杏贞……你怎么躺在这?”   他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和脸,觉得她额头有点发热。
    祁杏贞皱眉,眼睛睁开一道缝又阖上,好像不是真的看见了他。
    人昏沉不醒、浑身浇湿还发烧,祁烨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棘手的情况,站在原地看祁杏贞,正犹豫,手机响了,是祁敏。
    祁烨接起来,好像还听得见外面下雨的声音,对方气喘吁吁,连句寒暄都没有,直接问:“杏贞是不是在你那?”
    “啊,是啊。”祁烨只能交代事实。
    “你等着,我五分钟就到。”
    电话挂了,祁烨仍然觉得莫名其妙——难道小两口吵架了?
    祁烨先去煮水,水还没烧开,人就来了。
    祁敏也是淋了雨,头发都湿了,进来也没跟祁烨打招呼,只往里头冲,看见祁杏贞躺在沙发上,忙过去看人,又不免埋怨:“你怎么不帮她把湿衣服脱了?”
    真有意思,还没听过有人竟然要求让别的男人给自己老婆脱衣服的,祁烨哭笑不得:“咱俩谁是她老公?”
    一句话把祁敏噎住了。
    “那你现在去找套干净的衣服来。”祁敏命令,祁烨只好回到卧室找来衣物,“她有点低烧,我再去拿点药来。”
    祁敏没理他,只俯身去解她的衫子,虽然他也看过她的裸体,可头一回真人在眼前,还是他给脱光的,祁敏感觉挺尴尬,尽量不去瞧她的私处,利索地给她换上干净衣服。
    祁烨又找来毛巾给她擦了头,两个人一起扶她起来吃药,又灌下姜汤,人太虚弱了,半醒半昏的,柔软地靠在祁敏的肩膀上却还要挣扎,喉咙里偶尔发出呜咽——“妈妈……妈妈!”
    “嘘,嘘……没事了,没事了。”
    祁敏紧抱着她,在她耳边反复低语。
    祁烨用冰袋给她敷额,又找来绒毯给她盖好,人闹得没劲了才安稳地又睡过去。
    祁烨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祁敏不知从何说起,只得简单交代:“老刘送苏淳瑛去机场时出了车祸,人送进医院抢救了……”
    “啊!”祁烨低叹一声,眼神复杂地看着祁敏。
    祁敏继续说:“老刘好像是酒后驾驶,开到反道上,速度还快……”
    祁烨皱眉:“怎么会呢?老刘很少喝酒,而且行事非常稳重,怎么可能……”问到一半,猛然住口,目光转向祁敏,后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祁烨沉默半晌,不免感叹:“他可真够狠的了,自己的人都拿去送死。”
    “人命由天不由己。”祁敏冷淡回应。
    祁烨无奈一笑:“好一个人命由天不由己,你跟他一样冷酷无情。现在看来,忠实的狗终有为主人去死的一天,这么死还立了功,老刘的媳妇那边想必也都安排妥当了。”
    祁敏没说话。
    祁烨低声凑近说:“我听说……今天辉英集团的老总何智安在去机场的路上也遭遇了车祸,不治身亡……现在辉英集团已经乱成一锅粥,底下所有公司的股票全都跌停,几千万的项目估计也难说了。”
    祁敏挑眉看他:“你什么意思?”
    祁烨讽意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今天这两起车祸发生得可真是巧,都是去机场途中,这两个人不会也是坐同一个航班?……呵呵,不过大伯在交通部也有人,摆平这种事很容易,况且还是自己人拿命办的活儿,这车祸肯定没破绽。”
    祁敏深深看他一眼说:“没有根据的话不要乱说,我不知道辉英集团的事,就算是真的,那也都是意外而已。”
    祁烨似笑非笑:“别误会,我也觉得是意外。”
    二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祁烨又问:“你能猜到她来我这里,那么你是早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
    祁敏不屑瞥他:“你觉得呢?”
    祁烨笑了,站起身把刚才熬剩下的姜汤也端来一碗给他:“你也淋了雨,喝点吧,别感冒了。”
    祁敏没接,冷淡回答:“谢谢好意,我没那么虚弱。”
    祁烨讪笑,没再勉强,跟他一起守在祁杏贞身边,帮着换冰袋,一夜无话。
    天蒙蒙亮的时候,祁杏贞才醒来,一睁开眼就见祁敏的脸倒立在眼前,支头闭目,垂耷嘴角,他倦怠的面容看得那么真切,祁杏贞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枕在他腿上睡觉,便昏沉沉叫他:“祁敏哥……”
    祁敏立刻惊醒,本能去摸她的额头:“嗯……烧退了。”
    “祁敏哥。“祁杏贞想起身,却全身无力,祁敏浑身都僵了,还是扶起她来:“感觉好点了吗?”
    对面的祁烨也醒了,揉揉眼睛:“怎么样了?……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祁杏贞勉强坐起来,不知想到什么,哇地哭出来:“妈妈她死了……她死了!”
    “杏贞,杏贞!”祁敏搂住她说:“她没死,她没死!你妈妈已经脱离危险了!”
    祁杏贞一怔,眼泪还挂在脸上:“真的?你没骗我?”
    祁敏认真回答:“当然没有!我跟你发誓是真的!她现在在医院里,人虽然还在昏迷,但还活着!你小姨小姨夫都在……放心,放心,还有我。”
    祁杏贞怔了怔,眼泪又淌下来:“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祁敏把她牢牢抱入怀,她趴在他胸膛上,揪着他的领子埋头哭:“我从来没信过她,我怕她抛弃我,怕她阴我报复我,我从来没想过她还爱我,也没想到爸爸他会……”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祁敏紧紧搂住她。
    祁烨把水放在茶几上,站在旁边看他们两个就那么抱着,看了一会儿说:“我下楼买点早点吧。”
    没人回应他,他只能抓起钥匙自己出门去。
    祁敏见人出去了,才松开祁杏贞,在她脸颊印上一吻,手指轻拭泪痕:“喝点水吧,等下我们一起去医院看你妈妈,别难过,她不会有事的。”
    祁杏贞抬起眼睛看他,忽然碎了表情:“是他叫你来陪我的?”
    祁敏目光一滞,蹙眉问:“你觉得我是什么?他的傀儡?”
    祁杏贞苦笑:“至少你听他的。”
    “可我不必连这种事都要人安排,我是你丈夫,难道这时候陪你不应该吗?”
    祁杏贞轻叹:“那就是你可能看我太可怜了。”
    祁敏无奈冷哼:“你觉得我是同情心泛滥?!”
    祁杏贞抱着双臂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觉得一切都不真实,所有人都是假的,所有所有的感情都是……”
    “你看我也是假的?”祁敏挑眉看她,黑色眼睛似藏一团火焰。
    祁杏贞看他,他的脸不同于以往,没了傲慢和冷懒,是蹙眉紧面的压抑,额头隐隐盘着一道青筋,祁杏贞读不懂他的表情是愤怒还是激动,只好困惑道:“我不知道。”
    话音刚落,祁敏的吻就抢堵住了她的嘴,祁杏贞一惊,本能往后仰,祁敏伸手揽过她的脖子,把整个人都紧圈住,视线失焦,一时间,她凉片唇瓣被他吞没,逐渐在他口中融化、滋润……她浑身颤抖起来,他的双手也在她腰间加了力,丁舌交缠,吸纳馋吮,他勾着她,也压着她,整个人倾过去,呼吸并着呼吸,祁杏贞忍不住呻吟,双手搭在他肩膀,不知是要推还是要迎,祁敏不自觉捧起她的脸,深啄浅吐,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子里。
    吻到唇上肿麻,祁敏才放开她,目光温柔,但眉头却展不平,带着点哀怨再问:“你看我也是假的吗?”
    祁杏贞双颊染红,眼神迷离,什么也没说,闭上眼,再次投到他怀里去。
    深呼吸——再吸气。
    祁杏贞睁开眼,看见眼前的苏淳瑛,氧气机呼噜呼噜的声音,心电图波动的曲线,一切表征都说明苏淳瑛确实没死,但人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还是昏迷。医生的话也模棱两可,前脚说能醒,后脚又说做好准备,让人心神不宁。
    祁杏贞没见到祁中南,说是帮着老刘料理后事去了,祁英翰打电话来也安慰她半天,说明天的飞机,会马上回来陪她。
    小姨小姨夫都赶到了,也找了个护工专门陪护,看祁杏贞身子弱就都劝她回去休息。
    祁杏贞披着祁敏的西服从医院出来,被凉风一吹,忍不住咳嗽几声,祁敏在路口打了个车,同她一起上了车后座:“你这样不行,还得回家吃点药。”
    “嗯……”祁杏贞哼了一声,侧头看祁敏:“你今天怎么不上班?”
    “我不去了,在家陪你。”祁敏的手机刚才一直在响,现在他直接给关了。
    “祁敏哥,你不必这样……”
    “如果说我就要这样呢?”
    祁杏贞侧头看祁敏,祁敏也在看她,伸手一勾,把她揽到臂膀里,沉默不语,祁杏贞压靠在他的胸口,听见他激烈的心跳,还有他沉沉紊乱的呼吸。
    深呼吸——再呼气。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