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杏贞刚洗了澡出来,电话就来了,是卓越电子的卓老板,说是祁敏喝多了要她来接人。
    祁杏贞听了开口就骂:“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让他喝多了?”电话那边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闷声道歉:“祁总,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来的都是甲方的人……”
    祁杏贞摔了电话换衣服,还继续碎碎念:“这些合作商一个个的都不顶用,小事都指望不上,别说大事!”
    祁烨本在床上等着,现在也翻身起来了:“出门应酬喝醉也很正常嘛……再说,现在不是都有代驾吗?”
    “别提什么代驾,上次听说一个代驾的抢了车不说,还把人扔到马路上差点被撞死。”祁杏贞走过来,欠身吻他额头,又转身径直走向玄关:“现在的人啊,你都不知道能干出点什么来。”
    祁烨忙奔过来想再说点什么,祁杏贞的电话又响了,她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往外走,拿着电话打:“喂,老卓,我在路上了,行,告诉我在哪。”
    二十分钟后,祁杏贞在路口见着了祁敏。
    他醉状明显,垂着头,伏靠在老卓身上,嘀咕自语,祁杏贞下车帮着一起搀入车,又问老卓什么情况,喝了几瓶,谁灌得最凶,老卓一一答来,祁杏贞轻哼:“什么时候这几个狗屁项目经理也能这么威风?”
    “还不是为了竞标东南化工厂的事,都是中新能源部的人,得罪不起,我一个合作方也不好说什么。”
    祁杏贞问:“那王秘书呢”
    “他有事没来。“
    祁杏贞一笑:“这种不好做人的乱局他倒是从来能躲多远就多远,看来我还得找他们许部长吃个饭。”
    卓老板笑应:“这局还得祁总出马,您今天要是在,那几个人也肯定不敢这么嚣张。”
    祁杏贞摆手:“得了吧,少在这给我拍个马后屁,早干什么去了!对了,东南化工厂的项目是谁在负责?”
    “国企厂子里头的事儿都说不清,我帮您打听着。”
    祁杏贞知道姓卓的这位靠不住,但还是嘱咐了几句打发他走了,重新回到车上,一开门就是一股浓郁酒味冲鼻,祁杏贞把窗户打开,看祁敏抚额垂头,似乎很疲倦,她想说的话也都咽回去,默默启动车子开动。
    一路谁也没说话,到了家,他才直奔卫生间,呕呕地吐开了。
    祁杏贞心里又气又疼的,端杯水给他漱口,在后头轻拍他脊背:“你平常喝这些不至于醉成这样啊,今天是怎么回事?”
    祁敏冲了马桶,打开水龙头埋进水里,半晌,关了,湿漉漉地抬起头来,人脸色酱紫,鼻尖眼圈都发红,水珠顺脸颊曲线淌下来,浸湿领子,从镜子里看后面的祁杏贞,哑着嗓子说:“没事,我没事……你妈妈呢?怎么样?”
    这一句倒是让祁杏贞更不好受了,她明明……!
    祁杏贞走过去,帮他把衣服脱下来,拿毛巾再把他脸上的水擦净——眼尾细纹,深锁眉头,额前垂下一缕的白发让人看了都莫名心刺。
    “傻……”祁杏贞忍不住叹口气。
    祁敏握住她的手,嘴角微扬,是惯有的讥笑,可这回讽刺的倒是他自己:“以前我总觉得爱情这事吧是一种高估对方的幻想,人去了魅,幻了灭也就不会再爱,但近来我却觉得,爱情是即使知道对方就是那副德行,也还是收不回感情,你说……傻不傻?”
    最后一句,他抬眼看她,祁杏贞又叹一声:“傻!”
    祁敏笑:“傻才是爱情的本质对不对?”
    祁杏贞看进他眼睛里,他的黑眼睛此刻格外澄亮,她伸手环抱住他:“哪有天生的傻子,都是两个人甘愿投降,一起变傻罢了。”
    祁敏没说话,只是抚她头发,祁杏贞说;“你觉得好点了吗?我去给你泡一杯蜂蜜水。”
    祁敏说不用,但祁杏贞还是坚持去忙,等祁敏洗了澡回来时,祁杏贞已经备好蜂蜜水给他喝了。
    人还是晕沉沉,浑身乏力,祁敏躺着,祁杏贞怕他难过,便把他的头搁在膝盖上按摩,手指穿过黑白杂夹的头发里,在他头盖骨温热的头皮上按压,祁杏贞同他有一话没一话搭着,说到有趣之处,二人低低沉笑。
    祁敏闭着眼低语:“周末就要搬到爸爸那里去了,我知道你要去接小叔,大概也是找了个机会躲出去不干活,其实爸爸那人……你知道的,他对你有感情。”
    祁杏贞的手顿了一下,又浅笑揉行:“哎呀,你不要戳穿我好不好!再说,我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祁敏哥,我只是需要点时间。“
    祁敏嗯了一声,又皱起眉头来:”东南化工厂的项目不好谈,国企的人都不太好搞,还是没找对人脉,这一块还得靠爸爸出面。”
    祁杏贞手指熨开他的眉头,半天说:“我明白。”
    祁敏睁眼,抬手抚她脸颊:“你累了,也睡吧。”
    “等你睡了,我也就睡了。”她执意还要安抚他,他便又闭上眼,半天,睡不着,挑着唇角说:“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不写作业,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你不听话,我就要用琴弓打你的手……”
    祁杏贞怎么能不记得,只是现在都不在意了:“你管教得也对。”
    祁敏轻轻摇头:“我希望你也别恨我,有时候……方法虽不是最好,但是目的倒是希望你好。”
    祁杏贞笑:“我怎么会恨你,我们怎么说都是一个屋檐底下一张床上的人,你我早就搅在一起,分不开了。”
    声音很轻,淡淡散去似的,祁敏听了,没再说话,但他也注定未眠——在祁杏贞的怀里,他始终睡不安稳。
    周末一大早,祁杏贞就去接机了,但飞机延误,等了很久人才出来。
    人群里也就祁中泰最显眼——拖一只小箱,打着酒红领带,手肘搭件灰条西服,戴着墨镜款款走来。
    祁杏贞刚一张手,他就把她整个人都拥进怀里,他胸膛宽阔,人也高大,抚着祁杏贞的头像摸只小猫似的,嘴唇压在她头发上:“我都听说了,事出突然,我也没想到……抱歉我没能及时赶到,你一定很难过。”
    这么温暖的怀抱不哭也是煞风景,祁杏贞红了眼圈,抬起头看他:“小叔……”
    眼泪吧嗒吧嗒掉,从眼眶子里出来,看得祁中泰不免震动——他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样子,也是这张脸,泣涕涟涟,蹙眉眼波红痕湿。
    他低头吻她,亲她的眼睛和脸,把她的眼泪都抹去,声音柔得也是不像话:“我在,我在。”
    两个簇拥而出,先去吃了点广式早茶,祁杏贞就开车把祁中泰送到他在国内租住的酒店式公寓,离公司也不远。
    屋里也是有人定期来打扫,一尘不染,就跟酒店差不多,是那些空中飞人的落脚处——简洁、方便、无羁绊。
    祁中泰把窗户都打开,请祁杏贞坐沙发里,又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来跟跟她喝。
    祁杏贞嫌胀也就推了,坐在他对面,安静地打量屋子,看他的东西精简得可怜,不禁叹道:“小叔真是来去无牵挂,有时候我还真是羡慕小叔,潇洒、自由,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祁中泰浅笑:“你也可以。”
    祁杏贞笑而不语。
    祁中泰又放低声音说:“其实……我也是拿得起,却放不下。”
    “放不下什么?”
    “你。”
    祁杏贞的心咯噔一下,急忙抬眼看他,祁中泰倒有副悠闲的神情看她:”你不觉得有时候人需要换换环境?”
    祁杏贞看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祁中泰放下酒,眉心一折,脸色略有阴鸷地看她说:“祁家到底有什么好呢?是钱还是地位?其实你早该看透了,但是不管你是冲了什么去的,其实结果也都挺没意思的。”
    他举起酒灌,在唇齿间一润,又放下了。
    他想起来医生嘱咐过,要他少喝酒。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