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中南脸色不大好,按着胸膛急喘,跌回沙发,眉头紧拢:“把我的药拿来。”
    祁杏贞靠在祁敏的怀里,本是娇软如泥,听见这一句倒也是顾不上穿衣服,急忙跳起来去桌上寻药。
    祁敏也猜到祁中南大概因为这“三人行”的刺激,心脏受不住,关心问他:“爸,你没事吧?”
    祁中南不耐烦地摆手,连话都不想说。
    好像这时候承认自己有事就不配做老子,做男人。
    祁杏贞把药递到祁中南口中,祁中南含了药,缓了气,伸手去揽祁杏贞:“要是死在你身上,我这辈子倒也是值了。”
    不知他是开玩笑还是说说而已。
    祁杏贞靠过去,抚他胸口:“爸爸,你又在胡说八道。”
    祁中南把下巴磕在她头上,二人抱着,倒像极了父亲宠女儿的样子。
    祁敏站起来:“我去煮饭。”
    祁杏贞没想他会走,忙回头去寻他一声:“祁敏哥……”
    看不见他表情,只看见个背影,似乎是把刚才那施予的温柔都收回,一切烟消云散。
    晚饭过后,祁中南还是感觉不好,祁杏贞便一直留在他的房间里陪着,等他躺下了,她才回到她和祁敏的房间。
    祁敏洗了澡在床上看招标书,眼睛也没抬一下就问:“他好点了吗?”
    祁杏贞坐在梳妆台前擦晚霜:“能有什么事呢,多半是要一点关爱罢了。”
    祁敏放下手里的文件,挑眉看她,讥讽道:“你倒是很了解他?”
    祁杏贞冲他莞尔:“我也很了解你。”
    祁敏沉着眼睛看她,她起身往床上爬,爬到他跟前,去寻他的嘴,不吻,只是隔着点距离停留,祁敏也耐得住性子,垂眼睛看她的两瓣红唇,淡淡香气弥漫鼻间,一时意乱情迷,二人各自进一步,轻轻一触。
    祁杏贞挂着个笑,伸手去抚他——胸膛,腹部到腿间凸物,手指攀爬,沁凉游走,他目光一滞,身子也跟着僵住,不推拒不主动,摊手就让她那么握着自己的物事。
    轻套缓弄,逐渐加力,有紧有松,从头到根,揉捏两卵和腿窝,她悠然见他那物迅速竖直,翘立,挺挺一株,再低头,伸舌去舔,舔得也细致,由眼到棱,绕冠而扫,青筋红樱欲绽,口津沾刷晶亮,茎根粗长,深吞浅吐,她把整个儿都吃下去,自己也就埋下去了。
    祁敏喉咙滑动,往后仰去,拢眉,微眯,轻呼,不禁低头去看祁杏贞。
    祁杏贞得宠他,得照顾他那些个傲娇、别扭、好强和多疑……谁让他是她老公呢!
    先前那未完成的口头作业还没完成,她知他快憋成内伤——身还在其次,心里憋屈才是真的。
    可心也随身动,她实在会舔会弄,压勾轻点,嘬冠吮咂哼唔发肉音,吸来吐去,像是吃了什么美食,还偏偏不咽,含在嘴里,品个来回。
    越吃越要狼吞虎咽,祁杏贞加快速度,手也跟着套弄,祁敏受不住,想抽出,祁杏贞却按住不放,说出一句天下男人都抗拒不了的话:“射我嘴里吧。”
    祁敏皱眉,脸逐渐变形,下身却忍不住挺动,顶到她喉咙里,她咳不出,反倒涎液滋润,他只觉窄舌齿门轻刮轻磨,酥麻侵百骸,低哼一声,直直爆发出来。
    祁杏贞吞了再吞,使劲儿又去吸,像是能吸出点男魂儿来,祁敏哼鸣几声来,浑身滚烫打颤,有那么一阵,他既想笑又想哭。
    祁杏贞的头发还绕在他的腿间,细细发痒,她的声音也是细的:“祁敏哥,你看,我多爱你。”
    ……
    日子也算安稳下来,祁杏贞和祁中南父子住在同一屋檐下,这里面包含了多少香艳场景,也是各人想象各人猜。
    祁英翰、祁中泰和祁烨纵有多少不满也得忍着,只能在公司里多跑几趟总经理办公室来刷存在感。
    八月夏阳酷暑,也正是东南化工厂的项目筹备期到了关键时刻,祁杏贞天天往市资源局跑,具体事宜则都交给祁中泰去跟项目组的人会晤。
    这天正赶上市局几个领导要去化工厂视察项目进度,祁英翰跟销售部忙月底绩效的会,祁敏和祁中泰又在外见客户,祁杏贞便只好单枪匹马应邀。
    工厂那边她也是头一回去,一进去就被一股刺鼻的气味熏得头疼,强忍赔笑从里到外地参观,还没走到门口,她添了一种犯恶心的感觉,心口抽冷、发慌,脸也变得惨白。
    秘书萧贤看见了,忙过来扶她一把:“祁总,您身体不舒服就回车里呆着吧。”
    祁杏贞怕给信科集团丢人,推他一把:“哎呀我哪有不舒服!”
    中新能源部的徐部长听见回头瞅她一眼,随口问:“怕不是中暑了吧?”
    “怎么可能,里头都是冷气。”祁杏贞咬着牙坚持迈步。
    好不容易从里头出来,吹了点风刚见好,一行人又要招待吃饭,市局那几个领导倒是客气,推脱公务繁忙也都走了。
    送走人,许部长对祁杏贞说::“不知道什么风把这帮祖宗吹来!这项目能不能启动,还得看这些环保局的人脸色,说监测出来的污染超标你也没办法,所以,项目能不能通过,可不是我们中新为难你们信科。”
    祁杏贞听出他的暗示,笑了:“许部长也是费心,带我出来认识几个大人物,这人情,我可怎么还。”
    “哎呀祁总这话说得太客气了,咱们都是什么关系!”许部长哈哈几声,又凑过去小声说:“听说——祁中南退休以后这信科董事的位置可就是你的,咱们是老朋友,我求你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祁杏贞笑意加深却娇嗔发嗲:“您这都从哪儿听来的,人家亲儿子不给,给我一个外人?”
    “您不也是亲儿媳?”许部长一脸高深莫测,又低声嘀咕一句:“我再跟您说件事——
    他捂住嘴,伏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祁杏贞的笑忽然就僵住了。
    那种感觉又来了,翻江倒海,她差点没站住,许部长一把抓住她的手:“祁总,别慌,大热天的,真是要中暑了,快回车里坐着吧。”
    说完,他笑得别有用意,转头把冰凉的手交到萧贤手里:“我看祁总脸色不好,赶紧带她回去休息休息吧。”
    祁杏贞上了车,在里头颠来颠去更有作呕的冲动,她把窗户都打开,靠在后面皱眉想事情,猛地睁开眼,命令前头的司机:“掉头,去医院。”
    祁敏一接到电话,就找了个理由从客户公司出来了,顾不上跟祁中泰解释,开了车就往家奔。
    满屋子是浓郁的鸡汤味儿,保姆正在厨房忙活,祁敏越往卧室走,心也越悬得紧。
    “祁敏,你回来了!”祁中南的声音传出来。
    祁敏推开门,看见祁杏贞正半躺在床,脸上发出柔光的笑,而祁中南就站在床边,背光而立,来了一句:“恭喜啊。”
    祁敏挑起眉毛,走到祁杏贞身边看她,目光复杂,半天说不出话来,祁杏贞拍他一下:“怎么,我怀孕了你还不高兴?不信?傻子,这是咱们的孩子啊!”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两个月了。”
    ***********************************
    大结局倒计时!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