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春南冬,几处桃花几处秋,每一年的暖阳六月却是南半球秋冬之季,温差骤降,日短夜长,墨尔本又接连下了几场雨,天冷风寒,阴湿更刺骨。
    街边积了水洼,路灯映折出几道光影,车碾过来,碎成斑驳玻片,有个穿黑色皮夹克的人从车里下来,缩着脖子,跑向对面的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周一开到晚上九点,因此到了这个时间,La   Trobe阅览室里人还是不少,八角桌上都亮着萤绿灯光,一盏盏沿放射线状的桌子布局,波光连线,齐聚在穹顶之下,像在陈旧书海中指航的浮标灯。
    黑夹克四下寻望,瞄准角落里的伏案者,匆匆走过去,看那人正拿笔在纸上画着什么,便从后头凑近看:“哇,你在画美女!”
    那人侧过脸看来者,尖嘴嘘了一声,黑夹克忙掩口,正好旁边有个白人男子起身离去,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黑夹克一屁股坐过去,小声说:“喂,我说韩诺冬,你画的这是谁?我怎么看着眼熟?不会是咱萧丹大姐吧?”
    韩诺冬眉毛一拢,瞪他:“张宏远,你眼睛是不是长屁股上了?”
    “哦不是啊,不是就不是,嘴那么损干嘛!那告诉我,是谁?”
    韩诺冬抬手就把纸揉成一团扔到旁边,捡起刚才未完成的图纸继续工作。
    张宏远撇嘴,又去拍他肩膀:“喂,你那么大的事儿都不告诉我一声!”
    韩诺冬依旧专注,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你小子行啊,去欧洲一趟原来是拿了个全球建筑毕设奖回来!牛逼啊,怎么不声不响的,怕我们宰你一顿啊,不是,我说大哥,全球就八个获奖的,你是其中一个,你还在乎这点饭钱?”
    张宏远越说越激动了,旁边有人提醒他小点声,张宏远忙说sorry,韩诺冬扔了笔,起身收拾东西往外走。
    张宏远偷偷把那张团皱的纸揣进兜里,跟在他屁股后面也出去了。
    韩诺冬也穿一身黑,是立领的黑色毛料大衣,这些年他个子又见猛了点,比张宏远高出一头,瘦高挺拔,可惜走起路来可见轻微跛足,深一步浅一步,他用雨伞作杖,在雨夜里击地铿锵,缓缓走到屋檐底下,夹着伞,点了根烟,张宏远就也跟过去蹭了一根。
    “是该找个机会吃个饭……”韩诺冬轻吐一圈烟,抬头见夜空里刷刷坠下来的银色雨针,却找不到月亮的影,“我可能要回国了。”
    “啊?!”张宏远大叫一声,难以置信地看他:“你……你要回国?”
    “嗯,国内有个非常有名的建筑事务所给我发offer了,我打算回去试试。”
    “可是……你在这里的工作室不是做得很好嘛!你这刚毕业不久,一年十多万澳币挣着,还想怎么样……你看我到现在还给我叔打工呢!再说,你现在又得了这个奖,你们工作室不得把你当爷一样供起来!”
    韩诺冬摇头:“得奖是个偶然事件,也是毕设时候的天马行空,工作还要看经验和见识,两回事。”
    “可你干嘛要回国呢?咱不都为了移民在这耗着嘛,你这条件多好,搁我身上,我绝逼光宗耀祖了!哎呀我去,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韩诺冬挑挑嘴角道:“落叶归根,现在中国也有很多机会。”
    “那萧丹怎么办,你看她一心考会计师,还想留在澳洲陪你呢!”
    “她是自己想留在这里吧。”
    “你可别这么无情啊,这几年她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
    韩诺冬推开张宏远的手指,浅笑:“那么,我这几年怎么想的,她应该也清楚。”
    张宏远忽然就生了一股无名火,握拳朝墙上砸:“哎,你这个人就是个怪胎!她哪点不好,上大学这几年一直照顾你,家里也挺好,现在也会打扮了,人也长好看了……至少配你个拐子还不是绰绰有余”
    韩诺冬眉心一蹙,目光冷凛,张宏远知道说错话了,只能咬着腮帮,掉头看别向别处。
    “我没说她不好,我也很感激她,可我和她毕竟不是一类人。”
    张宏远掏出兜里的纸说:“你和她就是一类人?”
    韩诺冬一怔,盯住皱巴巴的画中人,凝眉屏息,目露凶光。
    张宏远继续说:“你别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画的是谁,这几年来我一直看你画她,多少次我都想和你说,可我开不了这个口,你知道为什么吗?太他妈尴尬了!韩诺冬,从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对这种女人扛不住的,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么多年了,你他妈还惦记……”
    张宏远见韩诺冬脸色变得越来越阴鸷,忙住嘴,换了话头,又说:“你不回国你不知道吧,你爸这么多年也不跟你联系吧?可这几年我每年都回去,一回去就能见着你爸,还有你那个后妈……和你弟,你应该知道他们有个小儿子吧,那小孩都上学前班了,他们一家三口真的很好,所有人没有不羡慕的!”
    韩诺冬面上不动声色,只是眉梢上扬,似有讽意:“哦是吗?”
    他当然知道他们有了孩子,就在他出国不久后听他妈说的,当初他妈还给他盘算过一番——
    “你也晓得你爸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怎么管你了,还是个儿子,有的花了,大钱都在那头身上,你更得不了什么,我呢,也没那么多钱,还得背着你叔叔攒点给你,所以你自己能争点气拿到奖学金就念下去,拿不到就想办法回来念,把你爸给你出国的钱留着,将来买套房,也算不愁了。”
    此刻,韩诺冬正抽烟,在烟雾里眯起眼来,眼底肌肉突突颤着,忽然歪着嘴笑了,摸着下巴说:“那不正好,我得回去和他们团聚,跟我的亲弟相认。”
    张宏远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说:“兄弟,我真心劝你别玩火,你有大好前途,还有真心待你的女人,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都有了,还想怎么样?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还找不到吗?你就算看不上萧丹也不能去搞……别回头,松开手,行不行?”
    韩诺冬没再说话,叼着烟,转头冒雨独行而去,张宏远在后头喊:“我开车了,我给你送回去吧!”
    韩诺冬没回头,深浅跛行的修长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里。
    张宏远狠狠骂了句操,掉头跑回泊在路边的车里,车后座坐着的萧丹正回头张望:“哎?诺冬他怎么了?你俩吵起来了?”
    张宏远启动汽车,一脚油门踩下去,烦躁地说:“他发神经要回国!”
    “啊?”
    “就为了这个白月光!”
    张宏远把纸团扔到后座去,车内灯光暗,萧丹摊开也看不清,只隐约看出上面是一个女人的轮廓:“这谁?”
    张宏远话到嘴边没说出来,憋回去道:“谁他妈知道,他初恋吧!”
    ************************
    下一章,小韩回归了!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