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门口拴着几两手推车和三轮车,车上乱堆着卖菜的菜筐,里里外外到处都是烂菜叶,傅末丽往里面走,看前面办事处的门开着,里头坐着一男一女两警察。
    男的瞅着眼熟,傅末丽认出是昨晚送自己回来的那个小张,她朝他点点头,那人板着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朝墙角一努嘴,傅末丽就看见顾明成坐在那边的长凳上翻卷宗。
    他穿便衣,蓝色衬衫和西裤,紧致利索,但他似乎并不在意外表,青黑胡茬还是没剃,沧桑显老,但也透着男人十足的狂野,尤其此刻,重新接上假肢的样子使他也看起来那么正常,他看了一眼傅末丽,面无表情地又收回目光,傅末丽便颠颠跑过去坐到他身边。
    她刚坐下,就注意到对面墙根底下或蹲或坐着几个人,明显是两方斗殴,一方是几个彪形大汉,一个个仰着脸,直勾勾盯着傅末丽笑,还有一方是几个外地小贩,农名打扮,明显伤得不轻,脸和眼睛都红肿淤血,衣衫不整,瑟缩着脖子,有一个还打破头了,血迹干硬,黏着头发贴在额上,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无精打采像得了病。
    有个魁梧警察从外头走进来,腰上别着的钥匙和手铐叮当直响,他不看两个办事的警察,倒是直接走到顾明成跟前,看了一眼傅末丽,又回过目光对顾明成低声汇报:“顾队,外头来了几个市政建的,兄弟们也不敢怠慢,好像都是老许的人……”
    “哪个老许?”
    “就是那个许景琛。”
    旁边的傅末丽听见这名字本能觉得刺了一下,刺得甚至让她有点发晕,这个许景琛是多年前那个艳粉街混子头许景琛?
    说落了一半,就听走廊一阵聒噪,来者不善,带头的那个晃着肩膀就进来了:“小张,你这才升上去就忘本啊,多大点事儿啊,你看你,怎么,还有人给打残了吗?”
    顾明成认出来是负责城管执法的老赵,这人早年跟许景琛一起给市政建要账赶钉子户的,有次还用装甲车狼狗队去强拆,砸伤砸死多少无辜平民不说,还把后来上访举报的人给打成二级残废。顾明成下意识皱眉,傅末丽注意到他神情微妙的变化,下眼睑微提,腮肌线条绷紧,他在磨着后牙槽。
    旁边的女警不耐烦说:“我们这还没审呢,你先出去等一下……”
    这人一伸手就一耳光,结实地打在女警的脸上,动作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怔住了。
    “我他妈跟你领导说话,你个娘们儿插什么嘴呢……不就打了几个卖菜的吗?知不知道他们本来就非法占地?让他们别到处摆摊难道不对吗?这事儿还用我给老许打电话吗?你们警察这点道理不懂?”
    小张忙站起来拉开他一些:“哎哎,老赵,你这干嘛呢……这是派出所,不是你们城管执法队!”
    傅末丽看那女警的脸微微泛起手指印,眼圈都红了,嘴唇不住发抖,也许因为最近都在琢磨演女警的原因,她不免有了代入感,一股热血往脑子上顶,还错觉以为自己真会跆拳道呢,刚要跳起来给那人一脚,旁边的顾明成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大但穿透力强,底气也足:“姓赵的!你跑这撒什么野?袭警属于犯法,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铐起来!”
    这时那人才转过头来看顾明成,一双三角眼瞭起,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不过很快,堆起一团笑:”哎呀,老顾啊,你看看我这眼神儿,愣是没瞅见!怪我,是我嘚瑟了!”
    说完,他自打了一巴掌,也挺响,走过来拍顾明成肩膀,不经意似的踢了踢他那条金属假肢:“大英雄啊,我怎么能不给点面子!连老许都说,这人腿废了,怪可怜的,政府得想办法照顾一下啊……”
    顾明成一把拍住那人搁在肩膀上的手,一抓一拧,直接把他手指头掰了过去,那人脸色立刻白了,傅末丽看不大明白顾明成这一招的发力点在哪里,倒是看这人的腿在哆嗦:“哎呀!你警察打人!”
    跟来的人要上去揍顾明成,被旁边魁梧的警察和小张强拉开了,双方各自劝,哎,顾队,老赵,算了!算了吧!
    顾明成这才放手,老赵忙揉着手指头,狠狠瞪着他来了一句,你等着!死瘸子!
    顾明反倒轻哼一声,只上下唇翕合,吐出一个字:“滚。”
    旁边警察赶紧推开老赵:“走吧走吧,把顾队惹火了,你今天也甭想捞你的兄弟!”
    那人灰溜溜啐一口,一摆手,领着手下扭头就走了,他没想闹大,毕竟在派出所不好看,只是没想到今天点背,碰上了克星顾明成!
    屋里气氛也变了,刚才蹲在墙根的小喽啰这下全没了气势,耷拉了个脑袋不敢再东张西望,案子审得也顺利了,几个人合伙掏了点钱给农民小贩包了医药费,这事也算完了。
    傅末丽跟着顾明成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他只穿一件黑色夹克,下台阶时腿很僵硬,傅末丽忙上去扶了他一把,他没挣开,傅末丽就一直把手搁在他胳膊肘里,两个人贴着走了一段,顾明成说:“傅末丽,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没事来看看你不行吗?”
    “看了一下午了,也该够了。”
    “我看你,怎么也不够。”
    顾明成侧过头看她,黑暗里的眼睛亮若寒星,有困惑也有烦恼:“傅末丽,你到底想干什么?”
    傅末丽笑,但她带着口罩,只能看见口罩上面两条弯弯的眼睛,忽然眸光一闪,指着顾明成身后:“呀,老边饺子!我想吃了!顾叔,你肯定也饿了吧,咱们先吃点饭吧。”
    顾明成被她拽了两下,不由地跟着她挪了几步,拧着眉,只好跟她一起走向那家饺子馆。
    这时候正好是饭点,饺子馆里生意很好,人声鼎沸,热气蒸腾,傅末丽问,有没有包间,服务员说,包间都满了,顾明成说,算了吧,我们换一家。
    傅末丽执意还是留下,于是二人被带到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你不怕被认出来吗?”顾明成坐下就点烟,几乎成了习惯性动作。
    “没事,我有这个。”傅末丽从包里拿出一副红框眼镜戴上,再压压帽子,看起来像个学生,“一般情况认不出来,而且,顾叔,我还没红到大街小巷的人都能认出来的地步!”
    顾明成在烟雾里眯眼看她,她今天没化妆,脸颊素白,有淡淡腮晕,黑瞳亮眸在镜片后闪闪发光,嘴唇圆薄,还带着点小时候的模样,头发绑着马尾束在帽子里,帽檐遮住额头,盖下一片阴影。她穿宽松V领白毛衣,露出狭凸锁骨,袖口卡在虎口处,只能瞧见涂着黑色的指甲和纤白手指,黑白搭配的给人一种视觉对比感。
    她发觉他在看自己,抬起眼睛冲他微笑,他又迅速转移目光,掉转到窗外。
    两个人点了两屉饺子,三鲜和牛肉,又叫了两个菜,傅末丽说,我们重逢相聚,你陪我喝点酒吧,顾明成犹豫了片刻,叫了一瓶啤酒。
    傅末丽笑,怎么,顾叔,你怕我们喝多了会把持不住?
    顾明成皱眉,抖抖手里的烟灰说:“你别胡说。”
    傅末丽伸手把他的烟盒拿到手里,掏一根出来搁在鼻子上闻,又伸手要打火机,顾明成不给:“你还是不要抽烟了,女孩子抽烟不好。”
    傅末丽没理他,从自己包里掏出打火机点了,轻轻吐出烟雾,冲他抿唇一笑:“顾叔,我不是女孩子,我是女人了。”
    顾明成皱眉,把手里的烟掐了,又抬起眼睛看傅末丽,往椅子背后靠:“我知道你回来是拍戏的,我看了你的新闻。“
    “哦?这么说,顾叔还是关心我的。”她笑了,笑的时候露出好看的白牙,奇怪,她抽烟,牙齿还能这么好看。
    顾明成挑起眉毛问:“你怎么不去看看你爸爸,他也挺关心你的。”
    傅末丽哼了一声:“他都结婚有孩子了,我还去打扰他的生活干嘛。”
    “我不是也一样吗?”
    傅末丽顿了顿,看着他的眼睛垂下去,她把烟掐灭了,这时候,饺子上来了。
    ************************Щωω dìāи Ρο⒈⒏dìāи ЦS
    他们都吃肉了,我们离吃肉还会远吗嘻嘻!
    不过这篇确实会比先前那些文慢热一点点~
    谢谢大家耐心等待了!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