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姐的男朋友们大多都有一个符合人设的外号,活泼贫嘴的叫皮猴儿,高高壮壮的叫大熊,桃花眼染头发的叫金狐,清高有洁癖的叫老猫……我不是第一次跟他们出去玩,只是这一次我颇来兴致地把拿他们跟陆绍礼比,愈加觉出陆绍礼的独特来。
    “那绍礼哥哥的外号是什么?”我坐在陆绍礼的车后座,探过身子,问副驾驶的阿姐。
    “果子狸。”陆绍礼替我姐回答了。
    我咯咯笑起来:“你长得也不像啊!”
    阿姐哼了一声:“谁说一定要像,脾性像就可以了。”
    “果子狸什么脾性?”
    “花心风流。”
    陆绍礼忙打断:“怎么胡说八道呢,小妹,你别听你姐的……”
    “你怕她误会吗?”
    阿姐这句单刀直入,也像漫不经心脱口而出。
    陆绍礼没说话,只一手摆了方向盘转弯。
    我竭力打破沉默:“那……为什么没人叫你外号都叫你陆哥?”
    “他最老喽。”阿姐一直看向窗外,但我知道她的心思完全不在窗外,气氛似乎有点尴尬的僵持,我退回座位,怀疑他们是不是闹别扭了,但也说不好,于是决定还是闭一会儿嘴。
    人群里有个生面孔,高高瘦瘦戴个墨镜,经介绍是老猫的表弟,这几天来玩的,再一细听,竟只比我大一岁,人家去年高考高分进的华南理工。
    “小妹,你也要加油啊!”老猫得敕地指指他表弟:“将来跟我弟做校友吧,互相还有个照应。”
    我不屑地看那人,短发,白净,穿迷彩短裤和骷髅图案的短T,底下趿着一双黑色夹脚拖鞋,高额高鼻梁,黑色镜片后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冲我翻白眼,话不说一句,实在傲慢,但又不能不给他哥面子,我只好敷衍:“啊我争取,我争取。”
    陆绍礼在旁打趣笑:“老猫不讲究啊,说好不带家属的……”
    老猫指着他笑:“不带家属,你怎么来了?”
    大家马上意会,立刻又哄笑起来,阿姐拍拍那个猫表弟说:“欢迎弟弟多和我们出来玩,尤其要和白夕白交流交流,她马上也要上考场了,你得多传授她一点考试经验啊。”
    老猫替他弟弟说话了:“那还用说!使眼色,话里有话,我怀疑这只老猫不安什么好心。
    好在这位猫学霸不怎么烦我,要么在沙滩上帮着一起搭帐篷,要么就是在烤炉前忙碌食物,搞得我又懒又不懂事似的,尤其阿姐还拿我对比:“你看看你学哥!”
    我无奈,只好拿起一串肉跟他一起烤,眼睛却早飘到海滩上,陆绍礼和阿姐正跟大家玩排球。
    谁能想到脱了西服的陆绍礼身材能那么好,胸膛坚实,腹肌平坦,长腿有力拔跳,金色的皮肤在金色的阳光里闪闪发亮,他接过阿姐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热了,脱掉上衣,招呼大家下海去玩。
    于是我看见阿姐又露出她那件红色三点式比基尼了,那件衬她再好不过,只是现在的她在这红里更有韵味了——双乳丰满有沟,臀片浑圆而翘,纤腰曼妙,肌肤是又白一层,我敢这么说,只要她走过的地方,没有男人不回头看她的,就连女人都忍不住奉献妒羡目光,所以她这么一露,她的男友们没有不鸡血往上冲的,我看她只伏在陆绍礼的背上,笑着跟他一起在水里扑腾,泛起白星浪花,层层叠叠,摆荡,翻滚,我的心也跟着晃动不安。
    “喂,我说,你烤糊了!”
    我一惊,低头看手里那串黑乎乎的东西,早不是肉串了成煤串了,气得直接扔掉,瞪旁边那人一眼:“我也要考试了,你别烤糊了烤糊了,听得人烦不烦,乌鸦嘴。”
    那人转头看我,眼睛从墨镜上头瞧过来,我做好跟他大吵一架的准备,于是不看他,等他反攻,可他竟也没骂我,继续回过头摆弄肉串。我也懒得理他,于是我们互相不说话,一直等到有人上岸朝这边走过来。
    是陆绍礼。
    阿姐不在她身边,她去哪了?
    “辛苦了,你们歇一会吧,我来烤。”
    他走到我跟前,浑身湿漉漉淌着水,从眉毛到脸颊,顺着他的喉结、胸膛直流到腹下,深蓝色的泳裤前兜着鼓鼓的东西,我眼贪,多瞄了一会儿,再抬起眼睛就看他一直勾着嘴角看我,黑瞳灼亮。
    “小妹怎么不下去游泳啊?”
    “我不会。”
    “怎么可能?”
    “我真不会,我家里就我不会游泳。”
    “走,我教你。”
    “我学了好多年了都学不会,你不怕我笨?”
    “数学题都会了,游泳比数学简单。”
    “是吗?我觉得那也是因为你厉害啊……”
    我说不下去了,想笑。
    陆绍礼伸手握住我手腕,湿的,热的,我的脉搏蹦得不正常,大概泄了底,他浅笑:“嘴巴这么甜!”
    我的泳衣没阿姐那么抢眼,黑底花色分体装,但也露出前胸后背一大片皮肤,胸嘛挤一挤还是有的,屁股呢扭一扭也是紧的,我没阿姐白也没她高,但也比她瘦比她年轻。
    人在岸上如火烤,入了海里如冰冻,我一进水里,全身沁凉,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捏住他的手:“绍礼哥哥,我有点怕……”
    “这多浅,怕什么?抓紧我,没事,放松。”
    我贴着他的胳膊,半身浸在水里,半身黏在他身上。
    “看,适应一下就好了。”
    他已经在水里腾空漂浮,而我却还死死抓住他不放手:“绍礼哥哥,别,别嘛!”
    “没事,你试着游一下,我扶着你,你沉不了。”
    他从水里站起来,扶住我的腰腹,而我则试着松开腿,让自己悬在水里,双臂划水,双腿腿推水,他便马上表扬我:“对了,这样就对了,你看,很简单对不对?”
    我练习基本动作,但还是在感觉陆绍礼要松手的一瞬间而尖叫乱扑腾,他一扶我,我才又上来,牢牢抱住他的腰叫:“啊绍礼哥哥,你不能松手啊!我吓死了!”
    陆绍礼笑:“你不要太紧张,其实你刚才游的时候我根本没施力托你,你都是心理作用。”
    “我还是怕……”
    “小妹,你不能怕,越怕越学不会。”
    我抬头看他,水光摇曳的眉目,紧抿的薄唇,胸膛和臂膀间是属于男人气息的硬朗和性感,我越看越觉浑身发软,只得时不时叫一声,唤他注意,他便从后面游过来圈住我,或从前面揽住我,我抓着他的手,脸也贴在他胸前,嘴唇无意碰触那两个敏感肉点,他低头看我,我的手就埋在水里。
    他微微一摆就避开了我,我笑着扑腾他一脸海水,他也回应我,可我在水里实在不得优势,被他灌了几口水,又咸又苦,鼻腔里都是,我噗噗吐水,几次想抓他,可他像一条鱼,滑溜,冰凉,一圈圈,他从水底下捉住了我的脚,我痒得后栽进水里,险些又喝一口,他拥住了我。
    那东西就顶在我的臀间,水里是另一个世界,谁也看不见谁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流了水,想回应,水中又失力,软绵绵靠在他身上,低头张口,轻轻咬他手臂,齿间发力而舌头舔弄,再拉过他的大手,覆在我胸前,想他捏我的乳。
    他在我耳边吹了口气:“小妹,你会游泳对不对?”
    我没说话。
    “你骗我。”
    “那你生气吗,绍礼哥哥?”
    “是你姐让你这么做的吗?”
    他松开手,一扭头钻进水里往岸上游去了。
    我无法,也只好跟过去,游得慢,半天才上岸,跳着脚拍耳朵里的水。
    大家此刻全都坐在棚里围桌吃东西了,阿姐也在,她坐在墨镜猫弟旁边,喝了酒,杏眼朦胧,脸色绯红,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也不敢说什么,接过皮猴儿哥哥给我的肉串坐在旁边吃,大熊哥哥怕我冷,还给我披了个毛毯,而陆绍礼则不知去向。
    “陆哥呢?”
    终于有人问,我摇头,看众人也一脸迷茫,阿姐回答:“刚看见他上岸就往卫生间那边去了……””靠,这小子穷讲究啊,撒个尿还要去卫生间,直接在海里……”
    我听完这句差点吐了,倒了胃口也不想吃了,只能拿瓶矿泉水跑到一边漱口,哎,我早该想到的!
    可转念一想,陆绍礼去卫生间难道是因为……他有了生理反应?!
    男人这时候都要撸一发吧?想到他那硕硬之物在瘦长指间翻滚摆弄,而他想的可能是我,我便浑身燥热,一抬头,看见那人往这边来,他竟换回了衣服。
    我不敢再看他,只得转身往帐篷里躲,帐篷内乱堆衣物和毛巾,我只好寻了个空处躺下,又把毛毯蒙在脑袋上,想睡觉又睡不着,想着阿姐跟陆绍礼的做爱场景,自己也有了感觉。
    手不自觉伸进泳裤,在腿间软绵凹处寻到肉珠一粒,手指揉动,刮磨,想阿姐的叫床:“舔我啊……啊,我很舒服的。”
    他一定顶得很深吧,是平日里手指到不了的地方,弄得她汁水喷射,他也低头咬她的蜜穴,啃噬肉珠,再一点点,舔干净她的爱液。
    我忽然就来了一阵快美,禁不住呻吟一声,就在这时,帐篷内某处发出古怪的声音。
    我猛地睁开眼睛,扯开头上的毛毯,循着声音看去。
    ******Щωω dìāи Ρο⒈⒏dìāи ЦS
    你们猜是谁?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