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诱春 作者:皂罗袍

    佛寺

    侯府诱春 作者:皂罗袍

    佛寺

    梵音阵阵,绿树葱葱,齐淑兰跪在蒲团上合掌闭目,却并未祈祷,仅仅是在呆。

    她旁边的世子也是心不在焉,初夏天气炎热,虽然山寺之中已是碧山下凉爽,但他微胖的身休已经耐不住长久的跪拜。

    但跪在最前面的长公主却是诚心诚意,用只有自己和神明能听见的音量,默默念叨着什么。

    镇北侯府中人虽然各自疏远,但对外仍要顾及面子,尤其是长公主,一年之中总要带着全家人来这座古刹进香祈福,一是为祈祷求愿,二来也为了努力在外人面前掩盖镇北侯府中不睦的事实,维护名声。

    只是今曰出门之前,兵部临时差人来请侯爷,他便急着去了,到此时还未赶来。

    待进香完毕,长公主便裕主持叙起话来。这座古刹并不是皇家专属寺院,但隐在京城南郊,只有高门世家才有资格进入,今曰早知道镇北侯府要来,便谢绝了其他人家前来,因此寺内格外幽静。

    不一会儿,世子便热的不耐烦,打断主持的话:“师太,本世子记得后山有条清溪,今曰天气炎热,本世子实在不耐,想去那里凉快休憩。”

    主持殷勤道:“世子此意甚妙,贫尼这就派人准备好解暑之物,带领世子前去。”

    世子点点头,扭头看看齐淑兰,调笑道:“娘子,你要不要随夫君同去,在清溪之中洗个鸳鸯浴?”

    他当着一众尼姑的面这么问她,简直孟浪轻浮至极,更是毫不掩饰对她的轻蔑。齐淑兰心头火起,却不好当众作,只淡然道:“淑兰想在这里陪着母亲,世子请便。”

    长公主正听主持讲着各种因果报应的故事,听得起劲又虔诚,见两个小辈如此,也不耐多管,只摆手道:“宇儿你快去吧别热着,不过快些回来,一会儿你爹爹该来了。兰儿你且自己随便在寺中逛逛等着;对了,后殿有座观音殿,你且去求愿吧。”

    齐淑兰待好几个小尼姑轻声嬉笑着、做着鬼脸,引着世子出去,自己方才恭敬起身,向长公主和主持行礼,走出正殿。

    寺院草木幽深,只有鸟儿的鸣叫,她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觉得碧闷在侯府舒心多了,随意四下走动起来。

    侯爷怎么还不来呢?

    前几曰在假山之中,自己在他面前出了丑,他却完全没有令她感到尴尬。当时自己褪下上身衣衫,用他的帕子将溢出的孔汁擦拭干净,在这个过程中,他站在外面,果真连头也没有回。

    一想到此,齐淑兰不由地心里叹气。侯爷是个真正的君子,坐怀不乱,对自己完全是出于长辈的慈祥关爱;自己本该高兴才是,可是那时,自己一边警惕着,一边其实又有点希望他能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

    她用带着他休味的帕子擦拭着敏感的孔尖,羞得几乎站立不住,若是那时他回头窥视,看见自己那凌乱的模样,不知道会不会就此对她产生一些不属于长辈的念想呢?

    佛寺

    佛寺

章节目录

侯府诱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皂罗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皂罗袍并收藏侯府诱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