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是啊,你不爱我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男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付絮有些尴尬。沈冬绪近段时间风头正盛,这种场合下和他提取衣服的事情,倒像是在套近乎,她只得抿唇笑了笑。

    只是她不套近乎自有人来套近乎,一个大腹便便的商场金贵笑吟吟的上前,一迭连晦涩的专业术语吐出来,一看就是做过功课的,不得不说马屁拍的很有水平。

    见到这番景象,又持续有几个人凑上去。

    总监在旁边看的着急,频频跟付絮使眼色。

    沈冬绪对付絮也算另眼相待了,先前还主动要求加她微信,可没见几个女生能有这待遇。

    付絮微微摇头,做了请的手势,意思是您自己上。

    总监瞪着她。

    付絮吐了吐舌头。

    也不知道沈冬绪说了什么,不多时他身边围绕的那圈人就散开了。

    霍城予徐徐迈步至付絮跟前,一身修身黑色西装,很符合其冷峻的气质。

    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兜了一圈,弯起嘴角笑,“你把头发剪了。”

    付絮摇摇头,“烫了卷发,看起来就短了。”

    霍城予盯着她的耳垂,意有所指:“我好像从没问过你这句话,你最好过的好吗?”

    付絮觉得有意思,“霍先生打算在这儿跟我叙旧吗?”

    霍城予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丝讥讽。他习惯性地把手伸到口袋里掏烟,意识到场合不对,又悻悻地放下,“上次你提的事……”

    付絮打断他,“没什么,我明白你的顾虑,不用放在心上。”

    她回想起那晚那声“小丫头”,心里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小腹突然阵阵抽痛,私处传来熟悉得黏腻感,十有八九是月经来了,让她有些焦急。

    当众出糗可不是开玩笑。

    她低声说了句“抱歉”,转身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手腕却倏地被一只大手用力攥住,霍城予面露不虞:“付絮……”

    “放开。”

    “……你无端端发什么脾气,和我说两句话都不行?”

    沈冬绪饶有兴趣的旁观两人纠缠,这时才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他隔开两人,俯身贴近付絮耳边:“这个男人在骚扰你吗?”

    霍城予皱眉:“骚扰?”

    他看上去像是会在大庭广众下骚扰妇女的流氓吗?

    沈冬绪没理会他:“我在问你。”

    付絮瞥见霍城予难看得脸色觉得好笑,解释道:“他是我朋友,没有骚扰我。”

    “朋友?”沈冬绪狐疑,“我看到他做出冒犯你的举动。”

    “以我跟她的关系,那并不能称的上冒犯。”霍城予悠悠的道。

    付絮不快的睨着他,“请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解的话,霍先生。”

    “我……”

    “哦?”沈冬绪的心情似乎突然好了起来,他甚至亲自替霍城予倒了杯酒,“原来是迈锐科技的霍总,抱歉我才认出来。”

    付絮舒了口气,“你们聊,我去处理点私事。”

    待她收拾妥当,擦着手上的水珠从卫生间出来,沈冬绪分明是专程等候的姿态:“付小姐,能聊聊么?”

    他倚靠在桌边,端起玻璃杯轻轻呷一口酒。

    “嗯?”付絮端正表情,作洗耳恭听状。

    他却只是弯了弯嘴角,高深莫测的看着她,半晌没说话。

    直到这时候付絮才真正看清他的长相;双目斜飞,薄唇微抿,怎么看怎么薄情。

    与之相反的是会场内的另一个男人,生着一双桃花眼,看着你的时候柔情脉脉,嘴角笑意温存。可时光荏苒,岁月枯荣,渐渐明白他眼里根本没有你。

    付絮的父亲是个极为高傲的人,他不满意这辈子娶到的是付母这样平庸的女人,对她的样貌、工作、性格诸多挑剔,连带着也不喜欢她生的孩子。

    付絮从小听得最多的就是父亲对家庭,对妻女的抱怨。到了霍城予这里,她尽量适应他的习惯,满足他的喜好,不断磨平自己的棱角去顺从面前这个男人。

    可她也明白一味的迎合讨好并不能换取他的尊重,霍城予跟她摊牌的时候,她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啊,果然如此’。

    是啊,你不爱我。

    是啊,你不爱我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