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霍城予和他的新欢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夜色四合,现在的人睡得越来越晚,付絮从灯火辉煌的街头回到家里。她将披散的长发随意挽起,重重地倒在沙发上。

    今天着实有些累了,下午回公司时得知手底下一个名叫艾丽的小妹受到离职员工的蒙骗,误把给客户的策划案泄露给了那个人,结果现在流传到了竞争对手手中。

    总经理在会议上把她和总监一顿痛批,责令他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安抚好客户,并且在下周前必须重做出一个新方案。

    总监独自抚养着一个六岁的女童,不方便在公司熬到太晚,最后只剩下她和那个新来的小姑娘艾丽,在办公室忙到快10点才堪堪有了新策划的雏形。

    小姑娘对此很不安,想请她吃夜宵赔罪。她其实毫无胃口,只想尽早回家泡个热水澡睡一觉,但想想还是同意了。

    霍城予曾经说过她的性子太好拿捏,不适合做需要圆滑、“两面派”的财务。

    那时她问他:“霍总是对我工作上的表现不满意吗?”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不是说你做的不好,也不是说你能力不够。只是你的性格更适合从事教育咨询业,或者设计类的工作。”

    付絮抿了抿唇,没说话。

    霍城予笑道:“当然你不工作也没关系,我现在赚的钱随你怎么花都够。”

    怎么花都够。

    付絮扯了扯嘴角,揭过搭在沙发靠背上的毛毯盖住自己。

    她原本只是想稍微歇息一下,没成想直接昏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是活活冻醒的。

    她咳嗽着从沙发上起身,感觉上呼吸道有些感染,从抽屉里找出几片消炎药就着温水吞了下去。

    晨曦透过全景巨幅落地窗笼罩在她身上,付絮抬头看去,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红彤彤的晃眼。

    她花了二十分钟洗漱,又煎了两个鸡蛋做成三明治,吃完以后一看表,距离上班还有近一个半小时,时间富裕的很。

    从前和霍城予同居的时候,住处跟东辰大厦离得太远,九点钟上班六点就得起床,一年多时间日日如此,生物钟早就养成了。

    她对着镜子练了会儿瑜伽,不多时就出了层薄汗。身体略感松快些,她换了套衣服出门。

    塞车的间隙,付絮发现微信有几条未读信息,她一一点开。

    是昨晚11点左右收到的。

    潘潘:絮,睡了吗?陪我聊会儿天。

    潘潘:霍渣新找了个小女朋友这事儿你知道吗?

    她思索了几秒,回复:不知道。

    潘潘:!!你终于肯回我了!

    潘潘:快拍张照片给我看看你的眼睛还好吗?

    她:……我没哭。

    潘潘:不阔能,我都替你哭了。

    她:我没哭,但是我病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我?

    潘潘蜜月旅行完回a市后,她们还没见过面。

    潘潘:小可怜!你等着!我明天!不我下午就去看你!

    跟她约好时间,付絮犹豫了下,点开跟沈冬绪的对话框。

    沈冬绪先是回复了上次的信息:衣服你先帮我收好,有时间我过去拿。

    过了两分钟,又发来一条:睡了吗?

    付絮啃着手指编辑道:昨天睡了呢沈总。

    谁知道沈冬绪秒回:到公司了吗?

    付絮:还没有,路上堵车。

    对方没再回复。

    付絮纠结了一下,还是礼貌的道了一句早安。

    沈冬绪发来一条两秒的语音,他的音色清哑而平稳:“早安,付絮。”

    一连几天,付絮都没有再和沈冬绪碰过面,来跟总监洽谈具体事宜的也换成了效达运营部的人。听说他最近在忙软件升级的事情,焦头烂额,没有多余的精力再管营销推广这一块。

    付絮多少松了口气。

    由于前次艾丽的纰漏,公司已经失去了客户信任。而她作为直属上司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赔礼道歉、安抚等善后工作也只能由她来做。

    这些年,其实她或多或少的沾过霍城予的光。有这么一位it界大佬当男朋友,无形之中提供了很多便利,她能在短短内一年内升职为广告客户部的副总监,不得不说也仰仗了他。

    现在他们分手了,听说霍城予身边已经有了新欢。她年轻、靓丽,比起暮气沉沉的付絮,那个女孩就像旭日东升下的花朵,越受人瞩目绽放的越艳丽。

    没有了霍城予这个通行证,付絮不可避免的发觉过去积攒的人脉,很多都成了通讯录上躺着的一个名字,失去了效用。

    ……

    这次得罪的客户叫陈怡桦,房地产企业老总的遗孀。她最近喜欢上了夜总会的一个男公关,有时间就会去那里找他。

    付絮在那儿蹲点了好几天,终于有了陈怡桦要来的消息。

    她疾步穿过走廊,在一个拐角毫无防备地看到了沈冬绪。

    他身边跟着一个中短发的女孩,瓜子脸,戴着紫色美瞳,半边胸脯露在外面。

    他背靠墙壁,站在一盏壁灯下方,莹润的灯辉下,英俊苍白的一张脸。

    付絮脚步略一停顿,止住了打招呼的念头。

    在这种声色场所遇到,无论他还是她,都挺尴尬的。

    她从他身边走过,沈冬绪低垂着眼眸,始终没有朝她看。

    (晚到的元旦祝福!要成为小富婆鸭!)

    霍城予和他的新欢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