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嫉妒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梵妮是安捷mro亚太区采购总监,霍城予确实跟她有点交情。

    他目光闪烁:“是你啊……”

    梵妮穿着会所提供的日式仙鹤和服,唇红齿白,笑起来十分炫目。她走过来和他握了下手:“霍总以为是谁呢?”

    霍城予笑了笑,没接话。

    “我来接梵妮和刘少他们一起打高尔夫,霍总是否有兴趣一起呢?”沈冬绪微笑着邀请道。

    霍城予与他目光接触了几秒,调整好情绪婉拒:“不了,我跟笑妍说好了要陪她一整天。”

    沈冬绪啧了一声,“看来霍总是真的很喜欢她。”

    霍城予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想想又放下了,他的语气颇为认真:“不喜欢她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呢?笑妍是个很可爱很优秀的女孩,有机会介绍给两位认识。”

    目送他们走出二楼的自动感应门,霍城予淡淡的看了眼护理室的方向,对前台说:“跟楚小姐说让她在这好好放松,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就先走了。”

    ……

    前台打电话说有人约见自己的时候,付絮就觉得有些古怪,等她在会客室见到人,瞬间明白了那个小姑娘欲言又止的语气是因为什么。

    她抚平衣服上因久坐造成的褶皱,“霍总找我有什么事?”

    她没有坐下来同他聊的意思,于是霍城予也站起身。他神色复杂,用一种笃定和理所当然的口吻道:“休半天假,陪我去个地方。”

    付絮扯了张纸巾擦拭洗手时溅到袖口的水渍,“哦?霍总需要我做些什么?”

    霍城予蹙了蹙眉,“时间不早了,路上和你解释。”

    “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她抬起头,他终于看出她隐藏的不太好的那丝不耐。

    他略微有些愣怔,又有些茫然无措,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付絮换了个说法:“公式还是私事?”

    霍城予凝视她几秒,猛地拽过她的手往外走。

    付絮倒是不意外他的表现,这人在她面前一向骄横霸道惯了。她神态从容地跟上他的步伐,不至于让办公区的一干同事看出什么异样。

    上车之后,无论付絮问他些什么,这人都一言不发,始终沉默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看着车子渐渐开离市区,驶往邻山,她心里那股不安感愈发强烈,隐隐意识到他要做什么:“霍城予!停车!”

    她气愤地瞪着他:“你疯了吗?!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霍城予眉头一动:“安静,别影响我开车。”他慢悠悠补充了一句:“我什么也不会对你做,你想的太多了。”

    付絮握紧拳头,真的很想往他脸上招呼。

    一小时后,看到熟悉的山地别墅,不堪的记忆纷纷涌现,她的手微不可查的颤抖。

    霍城予停好车,率先走出车库,付絮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跟了过去。

    进门后,霍城予脱去外衣。

    他里面穿着一件松石绿的针织衫,脖颈修长肩膀宽阔,额前的碎发温驯的垂落。暖融融的日光透过玻璃幕墙洒在他身上,这使他的脸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秀丽。

    他问她:“还记得这里吗?”

    付絮的脸涨得通红,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又匆匆挪开视线。

    怎么会不记得?

    她曾经被他关在这里囚禁了一个星期,最后还是用一种堪称耻辱的方式换取的自由。

    那时候两人的感情状况已经出了问题,付絮一直清楚他不满意自己,而漫长的陪伴和磨合也没能改变这种不满。

    彼时霍城予正在外省出差,她试探着提出分手,足足一分钟,只听见电话那头男人平稳的呼吸声,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付絮以为他需要时间考虑,就想等他回家再面对面的谈,结果行程结束后所有人都回来了,只有他连个影子都没有。

    这恐怕就是默认了。

    没两天,潘潘约她吃饭的时候带了个男人,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是潘潘特意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

    男人是位私企老板,相貌品性都不错,潘潘一直反对她跟霍城予这么耗着,找着机会就想赶紧让她脱离苦海。

    那个男人对她印象很好,两人后面又接触过几次,私下吃了两回饭,发现彼此脾气兴趣颇为相投,付絮是动了心思想长期发展的。

    半个月后霍城予却毫无征兆的回来了,付絮到家时发现地上放着两个行李箱,那人就坐在昏暗的客厅里,一脸阴霾。

    她心中惶惑,不知怎么的有些忐忑:“城予……”

    霍城予缓缓抬起头瞥了她一眼,语气还算平和:“我刚下飞机,还没吃晚饭,你换身衣服陪我出去吃。”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之前在电话里说的事情……”

    霍城予凉凉的睨着她:“吃完饭我们好好谈。”

    她看着他阴郁的神色,心里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有一章待修,过会儿发。)

    嫉妒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