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真yin荡啊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日料店里,霍城予点了很多菜品,自己却没动几口,他的视线一直若有若无的在她身上睃巡。

    这顿饭付絮吃的食不知味,心头总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怪异感。

    霍城予说:“在东辰还适应吗?”

    付絮停筷,轻轻“嗯”了一声。

    他点点头,并不是真的关心她的工作,所以很快转移了话题:“马上七夕节了,我给你准备了份礼物,等会儿带你去看看。”

    付絮低着头,沉默了半晌道:“这样下去没有意义,我以为你会很乐意跟我分手。”

    “这个问题从我回来起你已经说过两遍了。”他伸出手轻柔地拈去她嘴角的饭粒,眸底有种冷静的怒意:“几年的感情,你未免太急不可耐了。”

    付絮皱眉看着他,难以理解他竟然会用“急不可耐”这个词来指责自己。

    “吃完了吗?”他起身,“吃完了跟我走。”

    ……

    霍城予送了她一幢背山面海的豪宅,然后将她关在里面整整七天七夜,没收了所有能和外界联系的通讯设备。

    他白天待在公司,只有夜里才会回来睡觉。这个男人对她倒是很放心,或者说是笃定她不敢伤害自己,每每睡得毫无戒备。

    而其软禁人的理由万分可笑,他认为她故意趁他出差外省的时候劈腿别的男人。

    霍城予其实一早就回a市了,之所以这么多天不出现,就是为了跟踪她,看看她是否真的在和哪个野男人约会。

    付絮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有多阴险,有多变态。

    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软折磨”,她的父母甚至包括上司和朋友都极其信任霍城予,对于她的突然失踪,他随便编个理由他们都不会怀疑。

    付絮甚至觉得他可以狠心把自己关上一个月、两个月。

    她低声下气的哀求他放过,无数次解释和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实质进展,而且在此之前并不认识,她没有背叛他。

    那天霍城予起床不久,正在换衣服,闻言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端详,眼里渐渐燃起几簇异样的火光。

    他素了一个半月了。

    “让我做一次,你主动。”他低低的说。

    付絮呼吸一窒,下意识想挡开他的手。

    霍城予冷下脸:“不肯就算了。”

    他站起身,继续一枚枚往上系衬衣纽扣。

    付絮有些焦急,迟疑地去抓他的袖子,“可……可现在还是白天。”

    霍城予停下动作,眼底透出一丝笑意,很快被他掩藏起来,他不耐的道:“站到床上。”

    付絮咬了咬唇,听话地从床上爬起来。

    霍城予掏出手机给秘书发延迟会议的信息,一边用余光监督她:“脱衣服。”

    付絮被他漫不经心的羞辱弄得眼圈都红了。

    可她还是依言照做了。

    霍城予没再看她,他拉开裤链,从内裤里掏出粗长的肉棒缓缓撸动。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白皙,自渎的举动由他做来显得情色又优雅。

    付絮撇开目光,不想再看。

    脱到半裸,他强制性地把她的腿环在他腰间,那根灼热的肉物一下一下地戳着她的臀肉。她挣扎着想下去,霍城予低头惩罚性的在她乳尖上用力咬了一口。

    这一口用力颇猛,她不由轻嘶了一声。

    “还想不想离开这里了?”他问。

    拿这种事来威胁她,也太过分了。

    付絮不作声,用力把眼泪憋回眼眶。

    霍城予把她压在窗户上耐心啄吻,轮番舔舐两只雪白柔润的乳房,最后控制不住地蹂躏,下体重重地挺进,在肥嫩的阴唇间戳刺、逗弄。

    付絮的小腹酥酥涨涨的,心跳剧烈的仿佛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她不停地咽着口水,只觉得男人的身板又烫又硬,力量强势到不容她有丝毫的抗拒。

    霍城予忍得额头青筋直跳,稍稍拉开和她的距离,把人扔到宽大的布艺沙发上,自己扶着阳物坐在一旁。

    付絮撑着身体喘息不定,沐浴在晨光中的肌肤白得发光。

    他的声音喑哑:“自己爬过来,把它吞下去。”

    她错开脸,可又不能反抗他的命令,双脚颤抖地踩着柔软得地毯,带着下腹的阵阵潮意跨坐在他身上。

    小穴空虚的紧绞,逼肉麻痒,她扶着他的鸡巴对准穴口,插入后禁不住喟叹一声。

    太舒服了。

    她缓慢地颠簸起伏,粗壮得阳物在体内肆无忌惮地冲撞,触感鲜明到让神经止不住的颤栗。

    霍城予任她施为,毫不动作,一双眼眸光沉沉,带着些微的探究和审视。

    如果不是体内火热的肉物,兴奋跳动的脉搏,她甚至会认为他是冷淡的。

    付絮喉间溢出一声低吟,捧着他的脸讨好的亲吻。

    他掐着她的乳肉把玩,从他的眼神中泄露出这么一条信息:真淫荡啊。

    真yin荡啊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