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你真的很招人欺负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付絮红着脸,“你太……”

    他极慢地眨了下眼睛,绵密得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气息咫尺可闻。

    她的后半句话说不下去了。

    付絮想从他身下挪出来,可是大腿还被他压着,她气的用拳头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你……你从我身上下来。”

    沈冬绪偏了偏头,她对他怒目而视,黑眸含水的样子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

    他如实说道:“你真的很招人欺负。”

    付絮好生气啊。

    什么叫引狼入室,什么叫引狼入室!

    沈冬绪端详她片刻,捏着她的下颌扳过她的脸,开始身体力行的“欺负”她。

    她的体温很高,可是他的身体比她还要热,呼出的气体都是滚烫的。他的嘴唇贴合她的双唇,厚舌长驱直入,舔舐过敏感的上颚。

    付絮的小脑干有微的麻痹,她后背激烈地弹跳了一下,挣扎着想推开他:“唔……”

    沈冬绪置之不闻,一只大手延着腰侧上移,掠过嫩嫩得乳尖……然后把她的衣服拽了下来,盖住肚皮。

    衣服穿好后,付絮反抗的力道微弱不少。

    沈冬绪弓起背部,他很享受这种唇舌相抵、相濡以沫的感觉,可是胯下的生理反应让他有些困扰。

    他闭了闭眼,一把攥住付絮在他腰间乱掐乱拧的小手,起身背靠着墙壁微微喘息。

    付絮的嘴唇被吸得发麻,她颤巍巍地指着门口,“沈冬绪你这是耍流氓!你出去!”

    沈冬绪淡淡的道:“你这是过河拆桥。”

    不过他还是起身离开了房间,还顺便带上了门。

    室内彻底陷入黑暗,付絮愣了一会儿,摸索着用被子盖住自己。

    过河拆桥……

    也对,是她问他要不要在床上躺一下。

    她用手背盖住眼睛,觉得自己真是糊涂又荒唐。

    ……

    付絮睡得很沉,闹铃响了三回才把她唤醒。她起床的时候甚至有些怔然,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个时间段,应该做些什么。

    乳罩还松垮垮的挂在肩上,付絮把手伸到背后扣好,脚步虚浮地走出房间。

    沈冬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半边身体沐浴在温柔的晨曦当中,侧颜轮廓泛着淡淡得金光。

    他听到声响,扭头瞥了她一眼,神态很镇静:“你醒了,身体舒服点了吗?”

    付絮咽了下口水,险些以为自己又回错家了。

    她斜眼看到阳台晾晒的衣物,终于确定这是自己的小窝。

    他没走吗!

    昨晚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付絮有些不能直视他的脸,她敷衍地点点头,索性走到阳台收衣服。

    皮鞋踏在地板砖上,“答答”得脚步声临近,沈冬绪跟在她身后,他个子高得多,不需要摇低晾衣架就能取下衣物。

    其中包括她的内衣裤。

    他把那堆衣服抱到床上,竟然开始一件一件的折叠和整理。

    面对他这般“贤惠”的表现,付絮有点接受无能。

    尤其是他用指尖挑起黑色蕾丝文胸,目光微凝的时候。

    付絮急于打破目前这种怪异的氛围:“你昨晚在客厅睡了一宿?”

    沈冬绪低着头,“嗯。”

    付絮一时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他走到她面前,微微顿了一下,撩开她颈侧的长发:“请个假休息两天吧。”

    她摇摇头:“我已经没事了。”

    沈冬绪抿了抿唇:“待会儿我送你上班。”

    付絮喉咙发堵,第一次觉得自己残忍:“沈总,我考虑过,我们不合适。”

    沈冬绪抚弄她长发的动作僵住了。

    看着他双眼流露出失望和黯然,她的胸口竟然生出了一丝疼痛。

    诚然他是个青年才俊,可他也太年轻了,年轻到她不敢相信他对一段感情有足够多的慎重,年轻到她没有信心和他安安稳稳的走下去。

    “我对你没有任何了解。”她蹙了下眉:“你的喜欢……太轻率了。我不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了,如果我和男人交往,必然是以结婚为前提的。”

    沈冬绪抬了一下眼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以结婚为前提?”

    (不要觉得小沈太唐突哦!二絮的第一次在很早之前就给了沈。)

    你真的很招人欺负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