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你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付絮的脸一阵燥热,她还来不及说什么,门“咔嚓”一声从外打开,霍城予顿住脚步,锐利的目光直直地射在他们身上。

    “我用下洗手间。”她并不想跟这个人有什么工作之外的交际,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

    沈冬绪说:“等你收工了,我们去海边走走。”

    “……好。”

    付絮从洗手间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霍城予站在拐角处。明晃晃的廊灯打在他脸上,将这人的五官照的一片模糊。

    他分明是故意在这里等她,可当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什么都不说,连目光都只是短暂掠过。

    付絮只当自己会错意,加快脚步准备从他身侧走过。

    “你很喜欢那个男人?如果他不是IT新贵,而是债台高筑的流浪汉,你还会喜欢他吗?”

    她蹙眉,“你想说什么?”

    霍城予的表现相较数日前要平和的多,却也无耻的多,“离开我以后,你烂桃花泛滥的厉害,而且还是新旧交替。”他淡淡的笑了笑,“我看见了,真的很不开心。”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他踏前一步,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你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呢?”

    他眼底的妒恨看的付絮心惊,在一起的这些年,他从来没有提起过这点,她一直以为他不在意。

    “你有处女情结,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她不适地将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我不是会死缠烂打的人,何苦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霍城予攥住她的手,捏着她无名指的指根细细摩挲,他的笑容看的人心底发怵,“嗯,我真应该早点看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

    付絮蓦地甩脱他,快步离开。

    你说你厌烦了我,那是什么时候呢。

    你说你爱我,那又是什么时候呢。

    ……

    付絮在腥咸得海风中缓缓蹲下身,夕阳西沉,余晖映照着天际,气温已经降了下来。她脖颈修长纤细,从背后看,给人一种易折的脆弱感。

    沈冬绪在距离她一步之远的位置站定。

    她漫声开口,声调压的很低,“我总是在意你们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足够多的喜欢我,能不能最喜欢我?但时间总有机会让我明白,你们或许是喜欢我的,但心里永远有比我更好更重要的存在。

    沈冬绪,我和霍城予在一起六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送我一枚戒指。三年前我们订婚,戒指还是他父母准备的。”

    她半晌无声,剩下的话被咽进肚子。

    沈冬绪侧头看了她一会儿,过来将手插入她的两肋,试图把人拉起来。可付絮蹲的太久,腿都麻了,她一个踉跄干脆把他也撞倒在了沙滩上。

    汹涌得浪潮一波接一波袭来,沈冬绪忍耐地闭了闭眼,揽着她的腰坐起身。

    付絮很郁闷,“你怎么不说话?”

    他仰着头,“太生气了,不想说。”

    “你气什么?”

    “气你把那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我却像个傻子一样努力了那么久。”

    “我不明白。”

    付絮坐在他怀里,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因发声上下耸动的喉结,没料到他突然用下巴重重地嗑在她鼻尖上。

    她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你做什么?”

    沈冬绪冷哼一声,把外套披在她肩头,然后拍拍屁股起身,“天黑了,回去吧。”

    付絮牵住他的两根手指,满腹纠结地轻轻摇了摇,“不回去了,我们找家酒店开房吧。”

    沈冬绪像是没有听清,神情淡淡得睨着她。两秒后,他的眼神蓦地深沉了下去,“你说什么?”

    付絮呐呐的,有些后悔于自己的一时冲动。

    他反手攥住她,指节无意识<a &quet="_blank"></a>发力,“走吧,我开车。”

    (啊啊啊今天八成能再更一章肉)

    你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