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愿意成为我的沈太太吗?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付絮沉默了很久,“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歪头回视他,很轻的笑了一下,“可惜我们的感情没有撑到这天呢。”

    霍城予的眼底是一片晦暗得情绪,她站在门口,以一种警惕防卫的姿态把他挡在门外,挡在她和沈冬绪的爱巢外。

    他说:“是我的错。”

    从相恋到分开,这个男人在她面前似乎总维持着副俯视的高姿态,以至于他低着头向她乞求原谅的时候,付絮心里升起股怪异的情感。

    不是感伤,不是快感,只能用怪异形容。

    “其实你不用因为是你主动提的分手而跟我道歉。”她想了想,“两个人没感情了,协商分开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半晌没有出声。

    付絮做好了关门的准备。

    霍城予忽然向前迈了半步,一手撑在门框上,“如果那天我没有提出来,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

    她摇摇头,“我是个害怕改变的人,如果你不说分手,我大概会这么一直耗下去。”

    霍城予的呼吸吹拂在她头顶,带着浅淡的酒味,她抬眸看着他,“听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可以离开我家了吗?”

    她看不懂他的表情,也没料到他接下来的动作。霍城予揽着她的腰把人从门里带了出来,然后“啪”<a &quet="_blank"</a的一声关上门,把人重重地压在门板上。

    她慌乱了一秒,嘴唇很快被人用力吻住了。

    她愤怒的情绪几乎是立刻被点燃了,挣扎着想推开他。

    尝到她口中思念已久的味道,霍城予惬意的眯了眯眼,心脏干裂的沟壑被流淌的甘霖抚慰。他熟稔的挑逗她的敏感点,丝毫不在意她在身上捶打的拳头。

    付絮恼恨已极,屈起膝盖就要撞上他两腿间的要害。

    霍城予的反应总是该死的及时,一闪身就轻松避开了她的攻击,他捏着她的下颌又回味似得亲了一下,“……你知道我有多痛恨你冷冷静静跟我划清界限的样子,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杀了我。”

    付絮完全是恶心的说不出话。

    她哆嗦着胡乱摸着口袋,好在有把钥匙带在身上的习惯。她打开门,从洗手间拿出一瓶漱口水,当着霍城予的面漱了三次口,剩下的真是恨不得泼在他脸上。

    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威胁他离自己远一点。

    霍城予平静的捡起被她刚才挣扎中掉落在门外的手机,“我爱你,付絮。”他把手机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没有进门,“所以我跟楚笑妍分手了。”

    付絮微微蹙眉,她看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枚造型别致的戒指。

    他垂下眼,“之前那枚被别的女人试戴过,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所以请人重新定制了一枚。”

    她阴郁的神情没有分毫变化,仿若完全无动于衷。

    他扯了扯嘴角,艰涩的说:“我后悔了,很后悔。那么多年的感情,我根本放不下。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以后好好的……”

    “我知道你没喝醉,不要在我家门口说这些疯话。”她看了眼霍城予身后出现的男人,表情稍缓,“走的时候记得找代驾,不要像上次一样。”

    沈冬绪不知道在背后听了多久,听到了多少。他径直走过来,微俯下身,牵起她的手,在付絮错愕的注视下,把一枚泛着银光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本来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给你的。”他托着她的手,愉悦的欣赏着,“但听了霍总的话,大概找不到比今天更适合的了。”

    付絮的手禁不住轻轻颤抖,复杂难言的看着他。

    “愿意成为我的沈太太吗?”他轻声开口。

    付絮注意到他耳廓上的红潮已经蔓延到了颈后,抓着她的手更是前所未有的用力。

    他实际应该比他表现的要紧张的多。

    她展颜笑了一下,用手碰了碰他发烫的脸,用温柔的语气道:“什么时候见父母?”

    他还是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她只好说:“愿意。”

    霍城予的指骨几乎攥碎。

    愿意成为我的沈太太吗?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