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淋了酒的肉棒 rousewu.de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冰凉得酒液刺激的他眉头紧锁,付絮更是惊了一下,身体都禁不住往后退了退。

    沈冬绪缓缓抬头,他的眼瞳乌黑,蒙上了一层欲望的湿意。

    付絮恍然间觉得这个画面分外熟悉。

    那还是很久之前,她头一回那么近距离面对男人裸露的生殖器,耻毛浓密,颜色偏紫红,半硬不硬的一根随着主人的步伐微微晃动,很具视觉冲击性。

    付絮面红耳赤,眼看着他越靠越近,她鬼使神差地端起一旁的酒杯泼了上去。

    然后就发现那根淋了酒的肉棒迅速膨胀,而男孩低头看了看,蹙着眉不太愉快的盯着她。

    她尚在恍惚,沈冬绪已经站了起来,用两根手指撑开肉穴入口,细细的端详了一会儿道:“馋得那么厉害,现在就喂给你吃。”

    粗壮得肉刃比手指有力的多,快感也翻了几倍,付絮的手臂支撑不了过于激烈的运动,只好挽在他的脖颈上。沈冬绪的窄臀动地一下比一下迅猛,每一次都尽根没入,小穴被干的“啧啧”作响,付絮的屁股也被拍打成红彤彤得一片,淫水泛滥成灾。

    偏偏他身上还穿着极为女性化的黑色蕾丝围裙,跟胯下气势汹汹的阳物呈现极大的反差,付絮每多看一眼都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真是自作自受。

    沈冬绪正捏着她的右乳吮吸,微信语音聊天的提示音忽然响起。付絮混沌得大脑稍稍清醒了一些,她侧过头,看着不远处的手机。

    沈冬绪长臂一伸抓起手机,不知道他看到了谁的名字,眸色加深了些许。

    他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付絮耳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那头没有出声,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传来。

    沈冬绪放慢了肉刃进出的速度,他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

    付絮咬着手指,生理性的泪水溢出眼角,哼鸣声不受控制地从喉头迸发。她泪眼模糊的瞪着沈冬绪,轻轻摇了摇头。

    沈冬绪吻了吻她红肿的唇,结束了通话。

    事后,他收到了任铮发来的信息。

    这个男人当真神通广大。

    任铮:听说你刚才当着霍城予的面向她求婚,她答应了。

    任铮:准备好收我的贺礼了吗?

    沈冬绪从未提及过他的父母,她不知道他的双亲从事的职业,居住的地址,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兄弟姐妹。

    可他对她家的情况了若指掌,甚至连她爸妈各自的偏好都一清二楚,花了很多心思搜罗礼物,准备在初次登门的时候给付父付母留个好印象。

    付絮迟疑的道:“冬绪,你爸妈那边……”

    他碰了碰她的脸,声音里没有太多情绪,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他们十年前VVVV w.30m就死了,现在我身边只有你。”

    她踮起脚亲了亲他的嘴唇,虽然心中早有所预料,可还是禁不住沉甸甸的。

    沈冬绪很喜欢被她这么亲昵的关怀着,尽管时间过去太久早已冲淡了悲伤的情绪,可在那个女人温柔哀切的注视下,他像为了掩饰脆弱似得,黯然的垂下眼帘。

    付絮的心脏一下子揪紧了,眼睛也酸酸涨涨的。她搂着他的腰,与他额头相抵,“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等我们结婚了,还会有孩子陪着你。”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微微扬起唇角。

    六年了,那个女孩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只要稍稍示弱,把自己的狼狈和不堪暴露出零星一点,她就会心软的任他予取予求。

    她总是那么美好,好到跨越六年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人和事,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要找回最初的那种温暖。

    他拥着她,低低的“嗯”了一声。

    付絮不担心父母会反对,除了双亲早逝,年龄比她小了一点,沈冬绪各方面的条件都是无可挑剔的。

    相比家人,她更担心任铮,担心他会横加阻拦。

    这丝忧虑盘桓在心底,到了挥之不去的地步。

    她认真得看着他,试探的道:“要不……我们先领证吧。”

    (从此以后作为一只小福蝶快阔的飞舞着!)

    淋了酒的肉棒 rousewu.de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