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和他的初夜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付絮尴尬了下,“一开始只是猜测……毕竟你对我的好感太突然也太浓烈,直到后来我遇到周泽,他跟我说了照片的事……”

    他意外得挑了下眉。

    她从沙发另一边挪近他,干脆起身坐到他腿上,搂着他的脖颈轻声说:“周泽呀,还记得他吗?”

    他神色不虞,显然对这个人还心存芥蒂,“记得。”

    付絮承诺过要帮他解释的,亲了亲他脸颊劝道:“那张照片不是他传出去的,他只是无意间翻到,然后就放回去了……但是恰好被人看到了。”

    反应很冷淡啊。

    她抵着他的额头,笑吟吟得揶揄道:“那张照片你是从哪里搞到的……不会现在还贴身收着吧,你就那么喜欢我……”

    他定定的睨着她。

    她反而有点慌了,胸口像被什么撞了一下,闷闷得疼,又有点甜蜜,“真的还在你身上?”

    他从衣服内夹层里掏出钱包递给她。

    付絮打开一看,心情一时有些复杂。

    那是一张过年的时候,她跟任铮合拍的照片。

    她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手还被任铮牢牢地握着,脸上的表情有点意外,也有点不情愿。

    她记得那个时候,是另一个女生想跟任铮合影,嫌她站在后面碍事。她刚准备走开,手就被任铮攥住了,然后莫名其妙就成了他俩的合照。

    “这张照片夹在任铮给我的书,大抵是他在向我宣示主权吧。”

    沈冬绪就是揣着这么一张照片惦念了她六年吗?

    她捧着他的俊脸,有些心疼。

    “嗯?等一下……任铮的脸怎么好像被故意抹掉了?”

    “不是故意的,咖啡不小心滴上去而已。”

    “不小心?”

    沈冬绪别过脸清咳了一声。

    他揽着她的腰,眸底是深深浅浅的情念,似乎是想通过她的表情分辩她话里的真伪,“那天的事情你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那是我的初夜,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印象。”她声线低柔:“只是你那时候年纪太小,又不是完全出于自愿,我事后回想起来,总免不了觉得自己肮脏又变态。”

    听到她这么形容自己,沈冬绪不能认同的蹙了蹙眉。

    她把烫烫得脸颊埋在他颈窝蹭了蹭,“他们只说你未成年,却没说你还差几岁成年,我很担心我上了个只有15、6岁的小男孩,那都能判猥亵罪了吧。后来我给你汇钱,也只是想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15、6岁的小男孩发育的有我那么好吗?”他气得咬了一下她的耳朵,“你忘了那晚是谁哭哭啼啼的骂我怪物,还拿脚蹬我吗?”

    “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光是想象那个画面就够羞耻的了,付絮自暴自弃地把脸贴在他颈间不肯抬头,“我还以为你天赋异禀呢。”

    而且那时他的声音嘶哑而粗嘎,她以为他还在变声期呢。

    那个夜里,一个清瘦的男孩打开门走进她的房间,他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

    她的酒醒了一些,勉强能看清他的长相。

    好帅啊,唇红齿白的,气质也很干净。

    他看着醉成一滩烂泥,歪到在沙发上目光迷离的女孩,有些怀疑的问:“是你点的我吗?”

    她反应迟钝的点点头,“我随便点的,就是想找个人陪陪我。”

    “你是大学生?”

    “唔,你不要套我话,我不是Z大的学生。”

    他好像有点无语,“如果只是想让我陪你聊天的话,费用可以减半。”

    “但是我订的是不限次数全套服务,而且钱都交了……”她呐呐。

    他定定的睨了她半晌,问:“你想做吗?”

    他问的直白,还有点不甘愿。付絮揪着手指想,自己真的很难看吗?花了钱别人还要推三阻四的……

    她没什么底气,小声说:“想啊。”

    小鲜肉干脆利落地开始脱衣服,“那就做吧。”

    她瞠目结舌得看他逐渐袒露出精悍的上身,再是两条修长笔直的腿,以及被内裤包裹着的鼓鼓囊囊的下体。

    他眸光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她愣了一会儿,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背过身子慢慢解开裙子。

    他的目光毫不遮掩的望着她,带着一丝探究打量她玲珑娇媚的女性曲线。

    她浑身紧绷,光裸的肌肤迅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突然有些后悔。

    是不是太轻率了……只是因为寂寞的话。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羞涩到了忐忑的地步,对他尴尬的笑笑,用两条细胳膊挡住自己雪白挺翘得乳房。

    衣服都脱了,再做这种欲盖弥彰的动作,她自己都觉得矫情。

    可是那怎么办呢……面前站着的是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啊。

    他说:“到床上去吧。”

    “噢……好。”

    她半边屁股坐在床边,看着那个男人弯腰脱掉最后一块遮羞布,胯间那团肉物从阴影中慢慢显现出来……

    蘑菇头是紫红色的,两只囊袋看起来皱巴巴沉甸甸的,而且体毛也比她茂盛……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难看……

    他越靠越近,她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一想到那根东西待会儿要进入到她的身体,她就慌得不行。

    “你……”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好事,男孩已经一脸震惊和不悦的僵在原地,性器上被泼了满满一杯朗姆酒,滴滴答答往下淌着……

    “对……对不起!”她涨红了脸,连忙从床头柜上抽面纸递给他。

    他没有接,“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准备避孕套?”

    和他的初夜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