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他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那个天色不明的凌晨,她落荒而逃。

    甚至没有靠近了再确认一眼的勇气。

    她一度以为是任铮趁着她酒醉不清醒的时候,冒充那个男孩迷奸了自己。

    这着实龌龊又恶心,想起自己在他身下放浪的样子,付絮有种被凌辱的感觉,偏偏还不知道怎么追究。

    她没有证据,也不敢当面跟他对质。

    如果不是潘潘带她去找夜店经理要男孩的私人电话,好弄清楚那晚中途换人的经过,她可能还要误会更久。

    夜店经理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听了她的讲述立刻联系酒店调取了走廊和电梯内的监控录像,确定当晚中间回酒店和最后离开房间的男人是Kyle。

    kyle是沈冬绪的艺名。

    经理还问她需不需要过去亲自核实,她轻轻摇头。

    任铮也真是冤枉。

    时至今日,她终于有机会问出口,“当时你为什么会戴着任铮的手表?”

    “那晚我朋友发来信息,说他可能摊上事了,让我赶紧过去救命。我到的时候却只看到他们一群人在嬉嬉笑笑的喝酒,其中一个家境比较富裕的学长把他的表解下来给我戴上,说暂时放我这里。”沈冬绪弯了弯嘴角,“他说有这个东西在,女生都会表现的热情一点。”

    付絮叹气。

    所以他是希望那时的自己更热情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那朋友不知天高地厚,在酒吧顺走了任铮的东西。于是任铮刚好用这件事情威胁我,那只表价格高昂,如果我被判盗窃,刑期可能在十年以上。”

    这就是任铮所说的,有很多种办法让他身败名裂的意思么?

    付絮思绪万千,“那你之前,怎么会做那种工作?”

    他笑笑,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交友不慎。”

    付絮还想再深入了解一下其中的隐情,沈冬绪淡淡的补充道:“不过你放心,我只招待过你一个客人。”

    ……好吧。

    第二天中午,东辰的职员大多还聚集在员工餐厅吃饭,付絮站在商业大厦第三十层鸟瞰着玻璃墙外车水马龙的大都会,电话那头的男人嗓音磁性微哑,低语一般,“小絮,你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他似乎并不在意她是否回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在任家老宅。一年前我跟妻子离婚后,就把房子过户到了你父亲的名下。”

    “……我爸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

    “因为我们都清楚,如果让你知道,你绝对不会同意。”他语气里有种虔诚,“付絮,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你成为任家的女主人。”

    她捂着额头,焦躁地在原地踱步,“那是你跟我爸的决定,不管你们交易了什么,都和我无关。”

    付絮深吸了口气,“还有,你为什么要骗我?刘云跟沈冬绪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

    “这个时候你也要跟我提他吗?”他轻笑了一声,承认的倒是坦然,仿佛并不觉得羞愧,“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们在一起。”

    “可你的手段未免太拙劣,也太好拆穿了。”

    “在所有有关你的事情上,我一向是愚蠢的。”

    他太磊落了,磊落到付絮说不出谴责的话。

    “如果那时你不把沈冬绪送走,我应当是不会跟霍城予在一起的。”她笑笑,带着至深的恶意,“我和他的那六年,是你一手促成的。”

    任铮的呼吸声明显变得粗重而急促,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他挂断了电话。

    付絮心潮起伏,她僵立了片刻,缓缓转过身,想回办公室喝口热茶平复一下。

    可偏偏有人不肯放她休息。

    霍城予静静地立在她身前,不知道听到多少内容。他面颊清瘦冷峻,眼底微微泛青,付絮能很直观的感受到他精神上的那种疲惫感,看样子他这几天都没休息好。

    霍城予不是个善于排解情绪的人,他父亲被判入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男人过的有多颓废付絮是亲眼见证了的。家里垃圾成堆,脏衣服包括穿过的内裤随处乱丢,冰箱不知什么时候断了电,里面的食物腐烂发霉,一打开味道冲鼻辣眼。

    或许是从前的日子太顺风顺水,失败后的挫折感也比普通人来的强烈,他表现出了很强的依赖性。出差结束后第一时间赶回家,风尘仆仆的,只为枕着她大腿埋在她怀里睡上一会儿。

    付絮想,至少那个时候他们之间是平等的,彼此欣赏,彼此需要,她对亲密关系一直是渴求的。

    哪怕结果不是太圆满,也不能否认那些相互陪伴的日夜,那些相处时点点滴滴的温馨。

    半晌,他开口:“所以在我之前,沈冬绪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付絮沉默了一下,轻轻吐出一个字,“是。”

    霍城予面色雪白。

    (本文很快就阔以完结啦!)

    他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