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完结章 那是他的珍宝

    迟早(限)_ 作者:魏满十四碎

    新作发布会结束没多久,霍城予又一次提出跟她分手,那时他正埋头于工作,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总是很容易,轻描淡写又不容置喙,“我们结束吧,请你从我的办公室离开。如果想要什么补偿,尽量在这两天告诉我。”5tnS

    楚笑妍怔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哀求了很久,求他不要离开她,甚至脱光衣服跪在他面前,可他只是嫌恶的暼了她一眼,问她是不是想被保安拖出去。

    这个男人怎么舍得对她这么狠心?

    楚笑妍的情绪濒临崩溃,她躲在房间里,用薄薄的刀片划破自己的小腹、大腿,听着经纪人在门外焦急的给他打电话。

    可是这次不管用了。

    他没有来。

    她挡在公司大门前,当着很多人的面质问他,他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留她一个人顶着哭花的妆容被人指指点点。

    当她发现这样都无法挽回和他的感情,她选择了滥交。这个男人无论如何不肯碰她,可背地里想染指自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她咬着嘴唇,不相信他还能视而不见。

    霍城予对她的感情始终维持在表面。得知她的所作所为,不说嫉妒,甚至连失望的情绪都没有,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她终归顶着他前女友的头衔,负面新闻即将爆出来的时候,经纪公司准备冷藏她作为处理,霍城予动用了些关系,帮她镇压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媒体,保住了她的声誉。

    楚笑妍说不清自己是怨恨还是感激,当她带着复杂的心情和某种希冀找到霍城予,他却只是微微笑了笑,说出的话寡薄的让人绝望,“你不用想太多,只是有个人教会我,对前女友还是厚道些好。”

    那天面对他的纠缠,付絮只是充满讥讽的看着他,“那楚笑妍呢?”

    她说:“还是说你已经习惯性的冷落女朋友,不管担当这个身份的人是谁。”

    和你在一起,未免太可怜了。

    这句话她没说出来,他却读懂了。

    霍城予捂着眼,疲惫的勾了勾唇。

    付絮只是想到了自己。

    她从他和楚笑妍的感情中想到了自己,甚至有些同情她。

    这着实讽刺的很。

    终于,他跟楚笑妍彻底分手了,可以堂堂正正的求复合。

    他在商务大厦楼下站了很久,才等到她从公司门口出来,“给我点时间,我们谈谈。”

    她看了他一会儿,说:“好。”

    车里,他感到额头上出了些汗,自从过了三十岁,很少再这么紧张过。

    他该怎么开口。

    预想中他应该是平心静气,理所应当的要求说我们重归于好吧。

    但话到了嘴边,却直觉时机不对。

    她身边有了沈冬绪,以及觊觎她已久的任铮。

    任铮或许不足为患,她跟沈冬绪却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他们才认识多久。

    区区几个月的功夫,能建立多深厚的感情呢。

    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她的初夜?

    他说:“就算你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在结婚对象的选择上也该慎重些。你真的了解沈冬绪吗?更何况,他还比你小三岁……”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古板了。”付絮揉了揉酸疼的后脖颈,她半阖着双目,嘴角的笑容显得既嘲弄又不那么嘲弄,“放心吧,他和你不一样,我不会重蹈覆辙的。”

    他握紧方向盘,喉头鼓动,“有什么不一样?”

    付絮还真的颇为认真的思索了片刻,“你知道吗?我们刚决定在一起时,你妈妈就曾预言过你对我的喜欢撑不过五年,她劝我不要在你身上浪费青春。”

    霍城予的妈妈在两人刚分手的那段时间,还常常联络付絮,十分关心她的情绪和生活状态。对于她,霍母是欣赏和接纳的,但从一开始,霍母就对他们的感情不抱期望。

    “她很了解她的儿子,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更能吸引他,一个人很难完全舍弃内心真正偏好的东西。”

    霍城予哑然。

    她的笑意惯常柔和,仿佛烙印在她脸上,时间久了,他就总以为她是快乐的,快乐到百毒不侵。5tnS

    他从没想过,在和自己相伴度过的每一天里,她是怀抱着这样一种卑微又悲观的念头。

    “沈冬绪不一样,他说他喜欢我。我没能陪伴他身边的那几年,他还是一直喜欢着我。”付絮轻声说:“所以我想,我应该是他钟爱的类型吧。”

    之后的半个月里,他找过她很多次,说服自己放低身段丢掉自尊去挽回一段感情。

    她起初还顾忌着颜面,好声好气。

    后来直接拒绝与他多谈。

    他第一次体会到感情上的不平等带来的沮丧、难堪和痛辱。

    再后来,她跟着沈冬绪离开了A市。

    没多久,他看到她在社交媒体上上传的照片,下方的定位显示地点在日本京都。

    那个男人在樱花树下拥着她,而她眼波柔软,一如往昔,只是注视的对象换成了别人。

    图片的配文则是沈冬绪的风格,简明直接:年后就办婚礼。

    他的珍宝,终究是彻彻底底属于了别的男人。

    那种痛楚就像是胸口扎进了一根刺,在生活的一路颠簸一路折磨中,离心脏越来越近。

    霍城予连夜驱车,开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在黎明前赶到了佛顶山下。

    两年前,新闻上报道他乘坐的那班去往y国的飞机在降落前遭遇严重乱流,造成十多人受伤,付絮和霍母想了很多办法都联系不上他,而航空公司也基于安全原因取消了飞往y国的航班,她们心焦却又无能为力。

    那个寒风凛冽的冬日,付絮迈过山门外的一千零八级台阶,从红日未明走到暖阳高悬,她冻得通红的脸颊被运动后的热意取代。在十方诸佛菩萨悲天悯人的注视下,三跪九叩,虔诚的为他祈愿:“愿佛祖佑他平安。”

    今时今日,霍城予重复她之前走过的路,也是一个苦寒天,青山秀水被严冬催折了颜色,一切仿若旧日重归。

    他闭上眼,愿那个女孩烂漫一生,免于疾病困苦,不受恶人欺辱,不被爱人辜负。

    (完结了,(? ̄?? ̄??)缺憾很多,希望下本不会再犯。

    其实吧,我总结了一下,主要是因为男主不算太渣,不太好虐。

    都木有出轨。

    出轨完再干一些其他突破下限的缺德事就十分顺理成章了。

    对吧。

    完结章 那是他的珍宝

章节目录

迟早(限)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迟早(限)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