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撒落地面,国际大都市的黄海路树荫遮蔽,宁静又祥和。怀里的婴儿冥冥之中似乎是感觉到了护食的压力,举起小小的手护住了面前自己的食袋,嘴里还一刻不停的啜着粉红的奶头。阳光撒在女人裸露的半肩上,她又抬头看他,嫣然一笑。
    男人就这么坐在兄弟的床边,看着她笑容明媚,没有说话。
    终于喂完了奶。
    吃饱奶的婴儿躺在妈咪的怀里,满意的眯着眼睛含着乳头。说是乳房老给小家伙含着不好——刚刚这么十几二十分钟,喻恒就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连月早已经习惯了他的不知距离,只半侧着身子,也懒得理他。等宁宁吃完了奶,她伸出了手轻轻按住了自己的乳房,把乳头从宁宁嘴里扯了出来。
    红润润的,水淋淋的,乳头分明已经被吸得肿了一圈。这微润的乳房很快又被胸罩兜住了——有人单手扣上了肩扣,又单手去扯自己的肩带。
    “呼。”
    床垫动了。旁边的男人似乎一直憋着呼吸,这才吐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给我抱下。”他没有去帮她扣肩带,只是伸出了手。
    这么高这么结实的一个人,抱着小小的六斤重的小人儿,对比那么分明,就像抱着个玩具。
    连月看了他一眼,到底把怀里醉着奶的小家伙一送,示意他来抱。喻恒果然是不懂抱孩子的——也不知道刚刚他怎么把宁宁抱住的。连月心里一个咯噔,看着他就那么伸手来捉孩子,手还在空中换了几个姿势——终于还是在她的配合示意下,小心的把婴儿的头托过去了。
    几番折腾,小家伙软趴趴的趴在男人肩头一动不动,连月拉起了他的手,示意他开始轻轻拍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又轻轻摸了摸婴儿的脸蛋。
    “抱过孩子没?”{,小,说|Q,群7,3.95,43.0,54,更,新}
    总是要聊天的。哪怕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她还是笑着问。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一件事本来是难受着的——可是如果一直在心里磨来磨去,磨久了,似乎也终于能慢慢适应了。
    就是现实罢了,只有面对。
    这个问题却让肌肉结实的男人却沉默了一下。过了几秒,他只是侧眼看她,眼睛狭长,“你说呢?”
    笑了笑,连月没有看他的眼睛,只是站在他厚肩带侧方,看着宁宁不知道像谁的淡淡的眉眼。
    “嫂子生成成的时候——”
    手指一顿。ⓡoúщЁйщú.ⅮЁ(rouwenwu.de)
    他的一字一句,在卧室回荡。宁宁趴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手比它的身子还大,轻轻的拍着嗝。他似乎是有意提起这事,吐字清晰,字字分明,钻入她的耳朵,敲打她的耳膜,“我在北部战区。后来等我休假回去的时候,成成也像现在宁宁这么大了。你说我抱过没有?”
    是个反问句。
    可卧室沉寂,却没人接话。
    “哈。”
    过了几秒,连月眨眨眼睛,似乎又笑了起来,又轻轻抚摸过宁宁的脸蛋。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到底有什么堵在胸口似的,什么也没说。
    卧室里沉默了一会儿。
    只喻恒侧了身看她。
    “爸想看宁宁的照片,”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又开始说话,“其实我都不想提这个了,你却又说这个。不过该说还是得说。这些事,你也该懂——就算你不懂,老四也该懂。刚刚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拍了几张宁宁的照片给他老人家发过去了,你不介意吧?”
    看着女人站在面前摇了摇头,他又说,“下次爸回国,你也该把宁宁抱去给他老人家看一看。虽然是——”
    他抿了抿嘴,又看她突变的脸色,“可是该走的过场,还是得走。”
    连月后退了一步,嘴角似乎都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抽搐,就连表情似乎都已经垮掉。喻恒侧眼看着她,声音还在响起,“都到了这一步,连月还担心什么?你放心,”
    他放重了声音,“你按我们说的来,我和大哥总能护得住你——不过我待会还要扯根宁宁的头发走,你不介意吧?不是怀疑你——”
    女人站在面前,只是咬了唇摇头,他还在说,“本来我刚刚就想扯的,结果才刚一扯,她就一直哭——”
    --

章节目录

渣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阿里里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里里呀并收藏渣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