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期对着镜子给自己加油打气:“不要急不要慌,自信的女人最美丽。”
    向晚总感觉这台词有些耳熟,并且,“你今天只是去学习,还没开始正式授课。”
    “学习都开始了,授课还会远吗?”谢期一脸深沉。
    谢期到附中时正是上课时间,她走过读书声朗朗的教室,来到了某间化学实验室。
    虽然学历是小学
    p○—①⑻.cΘΜ
    ,但是很多高等知识她吸收得非常快,因为在旧中华区生活时,和她住在一起的阿婆是泰斗级院士,谢期
    拿回来的所有零散配件,都是在她的指导下拼成了破破烂烂但是能用的光脑。
    她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因为依赖电子授课的现代教育方法不适合断电断网的旧中华区,纸质书的极度稀缺让旧中华区
    的教育产生了十年的断层。
    确确实实啥也不会但又好像确确实实啥都会一点的谢期开始捣鼓化学教室一堆实验仪器。果然是最好的中学,配置都是一
    流的。
    她还在琢磨高倍度显微镜,教室门忽然打开,一个中学生站在那里:“哎呀,有人。”
    谢期抬起头,看见了她这次潜伏来学校的目标人物,夏时昼。
    这个和她上一世弟弟姓名一模一样的中学生。
    夏时昼高中一年级,长相偏可爱,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面容大多新鲜而模糊,很难根据现在的样貌推断他们以后的姿容,不
    过看看夏时昼的骨相,不是会长残的人。
    他和自己上一世的弟弟长得不像。
    夏时昼走过来,笑容乖巧:“您就是新来的化学老师吗?老师好,我是高一化学组的学生代表,夏时昼。”
    “你的化学学的很好啰?”
    “化学是我最喜欢的学科了。”夏时昼笑着说,“我非常喜欢化学质变的过程。”
    谢期教师形象上身:“很有创造精神的学生呢,新物质创造的出来的那一瞬间确实令人有成就感。”
    夏时昼却说:“不,我喜欢的是物质彻底改变,失去了原本形态的样子。这种毁灭的美感促使我不断钻研化学,并沉迷其
    中。”
    谢期有些意外,打量他几眼:“有趣。”
    夏时昼走过来:“您就是警察叔叔安排给我的老师吧?好漂亮的姐姐。”
    谢期对此类夸赞习以为常,她没什么反应地说:“谢谢啦,以后在学校,请多关照了。”
    夏时昼笑着说:“那是当然的。”
    然后他凑近说:“老师,您身上好香啊。是什么味道?”
    谢期后退,抬起袖子闻了闻:“有吗?”
    “我闻到了哦,是兰花。”
    现在是兰花盛放的季节,因为谢风河的偏好,行政院遍植兰花,谢期的衣帽间里就放着好几盆,今早她在落地镜前逗留太
    久,衣袖大约沾染了兰花的清香。
    “好灵的鼻子,确实是兰花。”
    夏时昼又上前一步:“是青山玉泉,它的香味总是这么浓烈。”
    因为他愈发靠近,谢期只能再后退一步,却因此碰到了身后的柜子,柜子上方的门打开一线,谢期的头发卡在了里面。
    她一摇头,扯断了几根头发。
    “嘶——”她倒抽一口凉气。
    夏时昼连忙扶住她:“老师您没事吧?”
    谢期皱眉去摸头发,柜子门因震动打开,边缘露出了锋利的锯齿。夏时昼忙着把她的头发勾出来,却不小心把她的手按到
    了锯齿上。
    “啊!”谢期的手指被割破,明明是个小伤口却血流不断,她立刻推开了夏时昼。
    夏时昼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啊老师。”
    谢期捂着手指:“算了。”
    所幸化学实验室有药品箱,谢期刚把药上好,下课铃响,下节上化学课的学生们走了进来,她只能先离开了。
    ——
    “[归墟]影响人体的后遗症之一就是血小板异常,无论什么样的伤口,流血量都比别人高,受过严重辐射的新生儿更是
    从生下来就要用昂贵药物吊着命,因而那场辐射以后,新生儿存活率降到了世纪最低。”
    某个房间改装的实验室里,夏时昼拿起一张载玻片,娓娓道。
    载玻片中央是一团血迹——这是他白天从柜子的锯齿上提取出来的,“利亚曾想研究产生[归墟]的核武器并为自己所
    用,但他们低估了研究它的代价,于是整个国家的GDP都被拖垮,最终国家宣布破产,并入古兰版图。而他们的研究资料,
    全部被中原公司获取了。”
    “前不久,中原公司宣布研发成功核同质异能素武器。而这个核同质异能素武器和[归墟]产生的核辐射出自同源。你
    说,这二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夏时昼笑着问,看向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沈愿。
    沈愿冷脸:“我怎么会知道?核同质异能素武器威力那么大,谁敢轻易尝试。”
    夏时昼语气轻松:“我啊。”
    他摩挲着载玻片的边缘,看向它的目光温柔又专注:“只要把核同质异能素武器切割开,分次试验,我总能找出其中的规
    律。”
    “你疯了?!”沈愿大吃一惊,“你知道这会造成多少无辜民众的伤亡吗?”
    夏时昼满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愿震惊又战栗,眼前这个少年,有着纯良而干净的外表,内心却住着魔鬼。
    夏时昼又拿起放置在玻璃托盘上的几根头发,自言自语:“只要研究透基因序列,自然也能对症下药。”
    “你到底想干什么?”沈愿忍无可忍问道。
    夏时昼转头对他笑了,笑容乖净:“很简单呀,我只是希望帮助受过核辐射的人罢了。”
    “如果一定要死亡的话,至少死前也不要太痛苦呀。”
    --

章节目录

谢却人间事(np)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司隶校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隶校尉并收藏谢却人间事(np)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