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出始料未及,连绑匪都呆住了片刻。谢期就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那几秒,把荀深的身体拉在自己面前挡枪,迅速撞开安全门跑了出去。
    跑的时候还把门锁上,没管荀深死活。
    等绑匪用狙击枪轰开安全门的电子锁,谢期早没影了。
    绑匪摸摸荀深的鼻息,已经没有了。
    那女孩长的那么美,心肠却那么狠。
    狠心肠的谢期一边逃命一边由衷地感谢第五警局。
    感谢第五警局的人民警察尤其是亲爱的周嘉川同志在过去一年里对她实施的锲而不舍的抓捕,才能让她充分从斗争中吸取经验,锻炼自己的反应能力,城市跑酷实力,和高速熟练的指尖技巧,在屡屡失败的抓捕中精准打击警察同志们的自信心。
    优秀扒手谢期既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荀深,虽然荀深不需要她救。
    谢期当然没有真的弄死荀深,不然司命星君能弄死她。
    谢期早在埋在荀深怀里的时候就顺到了他的格洛克,一直低着头研究,把弹匣抽了出来,果然发现里面排列着的子弹有两种。她拇指顺着弹匣擦过一遍,确认了哪些是实体弹,哪些是流体弹。
    她推出实体
    p○—①⑻.cΘΜ
    弹,流体弹卡在第一颗的位置,最后用最短的时间扣动扳机“枪杀”了荀深。
    一报还一报,不过她这次枪口是正对荀深心脏。死是死不了,但会更遭罪,看上去也死的更透。
    谢期觉得自己真是好善良一女的,因为她正低头给第五警局发消息,拨点人去停车场急救荀深。
    然后低头逃命不看路的谢期就和一个人撞上了。
    “啊!”和谢期的声音重叠的,是一道清朗的少年音。
    谢期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她撞上的小身板不强壮但是很稳,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肩膀:“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谢期定睛一看:“夏时昼?”
    夏时昼乖巧笑笑:“老师。”
    他穿着浅色的套头卫衣和蓝色牛仔裤,又干净又清爽,婴儿肥还给他增添了一点萌感,然而谢期皱起了眉:“今天是工作日,你不去上课,怎么在市政厅?”
    夏时昼低下头,把手里的纸质档案袋举给她看,声音闷闷的:“我跟学校请假了,来办理我爸爸的生前财产移交证明。”
    谢期良心隐隐作痛。于是她歉疚道:“不好意思哦,那你忙吧。”
    “老师,市政厅被炸了,业务办不了了。我刚准备回停车场推车回家呢。”
    咦?!
    刚从市政厅后面绕过来的谢期抬头一看,才发现前方简直大型灾难片现场。
    她张口结舌:“我说怎么刚刚在停车场听到一道巨响。”
    她抓起夏时昼的手:“那事不宜迟,我们快跑。”
    夏时昼不明所以地歪头:“老师我的单车在停车场。”
    “就因为在停车场才不能让你去啊!”谢期拽着他就跑。
    夏时昼是乖孩子,于是他跟着谢期跑了。
    好不容易跑到大道上,看到周围全是警察警车,谢期舒了口气。
    夏时昼却忽然惊慌失措:“老师我的档案袋不见了。”说罢作势回去找。
    谢期连忙拦住他:“不能回去,那里太危险了。这样吧,我跟警局的同事熟,回头我让他们留意一下,帮你找你的档案袋行吗。”
    夏时昼点头:“那就幸苦老师了。文件档案袋里全是我爸爸的资料,还有一堆产权证明,很重要的,一张都不能少。老师如果找到了,请务必要确认哦。”
    “放心吧,交给我。”谢期安慰他。
    夏时昼抿嘴点头,跟谢期挥挥手,就转身离开了。
    ————
    “谢小姐太过分了,居然对你下了那么重的手。”方家大小姐方怡人温婉的语气中也带着火。
    别墅主卧内,荀深靠在床头,看上去心情居然很轻松。
    “没关系,这很公平。毕竟我之前也这样对过她。”荀深毫不生气。
    方怡人走到他床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是,我知道。可我还是心里不平衡,对我来说她只是欺辱我妹妹的参谋总长的外甥女,而你,荀深,你是我……”
    话语到这里微妙地顿了一下,方怡人低下头,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此刻上面爬上羞怯的红,“你是我,很重要的人。”
    眼波流转,煞是暧昧。
    荀深很平静道:“方小姐,你有未婚夫。”
    方怡人脸色一僵:“你明明知道那是因为……荀深,我的心意你真的不明白吗?还是你明白却装不明白?”
    荀深说话缓慢却格外清楚,他彬彬有礼道:“很抱歉,方小姐。我已经有想与之结婚的人了。”
    不啻于晴天霹雳,方怡人捂住了嘴。
    “结婚?”她颤抖着声音。
    荀深笑了起来:“方小姐,一个人活在世上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而婚姻的本质是沟通心灵的桥梁,让人不再孤单。”
    “地球上有一半的人数都是女性,如果我要从中选择一个作为我的妻子,那她必须各方面都足以与我相配。”他低下头,那一瞬间的眉眼有些晦暗,“她的性格还差一点,不过没关系,我会把她打磨好的。”
    方怡人咬牙:“是谁?你想结婚的人是谁?”
    荀深尚未回答,忽然一条内线接进来:“荀先生,谢期小姐拜访。”
    荀深按下床头的回复按钮,那一瞬间的笑容十分柔软真挚:“快让她进来吧。”
    方怡人愣愣地看着荀深的笑容,难以置信道:“是她?”
    “对,是她。”荀深说。
    方怡人语无伦次:“可,可是,市政厅遭遇爆炸那天,不是你安排停车场那场袭击的吗?伊人受到欺负,我找你诉苦。你说你可以给伊人出气。”
    “人类的记忆果然自带美化功能啊,我的原话可不是这个哦,”荀深的身体向后靠,“我的原话是我帮你稍微吓吓她,之前的事就算过去了,方二小姐也不要再计较。不过我早就知道根本吓不到她,”荀深笑着摇头,“更没想到她居然对我开枪。真是栽她手上了。”
    明明是抱怨的话语,却被荀深说的如此甜蜜,方怡人浑身发冷,听见荀深接着说:“但是我可不能再这样了,无论阿期因为什么原因伤害别人,我都不能站到她的对立面。所以方小姐,以后替令妹抱屈的事情,请不要再来找我。”
    “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照你这话的意思,你爱上她也没多久吧?”方怡人摇摇欲坠地站起来,还是不甘心地问。
    “以前是很喜欢,后来是不甘心那么晚才遇见,而现在爱上她,”荀深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是因为她开的这一枪。”
    “这让我明白,她才是有且唯一,完全符合我对爱人所有期待的人。”
    “她足以与我相配。”
    卧室传来敲门声。
    “请进。”荀深说。
    谢期一个人走了进来,她调整出愧疚的表情,走到荀深床前刚想对他鞠躬道歉,冷不防荀深探过手来,抓住她的胳膊一用力,谢期一个不稳,摔到了床上。
    以方怡人的视角,恰似谢期坐在床边,亲昵地紧贴着荀深。
    站在椅子旁边的方怡人不等谢期抬头和她打招呼,便匆匆道:“我已经拜访完,先走了。”走的太快,谢期视线都没追上她。
    荀深把她扭向门口的下巴掰回来:“阿期,看我。”
    p○—①⑻.cΘΜ
    谢期疑惑地皱起眉:“你怎么对我改称呼了?”以前不都是叫谢期吗?
    荀深笑:“因为我爱你啊。”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有很多种理由。
    而那冰冷凌厉的一枪,却让荀深一步踏进了深渊。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谢期:不信。
    到底谁在谁的心上用力开了一枪
    到底谁的爱让人变残缺
    为荀总点蜡
    作者终于可以摘下前一章表情包里的镣铐了嘻嘻嘻
    恭喜荀深,你终于爱上谢期了
    也恭喜作者,可以恢复一天一更了(^^*)
    --

章节目录

谢却人间事(np)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司隶校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隶校尉并收藏谢却人间事(np)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