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期还没做完就昏昏沉沉,身体微微抽搐,额头时不时冒冷汗,难受极了就吸吸鼻子,继续把头埋在荀深怀里。
    荀深想起来叫医护人员,但是谢期紧紧搂住荀深不让他动,声音含糊:“没事,忍忍就过去了。”
    不可能过去的。只要不吃药,身体就会一直疼。她说这话也不是安慰荀深,而是在安慰自己。
    荀深压低焦灼的语气:“阿期,你身上有没有带药?”
    “带的药放在外套里。”可是她的外套被扔在了商场,包括她今天来时穿的所有衣服。
    荀深一顿:“你要配什么药,我让研究员做出来。”
    谢期摇摇头,额发汗湿:“没关系,我之前已经通讯过士官,让她把我房间的备用药送过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一片压抑的沉默,荀深唇线抿得很紧,拥抱谢期的力度却很轻。
    时间似乎变得非常慢,嘴唇吻着谢期的额头,荀深看向虚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期的贴身士官第一次到中原分公司,没想到一进来就走了最优通道,磁浮电梯亮起了红绿双色通行灯,表明中原公司的
    总裁亲自开放了最高通行令,士官站在电梯里鬓发都还没撩到耳后,门一开,她居然已经到了数千米外数百米高的中原总裁办
    公室门口。
    常年在行政院工作的士官内心惊讶一下就迅速镇定,面上依旧不显山不露水,上前几步,办公室旁边的感应器亮了几下,
    黑色平滑的大门无声打开。
    果然是最高通行令,没有让她在路上浪费一分一秒。
    士官想起自己入职时,士官长曾半开玩笑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诸夏,不能和中原公司比科技,不能和行政院比权力。
    士官顿悟。
    说是办公室,但是占了楼层的一半面积,还有套间,风格阔朗大气,足以看出荀总裁是个很有品味并且注重生活品质的
    人。
    士官目不斜视,笔直地站在门口,套间房门打开,一个年轻人出来,走到她面前和她握手。
    “你就是阿期的贴身士官吧,我是荀深。”
    谢期的士官在行政院主要管后勤,重要人物她并非没见过,但是从未如此近距离接触。
    年轻男人容貌俊美,因为眼睛笑着所以看上去亲和力很足,握住士官的手没有超过手指尾关节,随即松开,穿着的浅色薄
    毛衣冲淡了他的身份带给人的锐利感,却因为太过休闲而显得刻意。
    他既显示了自己的谦和,也提醒了士官不要逾矩。
    大佬说话向来不会说的太透,许多语言会在肢体中表达出来,士官在行政院多年,深谙此道,立刻就懂了。
    她克制有礼道:“你好,谢小姐在哪里,我把药带来了。”
    相比较最高通行令,士官更没想到的是,参谋总长的外甥女,居然躺在中原总裁的休息室床上。
    三战以后社会陷入无序,人类移民到盘古大陆更导致许多制度的分崩离析,诸夏政局剧变,军政权分离,而以中原公司为
    代表的许多跨国企业,则在这段时间调整了组织结构,将权力收归总裁一人。
    所谓总裁,汇总而裁决其事,中原公司总裁,是个连说出来都感觉沉重的字眼。
    可是谢期面前的中原公司总裁,却是个会坐在床边,关心照顾她的体贴男人。
    他哄谢期喝药时的眉眼温柔细致,将绒毯盖在半坐起来的谢期肩上,低声说话时的语气十分亲昵。
    士官没结婚但也是有过性生活的人,自然能察觉到这个卧室之前发生了什么。
    士官有点茫然。
    她上次远远见到荀总裁,好像还是他险些枪杀了谢小姐来行政院赔罪。
    前一秒相杀,后一秒相爱,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都这么刺激的吗?
    但是这不归她管,她来这不仅是给谢期带药,还要奉参谋总长的命令,把谢期带回去。
    听清士官话的谢期缩在被子里,弱弱道:“不想回去。”
    士官硬起心肠:“参谋总长说如果你不回来,就把你调到街道办婚姻调解处做社区服务。”
    “好过分!”街道办全是上了年纪喜欢八卦的大爷大妈,处理的全是鸡零狗碎的事,谢期在那会被逼疯的。
    虽然士官觉得以总长先生对谢期的疼爱估计只是放放狠话,但她还是严肃脸道:“谢小姐,请和我回去吧。”
    谢期不情不愿:“哦。那你先出去。”
    士官退出房间,谢期探出一点头看着床边的荀深:“那我等会要回去啦。”
    荀深刚刚一直沉默,此刻轻轻嗯了声。
    谢期吐出一口气,揭开被子开始穿衣服。
    她从被子底下勾出内裤,荀深抽了几张湿巾给她擦腿间的痕迹,谢期张了张腿:“不舒服。”还没高潮就因为身体不好被
    迫停止了。
    荀深擦完斑驳的精液和淫水,听见谢期的抱怨,目光深了深。
    然后他俯下身,吻住了谢期的阴部。
    温热的唇舌若即若离贴着自己的花穴口,带来瘙痒感,荀深舔了下去,谢期猛抽口气。
    太刺激了。
    荀深灵活的舌尖揉弄着阴蒂,这比自己用手揉快感更强烈,谢期在一瞬间就湿透了,流出来的水打在了床单上。
    她用力深呼吸,放软身体,向后靠着床头,双腿弯起看着荀深埋在自己腿间,给她口交。
    “荀深……嗯……”
    荀深高挺的鼻梁正抵着自己的耻毛,白皙的肤色和乌黑的耻毛形成强烈的色差,过分淫靡的画面冲击着谢期的视觉,她咬
    着手指,呜呜出声。
    在这一片浮动诱惑的情欲中,荀深抬起眼,直直地看进谢期的眼睛。
    他的目光清醒专注,两厢对视那一刻,他舌尖忽然用力。
    他每缓慢地眨一次眼,就重重地舔一次阴蒂,这样的规律性和快感让谢期觉得心脏都被他吊起来了。
    谢期很少给别人口,她总觉得这个姿势将自己放的很低,可是荀深不一样,他即使是在取悦谢期,也是充满了强势的取
    悦。
    你的快感是我控制的,你的高潮是我给予的。
    记住我给你的所有感官侵占。
    荀深还没有舌奸她的阴道,谢期就崩溃地高潮了。
    她咬着指节,从靠坐一点点滑成了躺着,床单又湿了一片。
    荀深不疾不徐地再次替她擦干净,却把她的内裤收到自己口袋。
    谢期神情涣散,没注意到。荀深从衣柜里翻出了自己的内裤,给谢期套上了。
    男士内裤略大,把谢期的下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谢期轻轻嗯了声,荀深笑意加深
    p○—①⑻.cΘΜ,拿起了旁边的裙子。
    他贴在谢期耳边,声音沙哑而纵容:“我不会再管你穿什么衣服了,你以后喜欢什么样的就穿什么吧。”
    手滑到她的臀部,语气一转:“但是里面穿什么,我说了算。”
    士官默默看着荀总裁将谢小姐扶进车里。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决定保持沉默。
    车子启动,风景在后视镜里倒退,谢期托着腮向窗外看,忽然一笑,笑声很愉悦。
    士官:“谢小姐您心情很好。”
    “是啊,”谢期笑道,“以前有人和我说,人有时表现出适当的退让,可以获取更多的利益。我今天照着他说的做了,效
    果果然不错。”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之前有小可爱问过,中原公司有总裁,那有没有董事长啥的。在此统一解释下,荀深的“总裁”职务,类似于蒋公推行的
    总裁制。可随意体会。
    作者在想下章搞叔叔还是搞弟弟,搞弟弟依旧是走剧情,但是搞叔叔会有假车
    --

章节目录

谢却人间事(np)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司隶校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隶校尉并收藏谢却人间事(np)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