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舰队通过虫洞进行星际跳跃到达银河系的时间里,周嘉川等待初恋的耐心渐渐消磨,矩阵病毒的消息被刻意压下,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三人组蜗居调查,隔壁和古地球开辟了第三条航线的仙女星系的某个星球上,陈家家主和联盟商会开完矩阵会议后,下楼看见了女儿。
    陈文因相信那位大人的能力,他能让双鲤忘记谢期那就一定能虚构影像彻底替换她在沙漠里遇见谢期的记忆,不让陈双鲤出现记忆错乱。有记忆才会产生感情,一旦遗忘,那么感情也就不存在了。
    果然,陈双鲤站在门廊旁边和陈行善说话,神态平和语气舒缓,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养好身体要尽快去古地球再次继续考察的事情。
    走过去的陈文因一皱眉:“不行。”
    陈双鲤一惊,转过头:“母亲?”
    陈文因语气有些严肃:“从现在开始不能去古地球,双鲤,好好呆在家。”
    “为什么不可以?”陈双鲤疑惑道。
    陈文因有些含糊:“生意上一些事。”然后转身上楼,陈行善对陈双鲤使了个眼色,便跟了上去。
    陈双鲤一愣,她站在门廊下,身边有三三两两正在打扫卫生的家仆和智能机器人,她明白过来陈行善的意思,便也跟了上去。
    书房门关上,陈文因坐在桌后话语简短,却石破天惊:“刚才联盟商会会长主动联系我,暗示古地球现在不安全,不要从那里进口任何电子产品,更不要接通网络空间的任何传送路径。”
    严格来讲陈文因算不上是会长的盟友,二人产业的体量相差略大,但是陈文做生意诚信为本,性格踏实不作妖,颇受会长青睐,彼此有很多商务往来,也谈了很多合作项目,这次的星际航线是没有政府投资的私人产业,会长占70%,陈氏占30%,建设了足足五年,前期投资巨大,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血亏。
    于是当会长靠自己在军政界的人脉得知联盟压下了地球的网络病毒事件,但这场暴动正随着矩阵开始蔓延时,便立刻和陈文因通了气。
    “这场事件是压不下去的,它是网络形式的传染病,据说是顺着下载路径直接攻击人类大脑,伤害不可逆。你们这些天如无必要,不要登陆矩阵。”陈文因忧心忡忡。
    陈双鲤问:“这个传播途径可信吗?如果我不下载任何文档视频是不是能保证安全?”
    陈文因摇头:“这只是科学院的初步研究结果,并不代表完全正确。”
    陈双鲤吃惊:“那岂不是只要意识连接了矩阵的人都无法逃脱病毒袭击?”那联盟还有几个人能安然无恙?
    陈文因叹气道:“是啊,除非有人根本登不上矩阵,但是怎么可能呢,人是不可能长时间脱离矩阵生存的。”
    当真是棘手,陈双鲤知道事情轻重,当即决定在家多呆些日子,她回到房间主动关闭了脑中的矩阵,等电子脑中明亮的逻辑网格逐渐消失,她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矩阵。
    换言之,矩阵也无法探知她现在在做什么。
    陈双鲤习惯了从矩阵中接收文件,现下手边没有任何资料,刚刚睡醒丝毫不困,她百无聊赖地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
    她一觉睡醒记得自己误入沙漠,奔波昏迷以后是陈行善带着搜救队找到了她,回到家更是一直昏迷,刚刚才醒不久。
    想到这里陈双鲤啊了一声,决定叫人给自己按摩按摩,她义体化程度不高,睡久了肌肉会萎缩,时常还是会做按摩的。
    但是关闭了矩阵,陈双鲤只能采用最古老的摇铃方法叫人,她不嫌麻烦,走到床头柜处找黄铜摇铃时,发现了一旁的小U盘。
    稀奇,这年头还有用U盘的?
    陈双鲤纳罕不已,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有存过几个世纪前的老古董U盘,她拿起U盘看了看凹槽,发现完全能对上她三个衣帽间之一里面的电子舱室。
    陈双鲤这边在犹豫是否着插入U盘,那边厢,风暴的中心,银河系的太阳系,行政划分也就一个村那么大的地球上,塔克拉玛干沙漠边边上,三个完全登陆不上矩阵的人正苟在房间里紧闭门窗。
    娇弱死宅宋秉成面沉如水噼里啪啦调阅最近的新闻,岁然看得认真,谢期站的笔直看着投影上的绿色代码,再看看绿色代码光线下,宋秉成惨白惨白的脸色,安慰道:“你放心,若是出了什么事,你房里这些物件就交给我吧。虽然很老很旧,但是都很有用。”
    宋秉成头也不抬:“把你的嘴脸收收,我捐给联盟也不给你。”
    谢期:“联盟可看不上你这些……”委婉地将“破烂”二字吞了回去。
    ——————————————————————
    明天我抽时间回复所有的评论,今晚实在没时间,么么哒
    看圕噈到HàíㄒàńɡsHUωυ(海棠圕屋)ってΘM
    --

章节目录

谢却人间事(np)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司隶校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隶校尉并收藏谢却人间事(np)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