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翻了个身,被拉入一个歇斯底里的吻里。
    何已知不知道一个人刚才还哭得浑身颤唞,下一刻就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正常的,但他很清楚如果他去问,得到的答案多半是“我在嘲笑你的尖叫”。没错,他在跳下来时尖叫了,但那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对付一张尖利的嘴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让它说话,雁行在大笑里消耗了太多的气息,这是何已知的优势。
    在不久之后,他们还得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去路边的烧烤摊给侯灵秀买夜宵,第二天再把高中生坐上回家的火车……
    再之后还要陪pvc搬空仓库里的东西,在他离开前给他一个惊喜……
    他们还要处理这栋楼的装修,新教会酒吧的开业……
    他们会经历哈蒙尼欧口碑的发酵……知名戏剧经理的突然拜访……小符少那部电影上映……官司重审……丘丹青辞去戏剧协会和戏剧学院的职务……《冬墙》被封禁,而《东墙》再一次被排演,吴千羽出演重要角色……
    他们还将见证方云和陈少楠的婚礼……一种针对哺乳动物的淋巴癌的靶向药物的诞生,由蓟京动物研究所研制……能够恢复下肢残疾的人百分之八十运动能力的外骨骼上世……
    但那时,在那一刻,他们只想更彻底地榨干彼此的呼吸。
    即使安全网的出口就在不远处,两人都没有向它移动,而是让自己被束缚在那里。他们被束缚在那张织密的、巨大的、沐浴月光、充满灵性的网中,感受着亲吻发出的轻柔的声音和手指嵌入肋骨带来的愉悦的钝痛。
    一些纸片从天上落了下来。
    那是何已知坠落时,从他裤兜里飞出的借条。
    他的投资人——他的朋友们、爱他们的人——以最沉默、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见证了他们获得幸福的时刻。
    一张又一张,写着不同的笔迹的字条,缓慢地落入网中。
    其中一张写着——
    现在说可能有点早,但我真诚地觉得,在你们的婚礼上,我应该是那个最重要的证婚人的角色。
    别急着拒绝。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我是所有人中最特别的那一个。
    侯灵秀是先认识的雁行,pvc是先认识的你,只有我是同时认识的你们两个!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你给了我一拳吗?别担心,我知道那是雁行指使的。
    所以我保证会在主持婚礼时绝对公正、公平,不偏袒任何一方。而且我还会为你的礼服提出最好的建议。
    最后,虽然我的零花钱是攒着买新摩托的,但是看在你需要的份上,我决定先把它们借给你,拿去给你的破楼装个新电梯吧。爱新觉罗·山竹。
    另一张写着——
    所有厂商都说,十几米的楼装这种防护网是大材小用,还不如做蹦床,但是我知道雁行有多疯狂,所以我选了最好的。但即便是最贵的,也没有多少钱,不用急着还,除非你打算和他分手——开玩笑的。
    你记得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吗?
    你问我是不是在写字,但其实那时我在滑冰。
    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对于雁行来说,世界的声音是随着速度划过耳边的风声,而对于你来说,世界是笔尖摩攃道林纸的声音。
    但它们听起来其实是一样的,不觉得很神奇吗?鱼诵雪。
    还有下一张……
    和下一张……
    end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人仗犬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金角小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角小虞并收藏人仗犬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