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男子的修为,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这里奇门遁甲乃是说书老人亲自所布,又经过大脑袋的精神力的加持,一般修真者就算是知道这里有九座院落,也不可能看穿其中的奇门遁甲之术的。
    但这位男子,竟然一眼就看穿了。
    黑影似乎有些害怕了,道:“主人,人间藏龙卧虎,咱们还是走吧,不要去招惹这些人间高手。”
    青衣男子道:“你怕了?”
    黑影沉默不语。
    他也是要脸面的,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确实在害怕。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道:“有我在,她们伤不到你,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说着,青衣男子放下了手中的大布袋,里面都是刚才在棺材铺里买的细禅香与纸钱。
    他拿出一把细禅香,手中一抖,数十根细禅香竟然全部被点燃,冒着淡淡的青烟。
    青衣男子双掌夹住所有的细禅香,口中念动古怪的咒语。
    咒语念完,双掌一扬,数十根细禅香尽数飞起,嗖嗖嗖嗖的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
    数十根细禅香瞬间就插在了附近方圆数十丈的地面与墙头上。
    每一根细禅香冒出来的青烟,都凝而不散,汇聚成一条条细长的烟雾,袅袅的升起。
    忽然,平地起了风,吹乱了青烟。
    青衣男子冷笑道:“区区奇门遁甲,也想破本王的画地为牢!”
    他手指一勾,布袋里飞出了无数纸钱。
    他双手快速变化手印,纸钱立刻被一股力量加持,散发着淡淡的幽光,朝着被奇门遁甲封印的那处院落飞射而去。
    突然,十几只红色火鸟飞出,这些火鸟明显都不是真实的,而是灵力幻化的。
    火鸟张口喷出火焰,将飞来的所有纸钱尽数烧成灰烬,随即,这些火鸟撞击在一起,形成一道火球,猛烈炸开。
    数十道火焰分射八方,将原本插在地上与墙头上的几十根细禅香尽数摧毁。
    青衣男子见状,向前踏出一步,一股气浪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衣袍开始鼓胀,长发开始舞动。
    黑影道:“你输了?”
    青衣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本王就没有输过。”
    黑影道:“你明明就是输了!你的画地为牢,不仅没有破了对方所布的奇门遁甲,还被奇门遁甲中的反击阵给破了!”
    青衣男子无言以对。
    他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道:“那个女子身上蕴含的明明是幽冥鬼气,可是,奇门遁甲之术乃是道家奇术,这里的奇门遁甲绝对不是那个女子所布。
    破了此处的奇门遁甲,对我本王来说不费吹灰之力,本王只是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黑影道:“你就是输了!”
    青衣男子道:“你再说一句,我就弄死你。”
    黑影果然不敢再说话了。
    院子里的元小楼与秦闺臣,并不知道她们此刻的处境有多危险。
    她们还在打扫着院落,收拾着房间。
    外面发生的一切,她们都毫无所知。
    这很不应该。
    奇门遁甲被外力撼动,并且自主反击入侵者,以她们二人的道行,应该早已经察觉才对。
    她们没有任何察觉,肯定另有蹊跷。
    青衣男子来头不小,他连续施法,连一处小小的奇门遁甲都破不了,还被黑影取笑,这让他难以接受。
    他手指一弹,从布袋子里又飞出了无数纸钱。
    这些纸钱在空中瞬间被点燃,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恐怖阴森的幽冥鬼火。
    无数团绿色的火焰,再度朝着奇门遁甲射去。
    嘭嘭嘭……
    在连续攻击之下,周围的格局出现了变化,只见青衣男子的面前空间开始扭曲变化,一座院落在扭曲的空间中若隐若现。
    青衣男子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就在这时,异变又发生了。只见那座扭曲的院落,竟然瞬间化作了一头狰狞恐怖的恶兽,张口一吸,数百道幽冥鬼火全部被它吸到了口中,扭曲的空间再度被抚平,那座时隐时现的院落,
    又再一次的消失了。
    青衣男子嘴角上的笑意凝固了。
    喃喃的道:“不可能!”
    说完,右掌向前一推,一只恐怖的惨白巨掌随即凌空出现。
    正是素女玄婴的独门绝技,幽冥鬼爪!
    没想到这青衣男子也懂得这一招。
    而且看样子,他施展这一招的威力并不比玄婴施展时小。
    幽冥鬼爪直接捏碎了空间壁垒,奇门遁甲的各处阵眼瞬间出现。
    不过,青衣男子并没有高兴多久,奇门遁甲便又开始反击了。
    大地开始颤抖,泥土开始翻滚。
    一只同样巨大的手掌,破地而出,与幽冥鬼爪凌空撞击。
    一声轰隆巨响,周围的房屋在强大的冲击波下,尽数的毁灭,空间一阵扭曲,那座消失的院落,终于出现了。
    此刻这座院落孤零零的出现在一片废墟之中,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可以看到,元小楼与秦闺臣这两个姑娘,还在没心没肺的在院子里忙碌着。
    不仅她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如此大的动静,就连蓝田县的百姓都没有发现。
    青衣男子表情阴冷,一股恐怖的阴煞之气爆发而出。
    他朗声道:“奇门遁甲没这种力量,阁下是谁,出来一见!”
    没有任何回答,但是对方却给了反应。
    只见原本被掌力摧毁的那些房屋,竟然仿佛时间逆转一般,正在迅速的变回原来的模样。
    看到眼前正在复原的房屋,青衣男子的眼中寒光四射。
    黑影恐惧万分,道:“时间扭转?怎么可能!这里的主人咱们惹不起!咱们快走吧!”
    青衣男子道:“就算是上苍之主,也不可能让时间逆流!幻象!这一切都是幻象!”
    话音刚落,他只感觉脚下一空,原本的大地竟然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他就像是失去了所有修为,正在急速的往深渊中坠落。
    青衣男子哈哈大笑,道:“本王果然没有看错,是幻象!一切都是幻象!阁下竟然能将本王收纳到幻象之中,本王很是佩服!现身一见吧!”
    “薛天,你这吊毛不在冥界好好当你的鬼王,怎么又跑到人间了?还欺负起人家小姑娘!你的格调可越来越低了啊。
    看在鬼仙与邪神的面子上,我今天放你一马,你走吧,别让我再看在你,否则见一次,揍你一次!”
    这个青衣男子,不是别人,竟然是鬼王薛天!
    这个名字如今在人间不太响亮,最近一次出现,还是龙门斗法时。
    不过,在两万多年前,鬼王薛天的名讳可是响彻三界,是不折不扣的须弥强者。
    叶小川的姘头,鬼丫头的生母鬼仙徐小丫,正是他的弟子。
    这一次鬼王薛天奉冥王之命,率领冥界修士进入人间,在龙门和人间修真者打了一架后,他就消失了。没想到,今日他出现在了长安城外的蓝田县!

章节目录

仙魔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仙魔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