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除却这些雇佣的洋人武者以外,就是申家的那些古武高手,也全部都是眼皮子狂跳。
    和申豹一样,他们都是见识过张狂实力恐怖的,如今眼下这应龙似乎实力也不容小觑啊。
    “嗷呜……”
    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从申豹的口中发出,宛若一条老狗在惨叫一样。
    进而,被应龙随手的扔了出去,在地上扑腾了数个跟头才狼狈地站了起来,不过申豹的这一只手也差不多是彻底废了。
    “都一把年纪了,半只脚就差要迈进棺材的人了,还在外面这般嚣张,说说看嘛,是谁给你的勇气。”应龙挑了挑眉,淡淡的扫了申豹一眼。
    “得罪了,老朽告辞!”
    眼下的申豹可不是傻子,一眼看出来情况有些不对,忍着手腕上传来的剧痛,冲应龙这么冷哼一声,转身就是大踏步的离开。
    眼下这种局面,连狂盟的一个管事都不是对手,申豹根本就不可能愚蠢的继续留下来找死。
    只不过,正如之前面对张狂之后的那般,他申豹想要离开,恐怕没有这般简单吧。
    “爸,不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应龙的身边,应欢欢上前一步,连忙这般开口说道。
    如果不是应龙不让他应欢欢出手,恐怕她应欢欢现在早就已经出手打爆申豹的狗牙了,想讨要张狂留下来的东西,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胆子。
    而不用应欢欢提醒,显然应龙也没有打算允许申豹就这么轻松的离开。
    “等一等,从幽云远道而来,就这么离开又岂会甘心,你不是想要张盟主留下来的东西么,我答应你便是。”应龙微微一笑,淡淡的开口道。
    什么?
    陡然之间,那申豹迈出的脚步也是瞬间落下,随即一张脸色扭曲到极致的精彩,就这么怔怔地望着应龙。
    “阁下,你方才的话是认真的吗?狂盟真的愿意将张盟主留下来的东西交给我?”
    不得不说,此刻的申豹就仿佛感觉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般,出现了幻觉。
    但是他申豹明显又不愿意放弃。
    应龙微微一笑,冲申豹一脸认真的开口说道:“可不是,大老远的跑来一趟,总不能白来。”
    “此话当真?”申豹依旧不愿意相信。
    总感觉眼前这一个光头就像是一只狐狸一般,故意在戏耍他。
    应龙点头说道:“当然,我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瞬间,申报的眼底就是闪烁出一道异样的光芒,有条件就意味着有戏,如果此刻应龙不说有条件,他申豹是绝对不会相信应龙的鬼话的。
    此刻这一句话音落下,申豹的那一双眼眸都是满满期待的看向了应龙,渐渐的都忘记了那手上传来的剧痛了。
    毕竟,如果能够得到延寿丹,这废掉一只手又有什么关系。
    面对一脸期待的申豹,应龙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很简单,你可以跟我进去,去取那张盟主留下来的东西,至于你身后的这群人,要死!”
    陡然,那申豹脸上的期待之色顿时收敛,一张苍老的面容也是再度恢复了扭曲。
    而身后的申家古武者,还有那些雇佣的洋人武者,脸色也都是为之狠狠一变。
    一个个体内的内劲能量都开始隐隐沸腾。
    申豹一双眼眸冷冷地盯着应龙,开口问道:“你的话如何能让人相信,这些人可都是老朽带来的强者,杀了他们岂不是正好随了你的心愿,视老朽如砧板上的鱼肉?”
    “哈哈哈……”
    听到申豹这般质问的语气,应龙直接狂笑出声,饶有兴趣的扫了扫申豹,开口道:“朋友,你这话,说的你好像你现在就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
    “你认为这些人活着和死有区别吗,我若要杀你,方才就已经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而且就你身后的这些蝼蚁,根本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如你所言,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们?”申豹狐疑的问道。
    他不否认应龙说的话,这些人的存在确实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眼前这个应龙,狂盟的管事,实力太过于强大了。
    但是,申豹却又怎么都想不明白,应龙为什么要单独杀掉这些人。
    应龙却是微微一笑,补充道:“很简单,我们张盟主留下的东西自然都不是一般普通的凡物,这些东西的去向必须严格保密,同时,这也是为你申家主的安全着想,这人多眼杂的,日后难免泄露出去,申家主,你说本管事说的对吗?”
    陡然,申豹的身形就是为之一颤。
    不得不说,他可没有想这么多,经过这应龙的提醒,申豹突然感觉确实有这个必要。
    申家的古武者,他倒是放心,可那些从海外高价雇佣过来的洋人武者可就说不准了,这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安分的主,若是他申豹真的拿到了张盟主留下来的延寿丹,说不定这些人会直接对他动手。
    猛然,申豹就是开口说道:“应管事果然考虑周全,抹杀这些洋人武者,老朽没有丝毫的意见,只是我申家的武者,应管事尽管放心。”
    应龙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我说了是条件,那便要一视同仁,当然,如果申家主不愿意也没关系,回头我便会将张盟主留下来的东西公之于众,随意的送出。”
    什么?
    申豹最担心的就是延寿丹了。
    如果张狂留下来的东西里面真的有延寿丹,那他申豹岂不就亏大了?
    “应管事,你这话可确为真的,老朽如何信你?”申豹开始犹豫了问道。
    应龙摆了摆手,淡漠的说道:“信不信你随意,反正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
    申豹闻言,狠狠一咬牙,冲应龙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老朽便信应管事一次。”
    “呵呵,那么申家主就请随我来。”话音落下,应龙便在前方带路。
    而那申豹任凭身后的申家古武者,还有那些洋人雇佣武者的如何抗议、抱怨,依旧是头也不回的跟着应龙进入了狂盟内部。
    霎时之间,在那狂盟之外,就只剩下了内劲炸响的声音,以及一片惨叫声。

章节目录

神医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筒并收藏神医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