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舒岑实在是累得不行,脑袋一沾客房的枕头就睡着了。
    清晨,舒岑是被闹钟吵醒的。她想挣扎着起床,而后想起今天是周六,又幸福地倒了回去。
    洗完澡之后舒岑看了一眼,发现文令秋不在家,估计是晨跑去了。
    文令秋这人舒岑别的不知道,但在生活作息上是真的标准且克制,每天早六点准时起床,然后雷打不动的去晨跑,跑一个小时再回来吃早饭。
    文令秋回来的时候,厨房已经飘出了jr0u粥的香味。
    他扯下脖子上的毛巾走到厨房门口瞥了一眼,舒岑正站在流理台前把已经煲好的粥端了下来,似乎是拿来垫手的毛巾有点薄,放下粥就烫得赶紧m0了m0耳垂。
    舒岑也立刻发现了站在厨房门口一身运动服的文令秋,朝他展颜一笑:“文先生早。”
    “早。”
    文令秋的身材b例确实极好,肩宽t窄,舒岑觉得他哪怕披个麻袋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可他模特身材,却是老g部作风十足的穿衣风格,平时衬衣衣扣全部归位不说,哪怕穿运动服也要把拉链拉到顶,舒岑在他身边待了快一年,甚至都没见过他脱衣服的样子。
    吃过早饭,吴秘书就来了,俩人一起进了书房。舒岑就坐在沙发上准备看会儿电视,等文令秋有空了发配她的去向。
    可今天文令秋这儿的事却是出奇的多,舒岑还没坐一会儿,门铃又响了。
    客厅也没别人了,舒岑走过去打开门:“你是……”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极为英俊的高挑青年,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眉目间满是桀骜不驯。
    “我找文令秋。”
    舒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直呼他的姓名,又见青年此刻浓眉微皱,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就想着拦一下:“文先生现在不太方便……”
    “见到就方便了。”青年看也不看舒岑一眼,直接抬腿往里走。
    舒岑追了两步,可就凭她要拦这么个近一米九的青壮年还真差了点事儿,青年长臂一挡就把舒岑挤一边儿去了,书房门也在这个时候应声打开。
    “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文星阑。”
    文令秋面se不善,目光中的凌厉哪怕不是看着她都让舒岑不自觉地发憷。
    “你没事吧,舒小姐。”吴秘书赶紧走出来扶了舒岑一把。
    “没事……”
    舒岑赶紧站稳,朝吴秘书道谢。
    “你有事进来说。”文令秋转身回了书房。
    这回吴秘书没跟进去,只是又朝舒岑抱歉地笑笑。
    舒岑刚坐回沙发上,没过一会儿就听书房里传来青年的声音,听语气是接近咆哮了。舒岑听着没多想,只觉得这个叫做文星阑的青年和文令秋真是两个x格的极端。
    和吴秘书俩人坐在沙发上,舒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找出来一个指甲刀准备修修指甲。
    这头指甲刚剪了一半,书房的门就又被粗暴地推开,‘砰’地一声撞到了门框。青年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经过沙发的时候却暼了正在剪指甲的舒岑一眼,而后倏地停住了脚步。
    “喂,你叫什么名字?”
    舒岑抬起头,正好撞上他的目光才确定这个人是在和自己说话。
    “舒岑。”
    这一打眼,文星阑才总算好好端详了舒岑的脸。
    她确实是属于漂亮的类型,哪怕在文星阑看来五官也是可圈可点,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就像是一只g人的小狐狸,右眼眼角下还缀着一颗泪痣,颇有风情。
    他心里思忖着这老东西的审美总算正常了一回,然后就掏出一根烟来点着了一pgu坐舒岑身边去了。
    “舒、岑。”
    他一字一顿地重新念了一次,点了点头。
    “和我睡一觉怎么样?”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