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晚上陪我去个饭局。”
    舒岑听文令秋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像是在机场之类的地方,赶紧应了一声好,然后拉开衣柜看了一眼,对里面可以称之为贫瘠的景象顿时感到有些无力。
    “两点左右有人去接你,你穿自己平时的衣服出来。”
    就像是能预料到舒岑现在的处境,文令秋适时地补上了一句。
    两点的时候,舒岑准时到了后门,果然看见那辆熟悉的黑se奥迪,可车旁站着的却不是她熟悉的吴秘书,而是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一袭黑衣站姿笔挺,犹如风中一棵挺拔劲松,目光冷然无波地看着校门口的方向,发现舒岑之后直接反手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动作极为利落。
    舒岑走近了才快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怎么看清楚,只觉得他刚毅俊朗的眉眼和文令秋有两分相似,“您是……?”
    “文启。”男人开口,声音也泛着低沉的冷se,“文先生吩咐我来接你。”
    舒岑进了车后座,其实还想问一句吴秘书去哪儿了的,可文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gu疏离肃穆感实在太强,让她没敢继续搭话。
    车进了市区,文启把舒岑带到一间造型工作室,舒岑本想着他应该会直接离开,可没想到文启却和她一起进了工作室的门。
    造型工作室里没什么人,舒岑进去就被化妆师摁进了皮椅中,而文启则是径直坐进了等候区。
    舒岑在被摆弄的间隙往等候区看了一眼,就看见他的坐姿非常端正,哪怕坐在沙发里脊背也挺得笔直,双腿自然地合拢,就连膝盖弯曲的弧度似乎都带着一gu刚毅。
    “文先生,您还需要来点什么吗?我们这里还有其他饮料和小零食!”
    前台的两个nv孩子一人给文启倒了水,另一人又拿来一碟小零食摆在文启面前,笑容可掬瞄着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不用。”
    “那会不会冷?我去把暖气调高一点吧?”
    “不会。”
    这两个前台的nv孩子在舒岑看来长得都很好看,可文启却像是入了定似的目不斜视地垂眸看着眼前茶几上的温水,就算是被搭话也只是保持着最低限度的回答,可那两个nv孩却还是乐此不疲地继续上前搭话。
    最后文启估计实在是烦了,直接起身出去了。
    等妆容和头发都到位之后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舒岑等得都快睡着了,总算从造型师嘴里听到一句“好了”,立刻如获大赦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文启出门之后去哪了,就站在造型工作室门口等了一会儿,然后就看见不远处那辆黑se的奥迪停到了她面前。
    “您久等了。”
    舒岑客气了一句,而回应她的依旧是文启的沉默,她小心地捋平裙摆才坐进后座,两只手放在腿上,规矩得就像是在课堂上的小学生。
    车子驶离原地不久,文启抬眸瞥了一眼后视镜,却看见后座的舒岑正在闭着眼睛做深呼x1。
    “你在g什么?”
    舒岑被文启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儿噎了两秒才顺下去:“因为我是第一次陪文先生参加饭局,我不知道待会儿要说什么做什么,我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给文先生带来麻烦,所以有点紧张……”
    似乎真的是因为紧张,舒岑的语速b平日里要快得多,说完似乎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悄悄地低下了头。
    文启沉默着听她竹筒倒豆子倒了一地,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舒岑的紧张,过了一会儿拿了一瓶水递到了后座。
    “喝口水。”
    舒岑颤颤巍巍地接过文启递来的水,“谢谢……”
    文启这次把舒岑送到了律海市地标式的五星级酒店。
    吴秘书早就在酒店门口等了,看见舒岑过来赶紧帮她拉开车门,舒岑下车后还不忘回头朝文启躬了躬身:“今天麻烦您了。”
    文启点了点头,没说话就把车开走了。舒岑跟着吴秘书往里走的时候问了一句:“文先生已经到了吗?”
    “文先生在酒店房间休息。”吴秘书说,“他本来是在外面开会的,今天下午才赶回来的,这边离机场近些,所以就在这里落个脚,今晚就又要走了。”
    吴秘书去描述这一幅忙碌画面的时候语速依然是不疾不徐,气定神闲,显然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
    “那今天这个饭局应该很重要吧?”毕竟是能让文令秋从外地特地赶回来的饭局。
    “那倒不是。”吴秘书想了想:“文先生本来是想推掉的,可听说律海大学那件事之后还是回律海了。”
    舒岑一愣,又见吴秘书回头朝她微微一笑,“身边发生这样的事,舒小姐应该有些消沉吧,所以我想文先生是希望带舒小姐出来转换转换心情所以才特地ch0u空回来的,所以您不用紧张。”
    “我没有紧张……”舒岑心头一动,面上却有些心虚地笑了笑,“很明显吗?”
    “没有,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吴秘书微笑着又给舒岑补了一刀。
    =
    好了,四个文家人出场出齐了!
    珍珠到300有加更各位冲鸭!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