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对了星阑,上回你那件事怎么样了?”
    包厢里,文星阑被毫无疑问地拱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坐着,手松垮地衔着个玻璃酒杯,酒杯里的威士忌已经被喝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颗硕圆的冰块。
    “还能怎么样,我就说城规局那群人怎么对我一口一个流程一口一个制度的,还不是他授意让他们别理我。”提起这件事,文星阑脸上的笑意立刻冷下,“就这么点小破事儿,那条线在地图上只要往旁边挪一厘米就万事大吉,他非得找我的不痛快。”
    其他几个人也都是和文星阑打小一块儿长大的,文星阑和文令秋的对立关系他们也都门儿清,听了文星阑的吐槽都各自摇头发笑。
    “算了算了,你也不差那么一块地儿,哎这首歌是谁的。”
    “我的我的!”
    话是这么说,可文星阑想起文令秋那副公事公办的嘴脸还是恨得牙根儿痒。
    “这是差不差的事吗,这是尊严!”
    旁边点来陪酒的公主贴心地给他倒酒,文星阑啜了一口又想起那天在文令秋那儿看到的小狐狸jing。
    说起来上次他从文令秋那出来的时候还想着要找人去查一查小狐狸jing的学校,直接把她拿下给老东西头上添一抹绿,结果手头的事一多就给忙忘了。
    “哎对了,周和飞呢?”文星阑左右看了一眼,“刚人还在这呢,一转眼怎么跑了?”
    “刚说出去上个厕所。”另一个男人指了指门外,又想了想,“哎不对啊,里面有厕所啊。”
    文星阑正好被旁边这公主身上的香水味儿熏着了,索x放下酒杯站起身,“我看看去,别喝多了在外面lu0奔被抓了。”
    他出了包厢,随手抓住一个服务生:“周和飞呢?”
    这里的人没人不认识周和飞,服务生愣了愣又看文星阑一身富贵,也不敢得罪,赶紧给他指了个方向:“刚刚周少进了那个包厢。”
    嚯?文星阑一听来劲了,今天可是周和飞做的东,带他们来了这么一ktv玩儿,说是yingsi做得好,放心。文星阑本来嫌吵不想来,是被三请五请请来的,结果现在这做东的跑其他包厢去了?
    他三两步直接走过去打开包厢门,里面正好一个nv孩在扭腰唱着歌,周和飞坐在沙发上被俩nv孩簇拥着,还剩最后一个nv孩躲远远地坐着。
    文星阑一眼就瞥见远远躲着的那个,差点怀疑自己看错了。
    这不老东西那小狐狸jing么?
    “哎,你怎么来了!”做东溜号被发现,周和飞显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站起身来迎文星阑,“哎呀这不是,正好突然有点事儿嘛,我这三个妹妹今天带着朋友来这玩,也没提前跟我说,刚给我打的电话,我正好在这也不好意思把人丢着,就过来看一眼……”
    “哦,妹妹啊……”文星阑刚看周和飞的手都伸妹妹k子里去了,在心里骂了一句去你妈的妹妹,脸上却还是笑着,用下巴指了指舒岑的方向:“那个是几妹啊?”
    周和飞也回头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舒岑,“这三个是我妹妹,那是她们的好朋友,今天刚带来给我认识认识的,怎么,星阑你有兴趣?”
    有兴趣,那可是太有兴趣了。
    文星阑颇有深意地对周和飞笑笑:“那我也不好夺人所ai啊。”
    什么妹妹,什么介绍朋友,文星阑对这些烂透了的事情见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但好歹是要从人手里把人带走,面子还是得给一点的。
    “哪儿的话,星阑你能当我哥们儿那就是给我天大的面子!”周和飞看文星阑似乎有点兴趣的样子,赶紧招呼着人坐下,“林灵赶紧倒酒,愣着g什么!”
    林灵跟周和飞也跟了一年多,还是第一次看他对谁这么恭敬,倒酒的同时还不忘偷偷打量文星阑。
    不得不说,哪怕只是单论皮相,文星阑也甩周和飞三条街了,更何况平时对她们颐指气使的周和飞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t1an狗。林灵看着文星阑嘴角噙着的一点似有若无的笑意,心思完全都扑他身上去了。
    文星阑一入座直接挤到舒岑身边,周和飞见状赶紧把灯关了大半,然后示意其他三人该g嘛继续g嘛。
    “小狐狸,还记得我吗?”
    nv孩的歌声继续响起,舒岑稍稍往更里面的位置缩了缩,躲开了文星阑的手,“……记得。”
    毕竟第一面确实印象深刻。
    文星阑没得逞也不在意,把手直接往后搭在了靠背上,“怎么,缺钱了?老东西穷了?你知道他们g什么g当的就敢跑这来,要是被老东西知道,你怕是这辈子都玩完了。”
    舒岑听出文星阑的话外音是让她趁现在赶紧求他保密,可不得不说舒岑现在看文星阑真和看救星差不多了:“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就在刚才周和飞还没进来的短短十几分钟里,舒岑分别接近三个nv孩,确认了她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瘀伤。
    等到周和飞进来的时候,舒岑从他ch11u0的目光中也明白了林灵整个寝室突然对她热情的原因。
    而她的手机却在刚进包厢的时候就被林灵以借之名收走,舒岑之后一直想着脱身之策,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今天凶多吉少,直到文星阑推门走进来。
    “当然。”文星阑凑到舒岑耳畔,压低了声音,“只要我想,现在站起来我们就可以走。”
    舒岑不急着高兴,果然又听文星阑话锋一转:“不过你先说说出去之后要怎么感谢我,我再考虑考虑。”
    =
    平安夜  我想要白se的平安果(啥玩意?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