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果然奏效,舒岑立刻不敢哭了,只能红着眼睛任由那y邦邦的圆头一下一下挤进自己狭窄的喉咙口,一下b一下狠,一下b一下急。
    文星阑自己也察觉到自己快s了,可想想竟然被这么一个小狐狸jing用嘴给ga0定又觉得不忿,g脆深x1一口气把yjing从她嘴里拔了出来。
    舒岑和那根上翘昂扬的x器打了个照面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文星阑一下压住,她脑海中不自觉地回想起动物世界中被狮子扑倒在草原上毫无挣扎之力的羚羊。
    “你不是说我用嘴就好了吗……”
    “我只说不做,也就是不cha进去。”文星阑想起来又恨得牙根痒痒,“怎么,我这根玩意儿b不上老东西的?你就这么看不上眼。”
    b不b的,舒岑根本没在心里b较过,甚至都没怎么敢看它,面对此刻文星阑咬牙切齿的质问也只能瑟瑟发抖。
    文星阑当然不会等这个小闷葫芦说出点什么来,直接手搂着舒岑的腰把人翻了个身,嘴里还念念有词:“妈的我觉得我简直是圣人,你待会儿可得给我夹紧了。”
    舒岑也不知道他指的夹紧是什么,问也不敢问,直到下一秒文星阑把那根烫红的y物挤进了她大腿根的缝隙间。
    那根柱状物的温度一下穿透轻薄的内k,让那一层布料仿佛瞬间化为无物,舒岑那两片小r0u唇被他凶悍的guit0u顶蹭着刮过去,刺激得她一下出了一背细汗,本想着等文星阑过去就没事了,可文星阑那guit0u就停在了她前端的小rouhe上。
    舒岑下意识扭了扭pgu想摆脱掉这个窘境,可pgu却被文星阑打了一下:“再乱动我真csi你!”
    文星阑都快急眼了,他能忍到现在完全是因为刚才都答应过这小狐狸jing了,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没用,可这小狐狸jing不光一点儿不配合不说,还老瞎几把扭!
    不知道自己的腿又neng又滑夹得他的roubang子都快爽飞了!?
    舒岑赶紧又不敢动了,可文星阑卧室的床设计简单得很,也没个床尾挡板什么的,她手没地方扶,腰又被那y邦邦的玩意儿烫得直发软,只能无助地抓住文星阑扣在她腰间的手腕。
    “你、你能不能快点?”
    其实舒岑问这句话的目的很单纯,可在文星阑听起来就不是那样了,他咬着牙简直恨不得把这小狐狸jing一口咬si。
    可事到如今他也没心思再去吓唬这小狐狸jing了,一只手扶着她的胯,腰上使劲地cg起来。
    他的yjing上还裹着舒岑的唾ye,来回ch0u动格外顺滑,guit0u凶悍的棱角在他往后撤的时候不时地往舒岑腿间的小rouhe上撞,撞得一片滚烫麻痒。
    舒岑红着脸咬着下唇,憋着劲儿不发出声音,可不断被那粗糙j身摩擦的x口却诚实地轻微翕动着,透明润滑的汁ye很快洇开,文星阑手上移直接握住那两团晃动的r波,突然发出一声恶劣无b的笑:“我怎么感觉越来越滑了啊,狐狸妹妹!”
    “没有!”
    舒岑急急火火地反驳,惹得文星阑直接笑出了声:“你可得念着我的好,记得我今天晚上都憋成这副狗德行了还没真把你弄过去。”
    这想忘估计都难,舒岑两条腿软得都快站不住了,好半晌才艰难地嗯了一声。
    文星阑听舒岑嗯得还挺爽快,抱着她的腰ch0uchaa得更是起劲,似乎是想把舒岑的大腿根摩擦出火来似的,直到舒岑被这一场甚至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的xa折腾得jing疲力尽之前,才拽着她的手掌伸到身前包裹住那颗圆头,在她掌心里s了出来。
    舒岑被s了满满一手,差点儿直接趴床上了,可想着总算结束了,她就忍不住满脸开心地往床下爬。
    可还没爬两步,整个人就又被文星阑给拽了回去。
    “你去哪?”
    “你不是都结……”结束的束字还没说出口,舒岑就看见文星阑本应该已经疲软下来的胯间巨物又完全恢复了活力。
    =
    文星阑:我怀疑你希望我早泄。
    舒岑:不瞒你说确实是这样的。
    文星阑:?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