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se的沃尔沃在车流中穿梭,舒岑感觉身t的不适感愈发严重,可大脑却又十分自相矛盾地愈发亢奋。
    这种感觉说实话很奇妙,舒岑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身t的不适并不是疼痛或冷热,就像是那个阶段已经过去了,只剩下小腹偏下的那一团火还在熊熊燃烧着。
    舒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那团火在越烧越旺,就像是想要将她整个人吞噬进去一样。她的双腿间开始产生强烈的空虚感,现在b起其他的东西,舒岑反倒是觉得用理智去控制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更困难一些。
    可一具y1uan的身t加上活跃亢奋的大脑会产生什么?
    舒岑这辈子都没有想过如何去g引一个男人,可就在刚才的短短两分钟里,她的脑海中已经闪过无数个被文斐然压在墙角狠狠c弄的画面了。
    更可怕的是,舒岑越想腿间那小r0u口流水就越快,她现在几乎不敢去想等一会儿到了医院下了车会是怎样尴尬的惨状,可即便想到她也没有觉得有多羞耻,反倒是有些兴奋。
    这时的舒岑才明白,这个白水是足以让人丧失道德和羞耻感的东西。
    她不知道这个药再这样发展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心里也开始急躁:“文法医,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医院?”
    文斐然转动方向盘拐进一个街角,他能听见舒岑逐渐粗重的喘息,却依旧面se如常。
    “我们不去医院。”
    舒岑愣了一下,就又听文斐然说:“因为去了也没用。”
    目前从医学角度上来说,能够抑制白水药效的药物还不存在,哦,如果y要说的话,打晕也许是个不错的治疗手段。
    “那、那怎么办?”舒岑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对文斐然的yy了,垂着眼哪里也不敢多看,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冒犯的举动来,“要不然……要不然文法医你把我丢在路边吧,我自己回学校……”
    听听这个小可怜现在在说什么胡话。文斐然听着又可怜又好笑,好在他已经把车在酒店门口停稳,挥退了想要帮舒岑开车门的侍者,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走了过去。
    舒岑下车的时候腿都发软,看见文斐然把外套围在自己腰间挡住了她下半身的灾难,头依然垂得低低的:“谢谢……”
    车被侍者开去停泊,文斐然则是直接扶着舒岑进了酒店房间,能感觉到舒岑抓着他小臂的手指尖都在抖,抖得无b克制,可ai得无以复加。
    “文法医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舒岑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她简直无法想象上次文星阑是怎么在喝了白水的情况下还能用那么大的力气拽着举着她走,“我今天就睡在这里了,你先回去吧……”
    因为无力,舒岑明明是很正常的语气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文斐然扶着她坐shang,在舒岑面前蹲下解开了她的鞋带。
    “你今晚如果要一个人扛过去,那估计会很痛苦。”文斐然弯起嘴唇朝舒岑微微一笑,大掌托着她的脚,拇指隔着一层棉质船袜m0到了她的脚掌。
    这里是跖骨,再上面一点是跗骨……
    连这两块骨头也生得这么漂亮的人可真是少见。
    舒岑都快哭了,手sisi地抓着床单,咬着牙把自己的脚从男人的手里拽了回来,使劲地摇摇头:“没关系,你快走吧,快回去吧!”
    她觉得自己变得好可怕,就连文斐然碰一下她的脚,竟然都能像是触电一样产生su麻的感觉。
    他再不走,她怕是真的要成强j犯了!
    =
    现在收藏还在涨着……我已经给客服发邮件了,客服说会处理
    但是我并不知道客服会怎么处理,如果官方这边认定是我的错,给我下榜封书(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我的错但万一呢),那我可能需要换一个号重新发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不小心触怒了谁,或者是得罪了谁,但是都一天了,大哥您就休息休息吧,我第一次t验到收藏蹭蹭增长却完全没有喜悦的心情……
    如果到最后真的需要重新发布,那么我会想办法再通知各位的,给各位带来不便真的很抱歉(鞠躬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