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阑口中刚刚磕了药的少年此刻正像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一样直gg地盯着她看,看得舒岑浑身不自在。
    文星阑也不瞎,立刻就发现这路元眼神不对,赶紧把舒岑往后护了护:“路元你看什么?这是我带来的人。”
    “呀,你现在这么护短啊?”路薇看着舒岑的表情微微一僵,冷冷地g了g嘴角:“好了,阿元你也去和其他人打打招呼吧,人家小姑娘胆子小,看一眼都害怕。”
    “好。”路元低低地应了一声,目光却还是sisi地锁在舒岑脸上,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转身走开。
    舒岑回想起路元的那个眼神还有点儿头皮发麻,文星阑也被路元那一眼看得有点来火了,就拍了拍舒岑的背:“你去休息一会吃点蛋糕,我去和乔进说一声我们就走。”
    舒岑侧头看着文星阑,一双大眼睛好像在问他这就可以走了吗?
    “当然,我想走就能走,去吧。”文星阑用嘴朝背后的方桌努了努嘴,“先垫垫,出去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那我先去一下洗手间。”舒岑现在确实没什么食yu。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
    看舒岑那个眼神,文星阑知道如果这里没人,她又要骂自己有病了,可她明明还没骂,他却已经笑得像真有病一样了。
    舒岑懒得理病人,直接扭头去了洗手间,路薇看着文星阑莫名其妙的笑,抿了口酒g起嘴角:“星阑,你现在口味还真是变了,这种楚楚可怜的小nv孩子你以前不说照顾不来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想照顾自然照顾得来。”文星阑笑够了懒洋洋地歪着脑袋回答了一句,就放下酒杯去找乔进说准备早退的事儿了。
    乔进哪能这么顺利让文星阑走,立刻提议让他吹一瓶,文星阑也不含糊,仰脖就开始吹,原本在低头聊天的人都看热闹不嫌事大开始起哄,外面一下被爆发开的人声淹没。
    舒岑进了洗手间,还没拉开隔间门就被后一步进来的人直接压在了门上,就在舒岑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来人的手已经顺着她的腰一路m0了上去!
    “你长得还挺好看的……陪陪我。”
    是路元!
    怔忪是瞬间的事,路元的呼x1喷吐在她颈间,舒岑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她立刻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脚上的高跟鞋在慌乱中踩到了路元的脚,她听见路元闷哼了一声,可却像是没感觉到太大疼痛一般继续sisi地抓着她。
    “救命——”外面的起哄欢呼还在继续,舒岑卯足劲喊出一声就立刻被路元捂住了嘴往隔间里拖,他身材看着瘦弱,力气却不小,舒岑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无法撼动半分。
    “你叫什么来着……我刚才……没记住……”
    他就像是嗑药已经嗑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说话都是飘忽着的,可拉着舒岑身t往里拖拽的动作却是无b有力。
    舒岑一瞬间感到了些许绝望,她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声到底有没有人听见,却很清楚的知道这个x1毒x1嗨了的人肯定听不进她的任何话。
    对于路元来说,她只不过是正好碰上的、一个可以发泄由毒品带来的x1nyu的工具而已。
    路元的手在她挣扎的过程中同时捂住了她的口鼻,眼看着她大半个身子已经被拖进了隔间,路元嘴上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兴许是脏话,可舒岑却已经因为缺氧眼前开始阵阵发暗。
    “我a的路元我的nv人你也敢动!”
    恍惚间,舒岑听见一声暴怒的叫骂,下一秒一直禁锢在她身上的力道就被一gu更大的力量拉扯开来。
    路元被文星阑一把掀翻在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又被补了两脚,当即就晕了过去。文星阑一把冲进隔间先扶起舒岑让她坐在马桶上,看她艰难地找回呼x1微微转醒才又出去对着路元又是几脚。
    “路元你今天是真的想si了吧,嗑药,我他妈让你嗑药,明天就把你丢局子里戒毒去,a的。”
    在场所有人都是和文星阑几乎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却也从没见过文星阑气成现在这副模样,面面相觑的时候还是乔进冲进去抱住了文星阑的腰。
    “星阑,行了!差不多行了!再踢出人命了!”
    文星阑喘着气瞪着地上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路元,血气已经冲上了脑门,让他后颈连带着耳根一块呈现出暴怒的通红。
    “怎么了,怎么回事!?”路薇晚一步挤开人群走了进来,看着地上已经昏迷不醒的弟弟立刻惊叫出声:“文星阑!你得给我个解释!阿元怎么了!”
    “他嗑药嗑嗨了连我的nv人都敢动,你说他怎么了。”文星阑说完扭头横抱起还处于脱力状态的舒岑,又甩给路薇一句冷冰冰的话:“给他留了口气你还得感谢乔进,别再让我看见他。”
    =
    害,你们是人吗,竟然怀疑我把手套吃了
    昨天下班后我还准备顺着原路去找找我的手套
    在路边看到个差不多的,无b兴奋地凑过去一看,哦是块砖头(。N2qq點CΘ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