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岑抬眸,就看见文法医的双眸中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涌动的暗色,她急忙抓住文斐然的手腕,却听他又开口解释:
    “胸口这里交给你自己倒可以,你的阴道红肿得也很厉害,你的手指不够长,进不到里面去,怕上药不完全。”
    她一眨眼,文斐然的双眸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清澈,就像刚才那一瞬间不过只是她的幻觉。
    “我是医生,在医生面前没必要害羞。”
    文斐然语气坦然,显得舒岑这股羞怯来得莫名又小器。她又怔怔地看了文斐然一会儿,松开了他的手腕:“抱歉……”
    舒岑刚才手一松,羽绒被又滑下去了半截,此刻一双红肿的乳尖儿已经在空气中扬起了头,文斐然看着上面小块的破皮,
    皱皱眉。
    “可能会有点疼,忍忍。”
    药膏触碰的瞬间确实是有些刺痛的,舒岑咬着牙忍住没有瑟缩躲开,可随即那股疼就被另一股酥麻的痒逐渐驱散。
    药膏从凉转温再到发热滚烫似乎只用了一瞬间,男人的指尖揉搓拨弄着她的小乳头,好像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挑逗的色情
    意味,可舒岑每每不安地看向文斐然的时候,他的表情永远是无比正经严肃,双眸中那股正色让舒岑忍不住为心中的邪念而感
    到羞愧。
    “好、好了吗……”
    两粒乳尖儿似乎被搓磨得格外久,摩擦生出的热直往舒岑的脸上冒,舒岑手背在身后紧紧抓着床单,掌心都出了一层薄
    汗。
    女孩子哪怕浑身被欺负成了这样也依然让文斐然移不开眼睛,纤细的腰紧绷着更显线条,饱满的乳微微上翘,形状几乎无
    可挑剔。
    哪怕不看骨相,她也是极美的。
    “好了。”
    药膏完全被乳尖吸收,文斐然收回了手,又抬眸对上舒岑懵懵的眼:“把被子掀开吧。”
    舒岑刚想把自己重新裹成个卷儿,一听文斐然的话愣了:“嗯?”
    然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文斐然已经用阴道举过例子了。
    可刚才乳尖儿被文斐然那么又揉又捻的,她的穴儿早就湿了,刚才就是一边夹着腿一边强忍着双腿间的一塌糊涂,想着等
    文斐然走了再慢慢收拾。
    “不行!”舒岑眼看着文斐然把药膏挤在中指指腹,急得都要哭了,“明天、明天吧!今天真的不行……”
    女孩子的语气已经带有一点哀求的意思了,文斐然看着她红透了的双颊,心头难耐的瘙痒在不断强调着他胸腔中的不满
    足。
    他还想要更多。
    想要她哭得更厉害一点,羞得更彻底一点,在他身下彻底把所有的淫乱都展现出来。
    “别闹,乖。”他深吸一口气扬起无害的笑容,“你的阴道口连带阴唇都肿了,睡觉很不舒服的。”
    “没关系!我没感觉!”舒岑眼眶含着泪,死死地攥着被子。
    然而她那点力气在文斐然面前确实不够看,他抬手稍一用力就把被子扯到了舒岑的脚边,女孩子两块大腿内侧已经全是黏
    糊的淫水,连带着屁股下面坐着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怎么这么敏感。
    舒岑实在是没脸见人了,立刻背过身去捂着脸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文斐然从背后环上她的腰,半个身子压上了床。
    “腿张开。”
    舒岑一边哭一边摇头,小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文斐然叹了口气,又用另一只手强硬地分开她的腿。
    粘腻的淫水被拉扯开,在舒岑的两腿中间勾出几道柔软的线条然后飘飘然垂落在床单上,舒岑感觉自己现在跳楼也不为
    过,已经处于自我放弃的边缘,直到文斐然的手指压上了她的穴口,舒岑才重新回过神来徒然地挣扎了两下。
    “别乱动,要先给外面涂好才行。”
    文斐然的声音一点情欲都听不出来,声线一如平常,可那手指却在舒岑的腿缝间磨蹭,发力的瞬间全都顶着舒岑敏感的位
    置。
    她太湿了。
    手指所到之处几乎全都站不住,稍一用力就滑开了。软嫩嫩的肉唇瑟缩着被他手指摆弄着,淫水更是肆意泛滥,让那点药
    膏的存在感几乎被削减为零。
    “呜……文法医……”
    舒岑腰一下就软了,手在空气中颤颤巍巍地想要扶着点什么,最后还是只能扶住文斐然捞在她腰间的手。
    文斐然手指几乎不需要用力就滑入了她湿滑的肉穴中,穴儿正好手指大小,吮着吸着他的手指往深处走。
    他侧过头去咬她的耳软骨,声线终于染上一丝微哑。
    “叫我什么?再叫一次。”
    “斐然……”
    舒岑被文斐然的低音震得心尖儿正发痒,男人的指尖又在她穴肉某处稍一用力,高潮的瞬间,男人的名字就从她喉咙深处
    不小心滑脱了出去。
    =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下一章不叫上药3!
    HáìTánɡSんUщμ(海棠圕щμ),Cō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