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松了手:“好了,去洗澡吧,该睡了。”
    舒岑在文令秋这里住了两天到了周五,本来她都忘了文令秋许诺要带她出去散散心这回事了,直到晚上文令秋让她收拾几
    件常穿的衣服一起带去,她才想起来。
    “文先生要带我去哪里啊?”
    女孩子似乎有点兴奋的样子,蹲在地上把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叠好放进包里的时候还不忘回过头问他。
    文令秋正坐在床上看书,金丝眼镜横在鼻梁上颇有些不近人情的味道,闻言也没抬起头来:“去了就知道了。”
    其实文令秋也很少出去玩,偶尔推脱不掉的才跟着去。明天要带舒岑去的那个地方,他也是第一次去。
    第二天,贾维一早就在山庄门口等着了,看见文令秋的车开进来立刻主动上去帮他拉开车门。
    “感谢文先生赏光。”
    “客气。”文令秋带着舒岑一起下了车,“带她来玩玩。”
    贾维经商许久,自然练就一身好记忆,对重要人物的长相可以说是过目不忘,看一眼就想起这还是上次文令秋带在身边的
    女孩子。
    “舒小姐早。”贾维也朝舒岑礼貌一笑:“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我们之前吃过一顿饭。”
    舒岑被这么一提醒立刻想起眼前的人,赶紧点点头:“贾先生您好。”
    几句简单的寒暄过后,舒岑被文令秋牵着进了度假山庄。
    山庄占地面积极广,内设高尔夫球场和马场,中间还有一个小湖泊。内设套房不多,但每一间设计都别具一格。大部分都
    分了上下两楼,整面的大落地窗可以把一整片一望无垠的绿地尽收眼底。
    贾维简单的把各个设施的位置给两人介绍了一下就非常有眼色地离开了,文令秋带着舒岑去房间简单地放了一下行李,就
    准备带她去马场。
    今天阳光已经有了几分夏天的味道,舒岑小胳膊小腿儿在这样炽烈的阳光下白得发亮,眼睛也不自觉地眯成了一条缝。
    “文先生,我从来没骑过马……”
    在去马场的路上舒岑就有点怂了,挽着文令秋的胳膊想着先讨一点技巧来不至于待会儿丢丑。
    “你现在能不能先教我一点,待会儿我怕我连马都上不去,好丢人的。”
    舒岑正说着,就看见迎面又走来一半生不熟的面孔。
    乔进。
    乔进身边也跟着个漂亮的女孩,穿得就像是已经进入盛夏似的清凉,俩人正黏糊着跟侍者往里走。
    “文叔叔?”乔进一抬头就先看见了文令秋,这回一点没有上次和文星阑说话那种痞劲儿了,表情一下变得认真而乖
    巧,“文叔叔好,您也来这玩儿啊。”
    乔进说完就往文令秋身边一看,似乎是也准备和她打个招呼,结果一看清舒岑的脸,一张俊脸猛地一愣。
    “你不是……”
    这不是文星阑捧掌心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的那小情儿吗?
    “认识?”文令秋也跟着看了舒岑一眼。
    “哦没有,我刚差点以为她是演电视剧的那谁来着,有点像,认错了……”乔进脑子转得也是一等一的快,迅速反应过来把
    目光从舒岑脸上移开,“文叔叔应该是头回来吧,这里我是第二次来了,我可以给你们当导游啊!”
    舒岑总算知道什么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了,就连乔进的脸都不敢多看,目光一直游移在旁边粗壮茂盛的装饰绿植上。
    “谢谢,不用了,你们玩。”
    好在文令秋也似乎并没有和人同行的打算,间接救了舒岑一命。
    “那好吧,文叔叔玩得愉快啊。”乔进虽然脑子里已经开始搞事情了,可也不敢在文令秋面前造次,被拒了也只得老实告
    退。
    乔进走后,舒岑安心了,和文令秋慢悠悠地又在散了一圈步,等走到马场去挑马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世界真小。
    “你踩住马磴子,对!踩稳了!我都让你别穿高跟鞋了你说说你……”
    不远处乔进牵着缰绳,一只手还扶着女孩子的屁股往马上托,而女孩子一边嬉笑一边尖叫,俩人就营造出一片热闹光景。
    “麻烦挑一匹温驯的给她。”
    文令秋目光只快速地在年轻男女身上扫过,就对迎上来的马场主说道。
    那头女孩好不容易上了马,还在满脸新鲜的适应阶段,乔进一回头又看见熟人,心里都炸礼花儿了,面上好不容易才端
    住:“文叔叔,好巧啊!”
    舒岑看乔进只是远远地打了个招呼并没有要迎上来一起玩的意思,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文令秋冲乔进点点头算是回答了,自己倒不急着选,从马场主那接过缰绳后先扶着舒岑上马。
    舒岑刚看那女孩上马上得费劲自己心里也忐忑,踩上脚蹬子后好不容易抬着腿坐了上去却发现意外的高,马稍微走动了两
    步她就吓得立刻弯下身抱住了马脖子。
    “别慌。”文令秋看她那副怂样倒也觉得有趣,“腿夹紧马肚子,放松。”
    那头,瑞福总部。
    文星阑难得周末在公司加班,可奈何夏季新品快要发售,其中还有这次向外征稿来的这一批新品,他可不得给那小狐狸精
    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一雪前耻吗。
    计划是这么计划的。文星阑正雄心壮志地看着下面送上来的企划案,突然桌上手机震了一下,他扫了一眼,看是乔进来的
    微信就点了进去。
    乔进:你看看这是谁?
    后面还跟了一个视频。
    文星阑点开视频,正好看见舒岑坐在马上,因为马儿不听使唤地走动而吓得泪眼汪汪,两只手紧紧抓着文令秋的手怎么也
    不肯松开。
    “文先生文先生文先生!你千万别放手啊!”
    女孩子带着点哭腔的叫声比起哀求更像是撒娇,然后视频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操?
    =
    乔进,当之无愧的损友
    像不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你们(?
    本文鉯后將洅яοùяοùщù(禸禸箼)。Ιń髑鎵鯁薪 綪ㄐヌ鑶涐ィ门ㄖㄅ哋阯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