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阑一下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起好。
    他在这加班,这小狐狸精和老东西出去玩了?
    这老东西老古董老色鬼也会带人出去玩?
    他回了乔进一个滚字,把手机摔桌上,低头开始重新看策划案,可看了半天满脑子都是小狐狸精坐马上那副怂样。
    我在这累死累活,你在外面逍遥快活?
    文星阑心里越想越不平衡。
    他站起身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又想起乔进昨天还打电话跟他说贾维最近在律海市郊弄了个度假山庄,他去玩了一次觉得相当好来给他卖安利,他因为今天要审策划案就给拒了。
    这么一想还不如他妈就答应了!
    正气着,乔进的微信又来了。
    这回还是一视频,文星阑点进去,就看文令秋一副架不住舒岑求的样子和她上了同一匹马,一只手牢牢地搂在小狐狸精那小杨柳腰上,另一只手拽着缰绳,俩人贴的那叫一个紧,恨不得把小狐狸给揉身体里似的。
    小狐狸精也不哭了,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紧张又警惕地和老东西一块儿抓着缰绳,就连乔进在偷拍都没发现,然后抓着缰绳的那只手又被文令秋一把攥进了掌心。
    真他妈老色鬼!
    文星阑又一屁股坐了回去,深吸一口气息了屏。
    冷静啊文星阑,不就是骑个马吗。
    下回他再带小狐狸去泡温泉,去海边,这不就又赢回来了吗。
    文星阑深呼吸了足足五分钟,才平息下情绪,决定不回复不助长乔进的嚣张气焰,直接重新端起策划案。
    然而乔进作为文星阑的头号损友,确实也是实至名归。
    午饭的时候文星阑准时又收到了一个视频,这回视角很明显就是躲在暗处偷拍的,画面模糊得很,可文星阑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小狐狸精。
    画面里的小狐狸精盯着盘子里的西兰花犹豫了足足五秒钟,还是叉起来偷偷放进了文令秋的盘子里,结果被老东西抓了个正着,还来不及慌就被强行喂了下去。
    下午,两个人又去了高尔夫球场,小狐狸精显然是个生手,笨手笨脚地挥空了两杆之后老东西终于看不下去,从背后把人抱住,手把手带着她把球打了出去。
    小狐狸精看着呈抛物线飞出老远的球特别没出息地‘哇’了一声,然后又转过身去夸文令秋厉害。
    这厉害个鸡巴厉害!
    文星阑要气得肝都要炸了,工作效率也低得惊人,憋着一口气把策划案审完圈了几个需要整改的地方,黑着一张脸甩给了助理就去了停车场,在驾驶位坐定后给乔进回了俩字:
    定位。
    那头乔进一看文星阑这回复就乐了。
    乔进: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父子共妻啊?这么刺激!
    文星阑:滚,定位!
    乔进:哎你说这算你爹上儿媳妇还是你上你小妈啊?
    文星阑气得头顶冒烟了都:我操你妈!
    被文星阑用国骂往脸上招呼,乔进不光一点不气反而蹲在地上笑得岔了气儿。
    乔进:怎么样我这偷拍技术还行吧,我跟你说我今天为了跟他俩我一天什么都没玩!
    文星阑的回复几乎下一秒就顶了上来:乔进你再跟我逼逼一句就绝交。
    乔进一看文星阑是真来气了,这才赶紧把定位发了出去。
    那边舒岑玩了一整天,兴奋完了开始累了。回到房间一眼就透过落地窗看见了浴池,文令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打了个电话让工作人员过来放了水。
    这里的浴池是仿天然温泉汤的设计,地面都是用鹅卵石铺的,中间用各种各样被磨平的石块堆叠围成一个圆形,因为设在房间的庭院里,确实像极了露天温泉。
    文令秋的意思是吃完饭再泡汤,可舒岑玩了一天也出了汗,越看那一汪温泉水越眼馋,可眼馋又不敢说,就时不时地往那边瞟一眼,然后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别处。
    怎么说呢,就像是不被父母允许吃零食又馋得要死的小孩。
    到最后文令秋有点看不下去了,大手一挥准了,就看舒岑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刚往更衣室跑了两步,又扭回头来抓起他的手。
    “文先生也一起……一起泡吧!”
    文令秋抬头,看女孩子脸一下红了起来,双眸中盛满羞怯,却泛着光。
    他一下把舒岑的手反握住。
    “好。”
    =
    文星阑:我气炸了。
    本文鉯后將洅яοùяοùщù(禸禸箼)。Ιń髑鎵鯁薪 綪ㄐヌ鑶涐ィ门ㄖㄅ哋阯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