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山庄的房间说是套房,其实说是独栋更合适一些,彼此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因为庭院中有露天温泉,还特地在顶部搭了花架,现在正值初夏,上面卷满了碧绿的花藤,舒岑坐在浴池里抬起头,还能在树叶与树藤的间隙看见天空中三两缀着的星。
    文令秋换好衣服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舒岑正仰头看天看得入神,他踏入温泉池,顺势把盛着酒盏的小木盘放在了水面上。
    木盘随着水波漾到舒岑手边,她才回过神来。
    其实舒岑邀文令秋一起泡汤是有私心的——
    她真的很好奇文令秋不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虽然舒岑看得出文令秋身材应该挺不错,可想想这人每次都把她脱得精光,自己依旧衣冠楚楚,时间一久心里难免有些不平。
    可真当文令秋赤裸着上身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舒岑又不好意思看了,目光粗略而又慌乱地在男人块垒分明的腹肌上扫了一眼,就赶紧垂下眼:“这、这里还有酒啊……”
    纯属没话找话的废话,舒岑说完就赶紧把小木盘推远了些,生怕自己待会儿手忙脚乱把酒瓶都打翻了。
    好在文令秋下半身还围了一条浴巾,要不然舒岑感觉自己又要丢人了。
    “嗯。”
    文令秋应了一声就在舒岑身边坐下,这汤池不算大,可容纳六七人一起泡还是绰绰有余的,舒岑正准备此地无银地往旁边挪挪给文令秋腾出位置,肩膀头就被男人揽住了。
    “去哪?”
    现在的天气白天有点暑热的味道,到了晚上却还是凉的,池子里的水偏热,蒸腾起一阵阵白气,直往舒岑的脸上扑,扑得她双颊直发烫。
    “哪也不去啊……”
    她两只手又不自觉地拧在了一起,文令秋看着觉得有意思得很,明明是她主动邀请他一起的,怎么自己反倒紧张成这样。
    “这酒是温的。”文令秋直接把小木盘拉到了舒岑眼前,“喝一点?”
    舒岑看那一小盏量也不多,就点了点头。
    她抬手挨个将一对白瓷酒杯斟满,端起酒杯啜了一口才发现这不是想象中的清酒,而是米酒。
    味道很甜,很好入口,有点像奶奶酿的甜酒酿,是舒岑喜欢的口感。
    文令秋看着女孩子因为喝到了心仪的酒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也小啜了一口。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舒岑逐渐放松下来把脑袋靠在了文令秋肩上,她抬起手主动在文令秋手中的小白瓷杯上碰了一下。
    “文先生,谢谢你,我今天真的特别开心。”
    如果不是文令秋,舒岑觉得自己可能穷极一生也没有机会来到这样的地方。
    “如果喜欢下次还可以来。”
    文令秋把空了的酒杯放回木盘中。
    “反正来日方长。”
    男人声音沉沉,语速平稳,舒岑从来没觉得来日方长这四个字这么好听过,一瞬间就好像头顶的春藤都开出了花来似的嘿嘿傻笑了两声。
    文令秋听舒岑笑完就没动静了,就侧过头去看她又在别扭什么,舒岑本来扭捏着想偷亲一下文令秋脸颊的,结果没料到文令秋这个时候看向了她。舒岑没刹住车,直接就亲文先生嘴唇上去了。本文鉯后將洅яοùяοùщù(禸禸箼)。Ιń髑鎵鯁薪 綪ㄐヌ鑶涐ィ门ㄖㄅ哋阯
    他不喜这种甜酒,这一盅基本都被舒岑给喝完了,舒岑喝了酒,胆子又比平时大了两分,知道亲错了也就慌了一小下,然后又傻乐了起来。
    “文先生,你真好。”
    水汽氤氲间,舒岑好像看见文令秋又笑了,嘴角弯起一个很浅的弧度。他今天难得没有戴眼镜,身上那股斯文却又疏离的感觉被减弱了许多,让他眉眼间多了几分温和。
    然后就在舒岑呆愣的时候,文令秋又低下头重新吻了上去。
    那边文星阑出来的不是时候,周末的这个点不是下班高峰却依旧走哪堵哪,等到了度假山庄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
    乔进是已经吃饱喝足了,出来接他的时候衣服上还有一个唇印。俩人一见面,乔进觉得自己前二十多年都白认识这人了。
    “你还真来了啊?”他还以为文星阑就随口那么一说,毕竟俩人关系太好,互相满嘴跑火车都不算什么事儿,“我靠大哥,你没搞错吧。”
    “我搞错什么了?”乔进的调侃文星阑今天听着格外不顺耳。
    “不是,你来干什么啊,人家现在都回房间那么久了,肯定都已经……那个,水乳交融渐入佳境了嘛!”乔进被文星阑凶了一句,还有那么点委屈,“而且你看看你这架势,搞得跟捉奸一样。”
    “捉奸?”文星阑哽了一下,他想反驳乔进,可越想越觉得不对。
    他这不是捉奸是什么啊?
    他可不就是来捉奸的吗!
    =
    我发现你们对文星阑都好坏哦hhh一群魔鬼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