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关键是,他凭什么捉啊。
    这老东西才是小狐狸精的正主,人家床都不知道上过几回了,他还这因为这几个清汤寡水的视频气了一天?
    乔进看文星阑的表情就知道他缓过劲来了,赶紧拍了拍他的肩:“得了哥们,我看你是最近被你舅舅逼得压力太大了,今
    晚我带你出去嗨一波,给你解解压!”
    “嘁,这地方还能有什么好玩的?”
    文星阑一听乔进那语气就觉得不靠谱。
    “这地方是没有,但我知道林狗他们今天在一个夜店包了场……”
    文星阑听着就觉得腻,可转念一想这小狐狸精和老东西估计正在里面做得激烈,就咬着牙应了。
    到了夜店,里面正嗨着呢,整个场子人不太多可大部分都是穿着清凉的女孩子们,浓郁的香水味混杂烟臭让文星阑直接就
    想转身往外走,又被乔进拉住:“哎哎哎你干嘛啊你!”
    几个女孩听见动静端着酒杯回过头来,文星阑回头一打眼就看见舒岑站在中间对他笑。
    他愣了一下,再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不认识的女孩。
    文星阑顿时更烦了。
    他摆脱乔进的手转身往外走,把乔进的呼喊也一并甩在了身后,一边往停车场走一边找到舒岑的号码打了过去。
    那头舒岑人已经被文令秋解了浴巾脱得干干净净,双腿跨坐在文令秋的腿上,吻得难分难舍。
    “唔……文先生……”
    舒岑被文令秋勾得欲火缠身,叫得又娇又绵,小手已经颇为大胆地去解文令秋腰腹处的浴巾了。
    文令秋也不阻止,看着她笨手笨脚地将他腰间的浴巾扯开,目光顺着他的人鱼线滑了下去。
    那根粗壮的大东西已经膨胀了起来,通体黑紫,顶头的皱褶都散发着舒岑惹不起的气息,她咽了口唾沫,又抬眼看文令
    秋。
    “自己来。”文令秋稍稍往后靠了靠,“上次不是学会了吗?”
    那叫学会了吗?那叫凭借生存本能勉强摸索了一次。
    这浴池的水刚好在她腰线之上,舒岑瘪着嘴支撑着双腿跪在浴池中,整个人就被文令秋搂了过去。
    女孩子香软的乳贴在了文令秋的唇边,他一张嘴便将那嫩红的尖儿含入口中,舒岑呜了一声,手拨开双腿间的唇瓣,含住
    了文令秋粗壮的头。
    气氛逐渐从暧昧趋于旖旎,直到突兀的手机铃声闯了进来。
    舒岑被吓得一个激灵,穴口跟着一缩,文令秋被绞得直接越俎代庖挺身贯穿了她湿润的穴,龟头一路碾磨着敏感的穴肉直
    至深处,温泉水稀释了淫水的润滑感,让快感变得更加清晰粗粝。
    电光火石间,恼人的手机铃声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无比锲而不舍的坚持着。文令秋伸手扶住舒岑的腰侧眸瞥了一眼,就
    直接翻身将舒岑压在了身下。
    舒岑一下整个人坠进了温泉池中,溅起了大片水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条腿就被文令秋硬生生地拽着又一次贯穿了
    进来。
    他连续两次插入都狠极了,舒岑才挨了两下就感觉小腹都被刺激得直抽抽,穴内的软肉更是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啮咬着男
    人的性器。本文鉯后將洅яοùяοùщù(禸禸箼)。Ιń髑鎵鯁薪 綪ㄐヌ鑶涐ィ门ㄖㄅ哋阯
    “文、文先生……”
    舒岑的声音已经有点哭腔了,她抬眸看着文令秋沉下来的表情,有些迷惘。
    “接电话。”
    文令秋又扫了一眼屏幕上文星阑三个字,声线中隐隐泛着一股凉意。
    虽然下了命令,可文令秋的动作却没有停顿过,灼热的性器不断地顶开女孩子软嫩的穴,龟头毫不留情地一次次摩擦着,
    碾压着她的肉壁顶到深处,撞进那小汪淫水中。
    舒岑咬着下唇含着泪,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在岸边摸到手机看了一眼,一下明白过来文令秋这突如其来的不快是怎么回事
    了。
    上次文星阑走的时候说要回去为新品发售闭关几天,一闭就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偶尔给她发一个加班吃的盒饭装个可怜
    什么的,舒岑也没怎么回复。
    六月飞雪啊。
    她吸了吸鼻子:“文先生……”
    “接。”
    文令秋的命令不容置喙,舒岑捂住嘴战战兢兢地按下接听,下半身就被文令秋又压回了浴池底部。
    “小狐狸精?!”
    那边文星阑本来就打个电话泄泄愤,没想到这电话还被接起来了,一下有点激动地喊了一声,喊完又发现自己有点不知道
    说什么好,憋了两秒才憋出一句:“你干嘛呢?”
    还能干嘛。舒岑的胯被文令秋一双大掌卡得死死的,男人腰肌紧绷不断她深处的某个点发力,龟头碾磨撞击着她的宫口,
    让她爽到一阵阵不由自主地颤抖。
    以往舒岑可以通过呻吟将这种几乎强烈到让她不能承受的快感转移出去一部分,可今天不行。
    会被文星阑听见的。
    =
    可怜文星阑,在线受气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