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岑一转身正好对上文星阑认真的双眸,赶紧转过身又回去接着做午饭了。
    因为文星阑的到来舒岑又多加了一个菜,最终午饭是三个简单的家常菜一个番茄蛋汤,文星阑在舒岑做菜的时候帮着打了
    点聊胜于无的下手,还被舒岑嫌弃说太占地方。
    不过也确实,文星阑牛高马大一大个子往房间里一杵,显得本就狭窄的房间更是逼仄得惊人,吃午饭的时候文星阑让舒岑
    和奶奶坐在床上,自己则是端起老人家里唯一一个小马扎,手脚蜷缩着,狼狈又滑稽。
    舒岑本来想着吃完饭再陪奶奶聊聊天,做点家务,结果却被老人赶出来说带文星阑去附近逛逛玩玩。
    文星阑手里还拎着老人给的大袋子,跟在舒岑身后。女孩子身上白底的连衣裙一看就穿了很久了,上面红樱桃的图案都已
    经褪了色,变得有点偏粉红了起来。
    “小狐狸精你这条裙子真好看。”
    文星阑觉得舒岑这样穿真好看,比在老东西家穿着丝绸睡裙还好看,比他上次特地给她打扮了一番还好看,裙子好看,人
    也好看,她扎起来有点炸的丸子头好看,不施粉黛素净的小脸也好看。
    舒岑闻言扭头看了文星阑一眼,又低头看了一眼被洗得发白的连衣裙,脸上也不知是不是被太阳晒得有些微微发红。
    她不应声,就回头看了文星阑一眼又继续快步往前走,文星阑长腿轻轻松松就跟得紧紧的,一边跟还一边偷着笑。
    俩人走到一所小学附近,舒岑看见了熟悉的面包房,她小时候最喜欢吃这里的豆沙面包,又想了想刚才文星阑吃饭时一副
    放不开手脚的样子,就走过去买了个豆沙面包扭头递给文星阑。
    “这个挺好吃的,我上小学的时候最喜欢了。”
    文星阑接过面包咬了一口,意外的在豆沙面包上尝到了外酥里软的奇妙口感,他立刻点头表示认可:“我还以为你从小就
    只喜欢鲜虾鱼板面呢。”
    舒岑白了文星阑一眼,“我喜欢鲜虾鱼板面是因为我爸只会煮泡面。”
    “你爸?”文星阑还记得刚才老人对他的批判态度,“他不是不管你们母女俩吗?”
    “其实我爸没有像我奶奶说的那么不好,他虽然以前确实很少回家,也喜欢喝酒……”舒岑想起总是在她面前强打起笑容来
    掩盖眸底疲色的爸爸,心里又微微一酸,“我小时候也讨厌他,觉得他让妈妈受了很多委屈,但是后来他已经后悔了,也改
    了,可惜那个时候我妈已经再婚了……”
    舒岑曾经当然恨过,她不懂,也不理解,为什么明明是夫妻,爸爸可以做到把家里所有的事情都丢给妈妈一个人管,只顾
    着自己喝酒逍遥。
    后来父母离婚,舒岑也在心里暗暗地发过誓再也不要理爸爸了。
    但李巧云之后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新的孩子,逐渐也没时间去管住在学校里的舒岑,舒岑能理解,可是心里还是
    忍不住时常会想自己是不是变成了多余的那个人。
    她是艺考生,虽然住在学校可也必须学校画室两头跑,每天从画室出来都已经九点半了,李巧云赶不过来却又放心不下,
    所以那段时间照顾和接送的任务就被父亲舒卫揽了下来。
    舒岑从一开始的抵触抗拒,再到后来的麻木接受,父女俩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和谐了一些,可实际上却是完全没有任
    何改变。
    舒卫每天也是挤出时间来接送她,有的时候买一份街边的盒饭带来给她,有的时候则是自己煮一点泡面再加个荷包蛋带来
    给她,然后舒岑就和舒卫俩人坐在画室附近的街头呼噜噜地把面吸完,再进画室画画。
    每天看见舒卫的眼底都带有浓重的疲惫之色却依旧在她从学校或画室走出来的时候露出一个笑容来迎接她,日复一日,舒
    岑逐渐也觉得好像没什么不能过去的了。
    文星阑听着舒岑讲故事,看着她眼底的坚强神色,其实是很想抱抱她的,可奈何一只手拎着油果子另一只手拎着酒瓶子,
    确实已经满载了。
    是老人沉甸甸的情意束缚了他!
    舒岑带着文星阑在小小的城市和熟悉的街道中穿梭了一下午,直到晚饭前俩人才在舒岑家门口分别。
    文星阑又自己走回酒店,进了门把老人给的东西先安置好,然后累得直接转身把自己摔进了床上,有些疲惫地眯起眼的同
    时,脑子里又浮现出舒岑穿围裙的样子。
    不得不说,小狐狸精穿围裙真好看,看起来温柔又贤惠,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好像他们成了新婚夫妻的感觉。
    怎么还有人能把围裙穿那么好看的呢。
    要是里面没有那条连衣裙该多好……
    正想着舒岑穿裸体围裙得是什么样的时候,文星阑隐约地就听见了一声门铃声,他想起身去开门,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扇
    门前,刚那声门铃是他自己按的。
    “来啦!”
    门里传来女孩子甜甜的声音,文星阑正站在门边发愣,就看见门被打开,舒岑笑意盈盈地探出头来。
    “怎么回家还敲门了,直接开门进来不就好了。”
    文星阑愣愣地看着舒岑,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们好像已经结婚了。
    “怎么了……”舒岑说话的时候还下意识低头瞥了自己一眼,脸儿悄悄红了起来:“不是、不是你说让我这么穿的吗,怎么
    又这样呆愣愣的看着我?”
    文星阑这才发现舒岑身上除了一条雪白的女仆围裙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女孩子千娇百媚的身体就那么堪堪被围裙遮着,文星阑甚至都不需要探出头去,就能将她胸前柔软的沟壑纳入眼底。
    “我、我去做饭了!”
    女孩子被文星阑实在盯得害羞了,红着脸扭头回了厨房,文星阑目光跟着她背后一摇一晃的蝴蝶结进了厨房的死角,身子
    才跟着移动了过去。
    厨房里,舒岑背对着他站在流理台前,大片的雪白裸背几乎让文星阑移不开眼,那硕大的蝴蝶结成了她背后唯一的遮羞
    物,就像是狐妖蓬松的尾巴,每一下晃动都带着妖娆妩媚的味道。勾撩着人心。
    蝴蝶结的缝隙中,文星阑看见女孩子雪白的臀缝。
    她连内裤都没有穿。
    文星阑一个愣神的功夫,身体已经动了起来,自己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别闹!”舒岑手上还握着汤勺,圆乳已经被文星阑握了满手,男人用指腹隔着一层软布搔刮着她的乳尖儿,没一会
    儿那两颗软粒便挺了起来,从围裙下顶出一双凸起。
    文星阑侧过头去啄吻她的后颈,放纵肆意地将自己的吐息尽数喷吐在她细嫩的皮肤上,同时一双手非常轻而易举地滑入了
    她的围裙内,将那两团绵软的肉捏来揉去。
    “星阑……我还在做饭呢……”
    从她嘴里喊出来的星阑二字无比美妙,文星阑感觉自己下半身硬得都快炸了,也不管锅里的汤现在是什么状况,直接抬手
    关了火:“有你还吃什么饭啊。”
    文星阑抬起舒岑的腿就直接顶了进去,阴茎一下被软肉完全包裹住,龟头进到深处,舒岑娇糯地哼了一声,手指却非常自
    然地从文星阑的指缝间滑了进去,十指紧扣。
    =
    我为了给文星星吃点肉,我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本文鉯后將洅яοùяοùщù(禸禸箼)。Ιń髑鎵鯁薪 綪ㄐヌ鑶涐ィ门ㄖㄅ哋阯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