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简直是耍无赖!
    舒岑抬手就想捶他,可拳头却被文星阑一把用手包住重新压回了床上,舒岑还没急,倒听见文星阑愉悦又痛苦地抽气
    声:“小狐狸精,你这身子骨怎么长的,这小穴……吸死我了……”
    嫩滑的水穴又窄又深,他整根阴茎深埋进去又热又烫,深处的穴肉才刚被这么顶了两下就跟活了一样吮他的头,爽得文星
    阑腰眼儿都发麻。
    “你这紧的,我天……”文星阑缓缓地动了两下,感觉自己死舒岑身上都不冤,“老东西是不是太细了没把你给操开
    啊……”
    这话是文星阑自说自话,可语气却是无比真情实感的,舒岑哪儿见过这阵仗,想想做爱过程中话最多的也不过就是文斐
    然,人家虽然说的多可语气还是正经八百的,哪像文星阑似的内容骚语气更骚。
    “呜……别……啊……别说……”
    女孩子张嘴想反驳,可文星阑一瞥见她想说话就发了狠地往里顶,顶得舒岑话都在嗓子眼儿被突生的淫声浪语给碎成了片
    片。
    “哦我操,叫的也太好听了……再多叫几声,我死你身上得了……”文星阑现在看小狐狸精是哪儿哪儿都好,没有不好的地
    方,感觉全世界所有能给女人安排上的优点在小狐狸精身上都能一一得到体现,“再叫两声,叫叫我名字!”
    文星阑一边卑微要求,一边腰上还动得欢,侧腰两块肌肉紧绷得线条都发硬了。
    “哈啊……呜啊……星、星阑……”文星阑的插送一开始速度就不慢,没有所谓循序渐进可言,舒岑不消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的
    穴儿都快给操化了,淫水像是堵不住了似的一个劲儿地趁着穴与肉棒抽插的缝隙往外淌,“慢、慢一点……呜……吃不消……”
    她是真吃不消,嫩汪汪的小嫩穴没一会儿都被插得汁水横流了,文星阑欣喜又嫉妒,也不知道这老东西做了什么把这小狐
    狸精调教得这么好,干起来这么神仙似的舒服。
    “你也太敏感了,那我要下了狠心想干你,你不是得被干晕过去。”文星阑下半身稍稍放缓了一点速度和力道,嘴上却还
    不放过她,言语刺激且不算,说完话还低下头去咬舒岑的小乳珠。
    粗糙的舌苔刮着敏感的乳尖,舒岑被激得身子一抖,下一秒文星阑却更加过分地连带着那一小圈粉色的乳晕一块儿含了进
    去。
    “呜、呜……”舒岑脑袋激烈地歪向一侧,被文星阑撞得来回摇晃的另一侧乳也被他握进掌心,三重快感当头降临,她发出
    两声短促的呜鸣便一下被送上了高潮。
    文星阑被舒岑的高潮打得一个措手不及,差点儿也跟着交代了,好在他反应快赶紧往外退,才在席卷而来的浪潮中勉强存
    活。
    这也太敏感了。
    文星阑心里又开始发酸,扶着自己的肉棒子重新捅回去还不忘套话:“岑岑,是我技术太好了吗,你怎么高潮得这么
    快?”
    舒岑穴肉正敏感着,被文星阑这么一回马枪捅得一下泪眼汪汪的,娇气地哼了一声:“跟你的技术……呜……没关系……”
    她也知道自己越来越敏感了,最早的时候在文先生那儿更多的好像是呆呆木木的,前戏还得做一会儿才能插进来,现在好
    像接个吻都能把穴儿接湿了去,随便被操弄两下就直接高潮了。
    “是吗!?”舒岑这话是随口那么一说,可文星阑听来那可就是关乎到男性尊严的挑衅,他一双手立刻跟机器人似的卡住
    了舒岑的臀瓣,一下一下发了狠地往里顶,“和我的技术没关系?那和老东西有关系了,你觉得我和他谁比较厉害?”
    “哈啊……嗯……哈……不是、呜……”
    这酸味儿都快充斥整个房间了,打翻一瓶老陈醋的结果不过如此。舒岑大概也察觉出是自己这句话说得不妥摸了文星阑的
    逆毛,可现在已经晚了,求饶的话都被淫叫顶得七零八落的,不仔细拼凑都听不出说了什么。
    “星、啊啊……星阑……呀啊鱚歡泍書噈↑Π2QQ點℃οΜ閲dц鯁茤書籍”本伩鮜剘唯㈠鯁薪ωánɡ阯:яōURΟμωU.ín
    文星阑估摸着自己不过往里顶了二十来下,小狐狸精就又尖叫着高潮了,一张脸儿涨得通红,额头上都是细碎的汗珠。
    他这回也不躲了,咬着后槽牙抱紧了她的屁股继续往里狠插,“你看看我才往里插了几下你就高潮了,我来数数,一二三
    四……”
    舒岑上一个高潮还没完,快感又如同雷花般在她身体里炸开,文星阑感觉到女孩子浑身激烈地一抖,松了她的胯,同时手
    指狠狠地在她阴蒂上一揉鱚歡泍書噈↑Π2QQ點℃οΜ閲dц鯁茤書籍
    一股尿意从尾椎处一下如同植入地里的魔豆般一下发芽开花,节节攀升,舒岑张张嘴哑哑地都没叫出声来,激烈的水柱就
    从她腿间猛地喷射了出去。
    =
    舒岑:这是失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qqq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