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见到了想见的人,文斐然的脚步很轻快。舒岑一听就红了脸,也不敢再继续和文斐然搭话了,只顾低着头闷头往前走。
    两个人坐着计程车回到了市区,放完行李索性就在酒店房间里简单聊了一下范文的这件事,文斐然听完似乎也认同舒岑指出来的疑点,点了点头。
    “那我们还是得见到尸体再说。”
    “怎么见?”尸体已经被抬走,舒岑也不知道被存放在哪儿了。
    “我有办法。”
    俩人简单的吃过午饭之后,舒岑按照文斐然的意思把他带到了市内规模最大的医院。
    “一般如果警局不够大,尸体都会被存放在医院的停尸房里,直到结案再送殡仪馆。”
    舒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情,战战兢兢地跟着文斐然去了停尸间,本来还想问他要怎么混进去,结果到那一看根本没有人守,整条走廊空空荡荡,明明开着灯却显得阴森森的,到处的角角落落都冒着一股寒气。
    舒岑一下就怂了,文斐然也就干脆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在门口放风,如果有人过来了就敲门通知我。”
    虽然两个地区不同,但好歹都隶属于公安系统,文斐然顺利地找到了范文的尸体,然后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简单地检查了一下。
    皮肤重度烧伤,多处粉碎性骨折,这都很符合爆炸死亡的特征。
    颅骨胸骨碎的也比较厉害,不像是被人迷晕之后放在案发现场炸死的。
    尸体倒是没什么疑点。
    从医院出来回到阳光下,舒岑感受到真切的阳光温度才稍微松了口气:“文法医,范叔叔的尸体还正常吗?”
    “没法解剖,不过我刚才摸了一下,从骨头碎的位置来看没太大疑点。”文斐然说着看向舒岑,“案发现场在哪里?”
    得换个切入点。
    俩人又打车去了范文家,到了楼下,于晴已经联系了殡葬公司的人搭起了棚子,看见舒岑和文斐然从出租车上下来还愣了一下。
    “舒岑,你怎么来了。”
    她放下手上的事情站起身迎了两步,看了文斐然一眼:“哎呀,这是男朋友吗?”
    舒岑还没来得及说不是,文斐然就先笑着接过了于晴的话:“你好,我叫文斐然。”
    俩人简单地打了招呼,于晴把他们先招待进刚搭起的棚子里。
    “今天这么热,你们怎么还特地跑过来了。”
    舒岑立刻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借口:“奶奶说让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她因为撒谎有些心虚,目光无意识地躲避了和于晴对视,却意外地在于晴手腕上发现了一串昨天没有的珍珠手链。
    珍珠饱满圆润,成色很好,价格不菲。
    “哎,我今天都跟她说真不用了。”于晴没发现舒岑的目光,笑着摇摇头,“她还在电话里跟我说自己要来帮忙呢,这么热的天……真是太善良了。”
    正说着话,文斐然已经去不远处的小超市买了些冷饮雪糕过来,于晴颇为受宠若惊地连连道谢,就看见文斐然拿着冰棍儿送到了不远处正低头玩平板的小女儿面前。
    “萌萌,别玩了,好好谢谢哥哥!”
    舒岑看文斐然蹲下身开始和范萌萌搭话,也佯装闲聊搭了一句:“于阿姨,你这个手链还挺好看的……是多少钱买的呀?”
    “哦这个啊……”于晴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腕,无意识地摆弄了手链一下,“好像是前几年你范叔叔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吧,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百来块钱的一个链子。”
    不对。
    那些珍珠很显然不可能只值百来块,于晴是真的不知道这条手链价值几何吗?
    “难怪之前奶奶还说范叔叔比我爸爸会疼人多了呢,我爸就从来都不记得我妈生日。”
    舒岑无心地接了一句,可话音未落却见于晴的眼眶又微微红了起来。
    “是啊……范文他真的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父亲……”
    于晴的伤心似乎是真的,至少舒岑看不出半点演技的痕迹。范雯雯又抽出一张纸递给妈妈,转移话题:“好了好了,这说了两句又哭上了,你们看看萌萌现在多开心。”
    舒岑回头,就看文斐然和范萌萌倒是聊得开心,范萌萌连平板电脑都不玩了,满脸兴高采烈地盯着文斐然的脸。
    “她啊,有点颜控。”范雯雯看着妹妹的样子都觉得好笑:“我追哪个爱豆她就跟着我追,在路上看见好看的小哥哥都走不动路的。”
    “……”好真实啊。
    舒岑这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于晴母女俩聊着天,也找不到机会提上楼看看这件事,本想着先撤退从长计议,可范萌萌一听文斐然要走就哭,直到最后快到晚饭时间小女孩累得睡着了,文斐然才终于能和舒岑一起离开。
    回去的路上舒岑觉得不好意思极了:“抱歉,今天白跑一趟,还让你哄了一下午孩子……”
    “这有什么关系。”文斐然坐在一旁,语气是笑着的,听起来却有几分倦,“其实范萌萌是个很好的切入点,毕竟孩子知道的多也不像成人一样设防。”
    舒岑听出文斐然语气不对,侧过头去一看,却看见男人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脸色已然像纸一般苍白。
    “文法医?”
    舒岑被吓了一跳,文斐然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片从冬天好不容易被保留到夏季的雪花,只要指尖稍微一碰,就会消失在空气中一样,让她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
    “吓到你了?”文斐然靠进椅背中,微微阖上眼,“抱歉……我的眼睛不太舒服。”
    眼睛?
    “那我们去医院……”
    “没事。”文斐然闭着眼,却依旧准确地找到了舒岑的手握进了掌心,“不用去了,我自己就是医生。”
    “那……那怎么办?”
    文斐然侧过头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如果你帮我揉一揉,也许会好一些。”
    閲渎楍書銗續僦よんαιΤΑńɡSんūщū(嗨棠書屋),てOM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