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斐然躺在床上,房间的灯全部都被舒岑关得干净,电脑屏幕的亮度也被调到了最低,即便如此,她还是怕打扰到文斐然,还特地抱着电脑去了沙发上,就差再找个床单把自己罩起来了。
    他听着舒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支支吾吾地说今晚就住在奶奶家了,她确实不太擅长撒谎,语气任谁听来都是心虚的,挂了电话之后还悄悄地松了口气,可爱得让文斐然嘴角无声地弯了起来。
    舒岑就这么一直看着,也不发出其他声音,偶尔才轻轻地按两下键盘,文斐然偶尔在清醒与昏睡的边缘游走的时候,都几乎感觉不到舒岑的存在。
    不知过去了多久,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文斐然听了一阵也没听见那轻弱又有规律的键盘声,这才睁开眼,看了一眼沙发上抱着电脑睡着了的小姑娘。
    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从舒岑怀里把电脑抽了出去,顺势瞥了一眼,就看见舒岑这一夜确实没白熬,所有她觉得有疑点的支出都被标红并汇总到了另一个表格里。
    文斐然合上电脑,摸了摸舒岑的脑袋把人抱起来,舒岑睡得正迷糊,也分不清抱起她的人是谁,只觉身体悬了空下意识地就抱上了来人的脖颈。
    女孩子柔软又丰腴的胸乳紧紧地贴上了文斐然的胸口,脑袋靠在了他的肩上,轻软的吐息就像是小动物毛茸茸的爪子挠得人生痒。
    文斐然按讷不住侧过头去在舒岑的嘴角啄了一口,舒岑被打扰了睡眠却也只是小小皱起眉,呜地一声瑟缩了一下,就像是被主人欺负还不自知的小奶猫。
    文令秋是哪里捡来这么个小乖乖的。
    文斐然把小乖乖放回床上,天还没大亮,他躺人身边顺手把空调温度又往下降了两度,没过一会儿舒岑就感觉冷,蜷缩着开始往他怀里钻。
    女孩子的四肢就像是某种散发着奇异馨香的柔软植物一样缠上了文斐然,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温度后迅速收紧,鼻头蹭在文斐然胸口上还发出舒服地轻哼。
    她似乎是完全把文斐然当成了抱枕,动作格外放松,腿儿自然地架在文斐然的腿上,软热的腿缝贴着男人也毫不自知,直到被男人迅速苏醒膨胀的硬物顶住,才稍稍扭了扭腰。
    文斐然对自己的勃起毫无负罪感,甚至还自然地伸出手去扣住舒岑的后腰,顶在女孩子的小腹上,不让她逃开。
    舒岑熬到凌晨四点多才总算熬不住,一闭眼就陷入了深度睡眠,虽然感觉到小腹有些不舒服,可却挣扎不出睡梦的怀抱。
    她呼吸间小腹的微微起伏让文斐然也逐渐不那么好受,男人的手捧起她的脸小心翼翼地吻下去,女孩子熟睡间微张的牙关方便了他的入侵,文斐然熟练地挑动着舒岑香软的舌尖,情不自禁地加深这个单方面的吻。
    女孩子到处都散发着勾人的甜香,文斐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咬住饵料的鱼,明知这一切不过是饮鸩止渴,却还是忍不住飞蛾扑火。
    舒岑逐渐缺氧,手无意识间推了文斐然两下,又顺势被男人攥进掌心,牢牢地扣在怀里。
    文斐然缓缓松开舒岑双唇的时候感觉自己离疯子又更近了一步。
    舒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外面太阳已经过了最盛的时候,可热度却还是不减。
    她睁开眼,想起自己睡着之前在做的事情,一下从床上挺了起来,就看见文斐然正背对着她看着电脑屏幕。
    “斐然,我、我睡着了!”
    嗯,不光睡着了,而且睡相超级可爱,让他差点没把持住。
    文斐然微笑着转过头看向舒岑,“我看过你做的整理了,做的非常好,基本上有疑点的大额进出账都被点出来了。”
    被夸奖了,舒岑有些不好意思地下了床,“有有用的信息吗?”
    “有,你来看。”文斐然指了指电脑屏幕,舒岑立刻凑了过去,就看见男人的手指指着前年十二月份的一笔入账,“这笔入账很奇怪,刚才我找人查了一下,是从一个名叫东成的建筑公司转过去的。”
    舒岑昨天在做整理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是一笔三百万的入账,也是整整两年来范文家入账数目最大的一笔。
    三百万,舒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这个数字,因为那是当时范文主动提出承担一半之后也依然让她和奶奶度过了几个绝望的不眠之夜的数字。
    她不想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笔入账的来源,但怀疑的种子却早已生根发芽不断疯长。
    “对,这个东成……就是当时把一个养老院项目给我爸爸的公司。”舒岑忍着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一些,不要干扰文斐然的调查判断,“我爸爸是去年五月份接的那个项目,和范叔叔一起。”
    “然后我重新查了一遍东成近两年的工程,在这笔款进入范文家的时候,范文手头上还压着养老院那个项目没有交付,而工程款也没理由走他私人账户。”
    那么这三百万的入账,就很有说法了。
    閲渎楍書銗續僦よんαιΤΑńɡSんūщū(嗨棠書屋),てOM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