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岑的手机被文星阑攥在手中,正好面对着她,能让舒岑看见屏幕上通话中的界面。
    她第一反应是要捂住嘴,可文星阑另一只手迅速分别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压在了车窗上,同时下身还在不断发力往她最敏感最深的那块软肉上撞。
    舒岑咬住下唇,整张脸几乎在几秒钟之内就完全憋红了,她在祈祷,祈祷那头文斐然能听不见声音之后就把电话挂了,可同时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文星阑还在操她。
    他的阴茎还在不断推挤着她的软肉搅动着里面一腔淫水,往回拍打的时候能发出让她听着都忍不住臊得面红耳赤的清脆声响。
    舒岑看着屏幕上一秒一秒增加的通话时间,巨大的羞耻感让她再一次小声哭泣了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星阑……”
    “怎么了,不是你想接的吗?”文星阑压着声音,低沉中却完全失去了往日那股少年感,舒岑在抽插中某一个失神的瞬间,从文星阑的嗓音中听出了几分文令秋的影子,“就这么怕文斐然发现我吗?”
    “星、星阑……”
    舒岑被自己那失神的瞬间吓得不轻,却又看见文星阑的手挪到了免提上面。
    “说话,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和他说话的。”
    会不会是那种他向往已久却从来没听过的,那种怀着欣喜的温柔,每一个字里都充满着恋爱中小女生的那股活泼雀跃。
    然而文星阑话音未落,电话已经被那头的文斐然挂断了。
    舒岑的啜泣伴随着文斐然的挂断逐渐转大,文星阑松了她的手腕她就扬起拳头打了过去:“你干嘛要这样……干嘛要这样!”
    “因为我他妈嫉妒的要疯了!我就没看过你给我几次好脸色,我还不能看看你给其他男人是什么脸色!?”
    文星阑愤怒地低吼,身体就像是一堵坚硬的厚墙,任凭舒岑如何挥舞着拳头也无法撼动分毫,他脑袋顶在舒岑的脖颈处低吼出这句话,将舒岑的手机随手丢到一边,又重新调整姿势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动。
    这场痛与爽并驾齐驱的性爱不知持续了多久,文星阑的龟头顶在舒岑的深处直直地射了出来。
    愤怒逐渐褪去,剩余的感官情绪后知后觉地涌现,文星阑看着车里只能用两败俱伤来形容的局面,有些脱力地松开了舒岑的腰。
    舒岑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看着浊白的精液从自己腿缝中缓缓渗出也抽不出精神去管,看着文星阑的目光都微微涣散。
    文星阑也很累了,持续到现在他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没有合过眼,他是真的很疲倦很疲倦了。
    可他又不敢闭眼,怕一觉醒来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小狐狸精了。
    他只能重新低下头去,近乎执拗地吻她,哪怕舒岑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再给予任何回应和挣扎,他也执着地探出了舌去。
    “不要了好不好……”
    舒岑的嗓子也哑了,红着眼眶看着文星阑的时候让他整颗心好像都要被揉碎了。
    其实文星阑没说舒岑也知道,从律海开车过来不是几个小时能搞定的,他说不定是从昨晚就出发了,又在楼底下等了她好几个小时,然后等到了她和文斐然接吻的一幕。
    他理应生气的。
    “嗯。”
    文星阑闷闷地应了一声,把脑袋埋进了女孩子的颈窝,看着那里刚才被他啃咬留下来的牙印,一大片的红色在女孩子白皙的皮肤上显出几分触目惊心。
    “之后的话就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那些残忍的话了……我知道现在肯定讨厌我,我有自知之明……”
    文斐然刚才肯定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他又给她捅了娄子。而他折腾了整整一天,到现在确实已经累得折腾不动了。
    “你是不是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可文星阑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开她。
    现在距离她的目标只有最后一步,可舒岑却心疼到了几乎不敢开口说话的地步,只呆呆地看着车顶的灯,越看越觉得它好亮好刺眼,就好像一颗人工的太阳,刺得人眼窝一阵阵发酸发热,不舒服极了。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子几乎用尽全力,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颤抖的单音:
    “嗯。”
    对不起,星阑。
    文星阑把舒岑送回小区楼下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逼近凌晨三点。
    舒岑已经禁不住累和困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脑袋靠在车窗上,身上盖着文星阑的衣服。
    这个时间点整个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文星阑开车开得很慢,就像是极力想要在最后关头再多留舒岑一会儿似的。
    但不管开得再慢,也终有到达的时候。他拐过已经逐渐熟悉的拐角,车灯前扫却意外扫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文斐然。
    侞遇網站丢失請菿んAìτAǹɡsHμωμ(んāì棠書屋),cδM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