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液被搅动的靡靡之音迅速占据了舒岑的脑海,一下缩短了她对时间的感受。力气被男人的
    唇舌迅速从身体中抽离,她推搡的动作也开始变得绵软无力。
    直到那头的文令秋在无声的等待中迅速失去了耐心:“舒岑?”
    文令秋的声音一下惊醒了舒岑,她赶忙重新抬手推了推文斐然,双眸中的慌乱显而易见。
    就在舒岑手忙脚乱无措之际,文斐然缓缓松开了女孩子的双唇,主动停止了这场小小的作
    乱。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来不及想别的,先捧着电话开口道:“没、没有出什么事啊,文先生
    为什么这么问……”
    “没有就好。”舒岑本来自己听着自己的语气都觉得心虚,可意外的,文令秋竟没多
    问,“那早点休息吧。”
    “好……文先生也是……”
    挂断电话后,舒岑心跳还没缓过来,正红着眼眶用眼神谴责文斐然,文斐然就再一次欺身而
    上吻了上去,唇舌交缠唾液勾连,舒岑就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已经被攻城略池,晕晕乎乎地软在
    床上之后文斐然才缓缓松开她的双唇,然后用鼻尖顶了顶她的脸。
    “刚才我玩笑开过分了,我和你道歉。”
    说着像是讨好一样的话,可文斐然的语气里却只有无限的坦然和温柔。
    “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这两句话下来舒岑哪里还能硬起腰杆去责怪他,只能侧过头去躲避文斐然的亲吻:“那……那你快躺下来休息吧……不要一直压在我身上……眼睛不难受了吗?”
    “比起眼睛……”他拉起女孩子的手腕强迫她用掌心贴在自己的胸口,“现在这里比较难
    受。”
    文斐然现在明明下半身压得舒岑动都动不了,可看着她的眼神却依旧清澈而纯良,舒岑的手
    贴在他纯白的棉T外,感觉男人有力的心跳震得她浑身发麻。
    对视间,文斐然按捺不住重新吻了上去,舒岑避无可避,没一会儿就被吻得浑身发软,只能
    软着嗓子求饶:“斐然……我该回家了……”
    “你不是答应我今晚会一直陪着我吗?”文斐然声线也微微浑浊了起来,说话的时候还不断
    啄吻着舒岑的颈窝,“小骗子。”
    “我……我只是答应陪你,没有答应今晚一直……”毕竟之前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也没发生什
    么,舒岑对文斐然的戒心并不太强烈。
    “可是我现在很不舒服。”文斐然的手从舒岑背后被拉开的拉链探了进去,解开了女孩子的♂嗳看圕蹴上ΗǎǐㄒǎйGSΗυщυ(塰棠圕屋)って0M
    内衣扣,“这样下去今晚肯定也会睡不着觉……”
    舒岑已经感觉到文斐然肯定没有刚才那么不舒服了,却还是忍不住被男人带着走:“你……可是我也不是医生……”
    “但你不忍心放我一个人难受对不对?”文斐然似乎就吃准了舒岑的心软,他轻笑了一声重
    新把脑袋蹭进了舒岑的颈窝,手已经贴上了女孩子背后的蝴蝶骨。
    为什么不管哪里都这么美。
    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亲手确认,永远不厌其烦。
    舒岑瘪着嘴又快哭了:“那你也、也不能把手伸进来……”
    文斐然看她那副表情更是耐不住了,低下头又吻了回去,这回吻得格外深格外久,等舒岑回
    过神来的时候连衣裙已经褪到了脚踝处。
    “斐然……真的不行……我不能……”
    “你没有对不起文令秋。”文斐然接过舒岑的话,“文令秋是不会和你恋爱结婚的,你认认
    真真的喜欢他,但是对他来说你也一样吗?”
    舒岑愣了一下,可开口反驳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没有喜欢文先生……”
    看来她心里都清楚。
    文斐然突然觉得这小姑娘似乎也不像看起来一样那么傻,至少她没有幻想着文令秋是真的在
    和她谈恋爱,并且把文令秋划入她未来的规划中。
    但即便如此,她否认自己喜欢文令秋的时候眼神也虚得让文斐然嫉妒极了。
    “好,那你喜欢我好不好?”文斐然低头咬住小姑娘的乳尖儿,牙齿微一用力碾磨便听着舒
    岑小小倒抽了口气。
    律海市。
    挂钟的秒针再次走到十二的位置,现在已经过了十点。
    文令秋一直回想着舒岑心虚的语气,其实是有几分火的。
    他自诩不算是没有能力,可舒岑每每遇到事情却总是选择瞒他,在舒岑看来这也许是一种不
    去麻烦的体贴,可文令秋却对此愈发感到不快。
    思忖的功夫挂钟上的秒针又转了一圈,文令秋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把文斐然这几天查的东西发给我看看。”
    =
    文令秋:生气。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